首页 > 海岛博览 > 海岛史话

海上大寨:“中国股王”獐子岛传奇!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这个岛,名叫獐子岛。总面积比绿岛还小一点,人口更只有1.5万人。然而这一个岛,就是一家营收人民币6.3亿元的上市公司,且登上中国股王宝座达8个月之久。岛民养殖鲍鱼、海参、扇贝等高价海产,抓住中国13亿人口的消费市场,成为股民膜拜对象。

  登上股王宝座

  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公司上市第一天就从人民币25元的挂牌价大涨了37.11元,写下单日最高上涨价差,仅10分钟就有人民币10亿元追买,也让獐子岛以最短时间登上深圳股王宝座。接着在2006年10月10日,以人民币71.49元超越上海股市股王“小商品城”,同时成为中国两大股市的最高价股。总部设在大连的獐子岛出线,也让大连一夕间成为中国股市的关注焦点。

  中国近亿的股民,甚至亚洲投资人士都在问:“獐子岛是什么公司?”

  从大连港登上快艇进入黄海,往獐子岛之遥远,超乎人们的想象,一路往东北方行进,先是长海县的广鹿岛,再到长山岛,而到了獐子岛已经差不多是中国的国界了,往前就是有黄海前哨之称的海洋岛,那是军事重地,驻守着海陆空三军,随时监控着远方的北韩与经常在南韩巡逻的美军第七舰队。

  位处边防要地,第七舰队与解放军舰队隔着海洋互相对峙,是獐子岛周遭海域经常上演的戏码,这样的特殊环境,更加添了獐子岛的神秘气氛。这个迷你小岛没有大工厂、大船队,岛上粮食、蔬菜与日用品全靠进口。那么,獐子岛约新台币27亿元的营收、25%的税后净利是怎么来的?

  獐子岛的特殊之处,在于整座岛就代表着一家企业;整座岛的资源变成资本入股,岛上渔民变成企业员工,下海耕田,养殖海中珍品。

[NextPage]

  集体共有的“海上大寨”

  这让獐子岛拥有了两个独一无二的条件,第一是竞争门坎,它60万市亩(四万公顷)海域,相当于全台湾三分之二的水产养殖面积,只属于獐子岛公司,被作价成为1.1亿人民币的资本,形成资本优势。第二是资源独享,北纬三十九度的寒带海域可以养殖出高价的鲍鱼、海参与日本扇贝,产出都属于这家公司。

  光拥有海资源并不是唯一的成功条件,跟中国超过五千个小岛比,獐子岛是一座懂得集体共有制、发挥规模优势的小岛。

  早在毛泽东时代,獐子岛就以共同打拼而闻名全中国,中国改革开放之前,獐子岛全岛努力捕鱼,创下单船、单岛捕捞量居中国第一的纪录,发扬了社会主义精神,中国新华社发讯全国以“黄海深处的一面红旗”,称獐子岛是海上大寨。而到了现在,大寨变成企业,原本的生产大队队长变成生产部经理,近四千名的岛民,都是员工。

  从以前到现在,口号变了、名称变了,唯一不变的是全岛一起繁荣富有的意志。特殊的历史背景,换了不同的时代,却也成为獐子岛另一种竞争力,遇到发展机会,獐子岛总是采取自己最习惯的集体共有方式出发。

  例如,当1985年中国因为沿海渔业资源逐渐枯竭,国有企业开始组织远洋船队开赴西非捕鱼,獐子岛居民也看上这股潮流,1987年集资建造了一艘超低温鲔鱼钓船。世界商业报道[biz.icxo.com]消息,但这次的远洋作业并不成功,一直到1992年,前往西非捕鱼让獐子岛民亏损了人民币超过千万元。

  赔钱了,没关系,海岛岛民能吃苦等机会,可以吃着用玉米磨成粉的粗粮过苦日子。

[NextPage]

  1990年之后,大连周遭沿海与岛屿开始发展海上养殖事业,獐子岛居民又跟上了这股潮流,开始养殖扇贝、海参与鲍鱼,今天的獐子岛公司的雏型逐渐具备。

  不同于大连市周遭其它岛屿,例如大长山与广鹿岛的政、企分离是将海域租给个体户,由个别渔民经营自己承租的海域,当地政府不负盈亏只负责收租。獐子岛走上一条不一样的路——直接把大寨变一家企业。

  2001年,大连市正式许可獐子岛改制成为股份有限公司,镇政府和三个村委会成立了投资发展中心,代表全镇人民持有公司99%以上股份,到了2002年中共召开十六大,鼓励大型国有企业把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转成专业企业自负盈亏。

  獐子岛用企业的格局对上周遭的小渔民。资本主义概念下的去除资本障碍、技术障碍、管理现代化的策略,全给獐子岛用上了。

  中国最大扇贝产地年产一万五千吨

  黄海区域其它岛屿,例如广鹿岛与大长山岛海面上布满了浮筏,每个浮球下面吊着一颗颗当地称为栉孔扇贝的扇贝,密密麻麻布满周遭海域,“每一个区域就是代表一个养殖户。”獐子岛集团董事会主任助理孙坤说。

  可是到了獐子岛,浮筏减少了,难道獐子岛不养殖扇贝吗?错,獐子岛一年年产扇贝一万五千吨以上,是中国最大的扇贝产地。不同的是獐子岛不养便宜的栉孔扇贝,只养来自日本的虾夷扇贝,而且这些扇贝全养在海底,称为“底播”(让苗在海底自然成长)养殖法。

  底播养殖跟浮筏养殖的最大不同在于,底播指的是让虾夷扇贝在二十米深的海底下自然生长,这种方式可以让扇贝更加肥满,价格是浮筏扇贝的两倍以上,如果是鲍鱼,差价会更高,人工饲养的鲍鱼一公斤最低价格,在人民币六十元左右,而獐子岛的底播鲍鱼一公斤可达人民币六百元以上。

[NextPage]

  底播与虾夷扇贝技术,并非獐子岛独门技术,但其它地区的个体渔户资本小,如果改做底播,养殖期需两年以上,还要冒放养海底的大自然风险,资金积压大、回收不确定性高。

  但獐子岛却因集体主义,解决了资金问题。整个獐子岛总股本达到八千四百八十万股,当初公司的资金是从原来獐子岛镇公有财产转成股权,接着向董事长吴厚刚增资,由吴厚刚取得10%股权,他是最大的个人股东。

  别的岛采取小渔民包产制,獐子岛则是大笔一挥,把海域画成四区,每区域是其它岛屿个体户最少十倍以上,采取三区轮流养殖、一区休耕的方式,每年都有扇贝可以收成,而且规模大到占有中国底播扇贝产量的四成以上。也因此,价格主导权在獐子岛手上,竞争优势俨然形成,“这是獐子岛公司最鲜明的特色!”中国银行国际研究员陈磊的研究报告给予极高的肯定。

  只是光靠底播一个技术,不足以建立獐子岛核心竞争力,用资金建立技术的高门坎,是另一个关键。獐子岛渔业每年光是苗种、养殖设施和管理投入大约为人民币九千万元,这样的研发管理经费,超过了獐子岛去年一半的获利,对于资本可能只有百万元的个体户,这样的金额等于是天文数字。

  獐子岛渔业现在有六座育苗厂,每年培育三厘米以上的虾夷扇贝苗八亿枚、一克以上的海参苗一千万头、鲍鱼苗一千五百万头,从自己繁殖种苗到成贝养殖、销售垂直整合的方式,降低生产成本,也掌握了原料来源。

  首创鲍鱼迁徙南下过冬方法 养殖技术员年薪百万

  养鲍鱼苗一点都不简单,漆黑的养殖池中,刚刚出生的鲍鱼像灰尘,要用手电筒照才能看到。这样小的鲍鱼,吃的食物是特殊方法养殖出来的海藻水,光是繁殖鲍鱼,獐子岛从1995年起花了七年才繁殖成功。也因为技术得来不易,负责鲍鱼养殖的技术人员,年薪竟然超过人民币百万元,丝毫不逊于台湾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薪水。

[NextPage]

  更奇特的是,獐子岛还发展出鲍鱼苗南下过冬的技术。

  冬季的獐子岛海域气温会降低至摄氏零度左右,让鲍鱼停止成长,等于白白浪费将近四个月的时间。所以獐子岛公司创下中国第一个鲍鱼南北迁徙的技术,在福建福州建立南方基地,利用南方的温暖气候让鲍鱼快速成长。

  每年到了十一月之后,小鲍鱼被一一打捞,用专用的活水船运输,开始展开一段南北迁徙。一个冬天,一头小鲍鱼苗从不到一公分成长到三公分以上,等到北方天气回暖,这些鲍鱼再搭船回最适合鲍鱼成长的环境下继续生长。

  这么做,鲍鱼存活率从大约两成,最高可到八成,成长时间原本要养四年,现在两年就可养出两头一斤(五百公克)的鲍鱼。

  懂得技术才是核心竞争力,獐子岛目前跟大连水产学院、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签署合作协定,同意海洋研究所的博士后流动站设在獐子岛,藉学术交流研究来提升竞争力,这样的投入更是大连周遭养殖个体户所无法达到的。

  建立现代化物流中心 活海产直达中国七十二批发地

  不光是产品要好生产量要大,獐子岛还知道什么是快速到达市场的现代物流。过去活鲍鱼、扇贝与海参要活着送到东南沿海的大城市并不容易,因为獐子岛客户买鲍鱼等产品要亲自坐船或开船来运货,交通时间长,又考虑到昂贵的船运成本,买家的订货量必须在半公吨以上才符合经济效益,数量也庞大,限制獐子岛产品活体内销国内市场的难度,有时遇到海上风浪稍大,货物就面临中断的命运,原本新鲜的海鲜只好改做成冷冻品外销。

[NextPage]

  现在的獐子岛可以在七个小时内,将活的鲍鱼送到距离最远的大城市广州或成都,原因就是獐子岛建立现代物流,2005年,投资人民币一亿两千万元,在大连市兴建了金贝广场,是中国最大的海洋贝类净化和交易中心。

  透过这个中心,所有的扇贝等产品,预先运到大连暂养与分装,客户只要下单,不管数量大小都可以送货,随时运到全中国七十二个水产批发市场,是中国唯一获得官方认定「驰名商标」的渔业公司,标榜来自北纬三十九度新鲜的活海产,也让獐子岛从小岛变成品牌。

  即便如此,过去公社的性格,让獐子岛在管理上仍有不同于其它资本主义公司的地方,例如资产仍属于全体镇民、获利并不是分配到个人让少数人富有,而是集体分享收益。

  这座岛的一万五千位居民,拥有了一个市值近人民币九十亿元的企业,平均换算给每人,等于每个人身价都超过人民币五十万元,所以又被称为中国最富有的岛民。

  小岛三年分红人民币两亿元 高中前免学费

  只是獐子岛公司属于獐子岛民,但获利分红不直接分配给每个岛民,而由代表镇民持股的獐子岛镇投资发展中心,把资金运用于公益与建设,三年来总共回馈给獐子岛镇人民币两亿元,用于铺桥造路、盖学校与社会公益,岛民在高中以前的学费全由政府补助,上了大学有奖学金,老人每个月还有人民币约六百元的养老金。资本主义外表下,獐子岛骨子里有浓浓的社会主义色彩。

  昔日公社大寨,蜕变成今日股王,绝不是靠运气或大环境的提携,而是社会主义集体意志加上资本主义竞争意志下的神奇产物。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