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海文化 > 灯塔文化

海岛从油灯到灯塔史话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火的功能之一是能够照明,所以我们的祖先就发明了灯。祖先在发明了用油点灯之后又发明了更便于携带的蜡烛,它是用桕树上的桕子外表的一层白蜡油炼制成的,故名。在蜡段的中心嵌进一根烛芯,就能点烛代灯使用,十分简便。特别是在灯笼内安上蜡烛,防风防雨,能在户外行走用。定海最出名的“长白灯笼”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定海城里南门外半路亭外一家灯笼店制作的产品,店主为长白人,呈长椭圆形的灯身上写着两个鲜红醒目的“长白”两字,故名,且非常有名气。以卖灯笼谋生的店主两夫妻,男的专扎灯笼骨架,妻子专糊灯笼纸,糊灯笼纸选用淡黄色的韧皮纸,经过上油后变成半透明纸。有一则童谜叫“纸包火”说的就是它。灯笼精致轻巧耐用。每盏灯笼售价60个铜板。因为这种灯笼是当时人们夜行的必备品,多数为定海城区或城外附近百姓所购用。元宵节之夜灯会上的各种灯饰,实际上也是灯笼形状的演变。

  嗣后,除了用于灯笼外,蜡烛逐渐成为祭祀专用品。家庭的照明就以“油灯”为主。油灯是用灯架、油盏和灯芯组成,在油盏中注满油,放上灯芯后点燃,就成了照明用的灯。旧时一般用的是菜油、豆油,显得十分贵重,所以灯捻子会缩得很小以节约用油。千年的长夜就是在“一灯如豆”下悠悠地走来,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唯一稍为改变的,是灯油的区别。清代光绪以前,定海居民似乎用的都是这种油灯。

  鸦片战争后,列强用炮舰打开中国的门户,同治二年(1863)开始,美、俄两国先后向中国输入煤油。到光绪十五年(1889),煤油年输入量已经达到2065万加仑(约66910吨),占领了中国许多地区的灯用油市场,当时人们称其为“火油”,又称“美孚油”,因为后来所用煤油主要是美国的石油巨头美孚公司(Mobil)产品。闽、粤、沪及江苏、浙江沿海一带得以海运之便,率先以煤油代替灯油,并导致了灯的形状改变:灯芯的上部穿入一根5厘米长、筷子大小的铁管固定在灯座上控制火苗,下部则浸泡于灯腔煤油中,称之为火油灯,但这种灯实际上仍没有脱出“油灯”的窠臼。出生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定海老年人,使用的都是这种火油灯。这种灯的烟十分重,灯下看书或工作两小时,第二天吐出的痰都是黑的。定海民间还有一种用火油灯制作的用以夜间行路照明的“风灯”,无非是将一个灯架四面用玻璃围起来,里边放上一盏小油灯,四周的玻璃既可防风吹熄灯火,又不妨碍灯光的照明,提着可以行走,在手电筒还没有普及之前、纸灯笼却已退出历史舞台之后,这种灯是晚间巡夜、上庙里看戏、下海推挈的主要照明工具。甚至是在渡海战役中作为登陆照明灯。

  金塘老人谢忠根至今记忆犹新,1949年10月4日晚8时许,夜雨如注,居住在金塘镇南端柏塘岙的谢忠根家突闻敲门之声,惊惶中谢氏父子发现一位浑身透湿的解放军士兵提着这样一盏风灯进门。风灯内的火苗早已熄灭,灯油也早已洒尽,战士要求老乡添些煤油,再将灯点燃。谢氏父子满足了战士的要求。13岁的谢忠根向院子望去,从对岸镇海大碶等渡海登陆而来的三野22军64师198团士兵,密密麻麻地伫立于山坡、滩涂、海塘上,在雨地里静待这盏风灯。灯亮了,一个团的大兵就是依靠这盏风灯带头照明引路,越过柏塘岭进入金塘腹地最后联合各路登陆兵团攻占了金塘岛。

  煤油灯最革命性的改变是被一种称之为“美孚灯”所代替。那是在原来灯上的火苗用一个小铁罩集中,底下钻有密集的小孔用以进入空气,再罩上一个长长的膨肚的玻璃罩,由于玻璃罩与外界的空气隔绝,内部的热空气通过玻璃罩的“烟囱”效应加速向上流动增加氧气进入量,灯焰得到充分燃烧,不但无煤烟且亮度也大大增加。当初这种美孚灯只在少数富贵之家流行,因为它同时也相对地“耗油”,但不久也普及到民间,在电灯普及前是定海民间的主要灯具。

  与美孚灯采用同一原理的是桅灯,这是作为定海海岛航海业的一大特色。顾名思义,它是悬于船桅上用以向对方标明目标、防止发生事故的标识灯。桅灯比“美孚灯”更坚固、更防风雨。用途延伸后,桅灯也成为夜间行走时的照明风灯。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一种德国进口的汽灯面世。这种汽灯体积巨大,由于它的“发光部分”是在所有构件的下方,悬挂后底下没有灯影,照明效率很高。因为需要向气腔内打气,以便产生一定的压力,使煤油能从油壶上方的灯嘴处喷出再汽化,故在点燃之后,会不停地“嘶嘶”作响。它的灯头是套在灯嘴上的一个石棉做的纱罩。汽灯由于是煤油汽化后燃烧的原因,照射出来的亮度非常高,一盏汽灯可以把周围十几米的范围都照得通明。这类汽灯平时用得不是太多,主要是遇到一些大场面或隆重的场合如婚庆、演庙戏、开大会才会从“贳器”店里租用,个人家庭一般不拥有。汽灯的出现,改变了大场面时依靠“火把”照明的历史。

  不过与大陆相比,我们海岛的灯似乎又多了一个功能,那就是利用灯光成为指引航海船只的灯塔。在舟山的岱山长涂西鹤嘴有一个传灯庵,那是古代一对母女为了避免行船夜间触礁发生海难,每晚用灯光在礁石上义务为行船作标识,最后结茅成庵,历代传承,成为一个灯塔,这一动人的传说最终留下了“传灯庵”这样一座宗教建筑。同样,在普陀区的东极有一位财伯公,他自己的船遇难后,为防止别人重蹈覆辙,礁石上夜夜举火引航,最终成为人所景仰的“穿龙裤的菩萨”。我们定海金塘的大鹏山岛上有杨氏父子,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倾自己家产在家乡大鹏山岛沥表嘴建立灯塔,为众生谋福祉。

  所以,对于人类来说,灯塔,更是具有突出的文化价值的历史遗产。 2013年5月3日,位于舟山海域的10座拥有百年以上历史的灯塔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保单位,一并归入浙东沿海灯塔“国保”范围。它们分别是:花鸟灯塔(原已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保单位)、白节山灯塔、鱼腥脑岛灯塔、洛迦山灯塔、东亭山灯塔、下三星灯塔、小龟山灯塔、太平山灯塔、唐脑山灯塔和半洋礁灯塔。

  但是,为沉沉的黑夜带来光明的同时,“火烛之灾”也着实让人们“谈火色变”,光绪十七年(1891)正月初二定海城隍庙附近豆腐店因油灯起火,烧毁了半条中大街,是定海近代有名的“辛卯之灾”;上世纪30年代金塘干大圣庙因乞丐包永福举烛燃了幢幡而将整个大庙毁于一炬。历史上因灯烛酿成火灾的事层出不穷。难怪旧时掌灯时分总会有更夫沿街高喊:“火烛小心! ”寺庙前的放生池、大户人家的檐下贮满水的七石缸、定海老街连绵不绝的风火墙,都成为旧时不可缺少的消防设施。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庄世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