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岛博览 > 海岛扫描

用罗盘针位命名的南海岛礁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南海诸岛中,有几座岛礁的“俗地名”或“土地名”非常特别,如丑未(今渚碧礁)、东头乙辛(今蓬勃暗沙)、西头乙辛(今日积礁)等。海南渔民对它们如此命名,和航海罗盘的方位有密切关系。

  我们都知道大海航行靠舵手,但舵手只是机械地执行火长的指令,火长的指令则来自航海指南。在海南岛,渔民把船上掌握航海罗盘的人称作“火表”,也就是火长,把航海指南这种导航手册称作《更路簿》或《水路簿》。海南渔民每当出海时,船上都要配备3枚航海罗盘,其中一枚由船长保管,其他两枚由火表操作,以备不虞。船只出海后,火表根据《更路簿》上记载的更路,指示舵手把握航向,就可以顺利到达目的地。

  我国南海诸岛自古就有“万里长沙”和“万里石塘”的称谓,意味着南海海域岛礁密布,尤其是南沙群岛海域,岛礁更是星罗棋布。

  在那片被海南渔民称为“祖宗海的”海域,几乎所有的岛、礁都被渔民以独特的方式命名。据统计,仅《更路簿》中就记载了海南渔民命名的岛礁121个。在我国政府1983年颁布的《我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中,南海诸岛地名共有287个,其中有38个地名直接采用了海南渔民的“土地名”,如西沙群岛的全富岛、鸭公岛和老粗门等;南沙群岛的贡士礁、铁峙礁、牛轭礁、赤瓜礁、石盘仔和簸箕礁等。有些岛礁的“土地名”虽然没有被国家标准地名采用,当地却一直沿用下来,融入到海南渔民的日常生活中。有些岛礁命名的共同特点是用航海罗盘的针位命名的,并在《更路簿》中留下明确的记载。

  我们先认识一下南沙群岛中大名鼎鼎的渚碧礁。渚碧礁是一个呈不规则多角形的封闭形环礁,在海外的地图和文献中被称作“Subi Reef”。1934年12月21日,全国地图审查委员会审定了中国南海各岛屿的中文、英文岛名,并在1935年1月编印的第一期会刊上刊登了《中国南海各岛屿华英名对照表》,其中根据“Subi Reef”这一英文名称,将其命名为“沙比礁”。1983年重新审定的南海诸岛标准地名中,又将“沙比礁”音转成富有诗意的“渚碧礁”。所谓的“Subi ”,实际上是“丑未”的海南话的转译。所以“Subi”和“沙比”以及后来的“渚碧”,都是“丑未”的意思。

  渚碧礁这座环礁当初为何要用“丑未”来命名呢?我们先从《更路簿》中的更路谈起吧。苏德柳《更路簿》在以《立北海各线更路相对》为篇名的南沙更路中,有一条更路是这样记载的:“自铁线峙仔往丑未,用丑未,二更收,对西北。”在苏承芬《更路簿》中也记载了相同的更路,但把“对西北”的错误纠正为“对西南”。这里的铁线峙仔(今铁峙礁)与渚碧礁相距不远,两者在航海罗盘中呈“丑未”对针的关系。因为渚碧礁在铁峙礁的西南方向,船舶从铁峙礁以丑未针位航行就可以到,所以海南渔民就将它直接命名为“丑未”礁了。许洪福《更路簿》也有“自铁沙去丑未,用丑未,乙更收”的记载,“铁沙”是铁峙礁的又一种称谓,或许因为驾驶不同船舶的关系,这条更路中的“更数”仅用“一更”就到了丑未了,比前面记载的更路快了一倍。

  在南沙群岛中,还有东头乙辛和西头乙辛两座岛礁,它们也是用航海罗盘的针位命名的。东头乙辛在一些《更路簿》中又写作“东首乙辛”,它的国家标准地名是蓬勃暗沙。在王诗桃《更路簿》中有条更路是这样记载的:“自鱼鳞去乙辛,用乙辛兼三线卯酉,三更收。”从“鱼鳞”(今仙宾礁)驶向乙辛即东头乙辛(今蓬勃暗沙),使用的针位为“乙辛”,仙宾礁与蓬勃暗沙间形成了航海罗盘针位上“乙辛”对坐的关系。但从仙宾礁驶向蓬勃暗沙用“乙辛”中的“乙”针位时,需要再向“卯”(正东)的针位偏3条线的针位。反之,从蓬勃暗沙驶向仙宾礁,用“辛”针位,要向“酉”(正西)偏3条线。有意思的是,南沙群岛中有两对形成“乙辛”对坐的岛礁,即在东头乙辛西边还有两座岛礁之间形成这种关系,因为这组岛礁在南沙群岛的西边,所以称作“西头乙辛”,西头乙辛同样也有写成“西首乙辛”的,即今日的日积礁。在苏德柳、王诗桃和许洪福《更路簿》中,都有“自鸟仔峙去乙辛,用乙辛,二更收”的更路,这里的乙辛指西头乙辛,而鸟仔峙(今南威岛)驶向日积礁(西头乙辛)的针位也形成了“乙辛”的对坐针位。为便于分辨清楚方向,海南渔民将两对“乙辛”分别命名为东头乙辛和西头乙辛。在《更路簿》中,因为对应关系非常明确,往往都选用“乙辛”这个地名,这是解读《更路簿》时需要注意的地方。在蓬勃暗沙的东北方向上有块半米高的礁石称作“乙辛石”,是因为它与海口礁也形成了“乙辛”对坐的关系。

  用航海罗盘上的针位命名南海诸岛中的一些岛礁,是海南航海家长期在南海海域从事渔业生产的经验总结,这种命名方法非常有利于导航,因为岛礁的名字即为罗盘的针位,由此可见我国南海渔民的聪明与智慧。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刘义杰 中国海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