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岛博览 > 海岛史话

小干岛见证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小干是个悬水小岛。记得解放前的一个年关,我的外公及好几位亲戚邻居摇着一条木帆船到江对面采购年货,在返回途中,突然起了七八级的西北风,江面上掀起了三四米高的浪头,当时这条小船刚好来到江中心,被一个浪头掀翻了,船上的8个人都掉进江里,除了3个人靠高超的水性,捡回一条命,其余的都被江水夺走了生命。

  1950年4月,舟山解放前夕,江对面人们都已经知道国民党溃逃台湾要准备抓壮丁,而小干地处悬水小岛,信息闭塞,当国民党抓壮丁的哨声一响,村民们还以为是去抬担架,就连忙在指定地方集合。就这样,整个小干岛上的青壮年,除了一个家有急事没去集合,其余全部被抓壮丁去了台湾。当轮船离开码头,国民党中有一个有人性的军官告诉村民,这次不是去抬担架,而是到台湾去,恐怕是再也回不了家的。顿时,小干老幼妇孺哭声震天,这伤心的场面真使人撕心裂肺。从此,小干岛上,八十岁老爹扶犁种地,六七岁幼儿看猪养鹅,寡妇老婆婆担土沥卤晒盐……青黄不接时,山上的茅草根、葛藤根填腹充饥,盼着丈夫回,盼着儿子归。我外婆每天念念不忘我那被抓壮丁去台湾的父亲,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与我父亲见上一面,可是直到临终,这个愿望也未能实现。

  解放初期,由于岛上经济落后,来往小干两岸的还是摇橹的小木船,直到上世纪70年代初,才有了一条载重3吨左右的小机船,我们都叫它“小渡轮”。当时,我担任了渡轮的舵手。因为船小,每年夏天台风来临之时,那是小干最具风险的时节。记得那年14号台风,小干海上狂风激起四五米高的巨浪,拍打着乱石堆砌的海塘,溅起30多米高的浪花。时任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张阿利,带领岛上的所有青壮年奔向海堤,补堵有被海浪冲垮的险处。大家背扛肩挑,垒草包、搬石头,指甲挖断了,脚底划破了,衣服被狂风撕烂了,人们仍然冒着被海浪卷走的危险,露背赤脚继续干,誓死保卫小干人的家园。多少次,多少回,这样的情景惊心动魄,刻骨铭心。

  改革开放前,由于岛上经济薄弱,小渡轮常常得不到及时的维修。记得上世纪70年代,当时的勾山公社的小学生参加运动会回来的那天傍晚,师生们坐上回家的渡轮。不料,渡轮刚过海中心,一排巨浪扑来,船板被巨浪击穿,“咕噜噜……”浑浊的海水立刻涌进船舱,所有人都惊呆了,孩子们吓得哇哇大哭。在这紧急关头,共产党员胡美德(当时他也是渡轮员工)临危不惧,用自己的身体死死顶住破损处,不让海水灌进机舱,一面大声喊叫:“不要乱动!不许往外跳水! ”作为舵手的我沉着冷静,加足马力,死命地往岸边冲……经过生死搏斗,渡轮终于开到了离岸不远的海滩边,这时已是满舱海水(除机舱外),我和美德叔及几名老师跳进半腰多深的海水中,把孩子们一个个背到岸上。好险啊,要是再迟几分钟,轮船就会沉没,几十个鲜活幼小的生命就会被无情的海水吞没!如今,这些孩子已经成为小干人的精英,他们中有的成为我军师团级干部,有的是身价千万的企业家,有的走上了各级政府的领导岗位……

  上世纪80年代后,岛上有了汽车轮渡,欧华、中南锚链厂等企业先后进驻,马峙和小干连成了一片。江边塔吊林立。大山村有部分土地被企业征用,村民们经济上得到了补偿。于是,年轻人盖起新楼,生活红红火火;老年人老有所养,社保、医保样样落实,休闲娱乐丰富多彩。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张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