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海文化 > 航海史话

1996年中韩竹筏跨海漂流探险日记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1997年中韩竹筏漂流路线

  为了验证远古时期浙江地区与朝鲜半岛海上交流的可能性,原杭州大学韩国研究所和韩国探险协会、东国大学共同策划组织实施了’96中韩竹筏漂流学术探险活动。1996年7月22日有四名韩国队员参加的中韩竹筏漂流从舟山出发,由于受台风影响,竹筏在距韩国黑山岛不远处折转方向漂向山东半岛。本文是探险队队长、韩国东国大学教授尹明喆的亲身经历。

第一天:7月22日

  上午10时,我们探险队在舟山朱家尖岛南沙举行了盛大的出征仪式:杭州大学党委书记郑造桓、韩国东国大学宋锡球校长以及宁波和舟山众多市民参加了出征仪式,中国多家电视、报纸等新闻媒体进行了广泛的报道,原计划一部分新闻、电视台记者将乘船护送我们至公海,但因当时波浪太大,而未能成行,我们探险队只好只身启程。

舟山朱家尖南沙就要下水的竹筏

  下午3时30分,浙江省舟山市朱家尖南沙风和日丽,碧波荡漾。我和安东柱、洪善杓、金成植频频向热潮似的人群挥手,从这里坐上命名“东亚地中海”号的小小竹筏,在两米左右的浪涛颠簸中开始起漂。

  按照跨海漂流到韩国仁川长达1100公里的直线漂程,小小竹筏将横漂中国东海、黄海,经黑山岛、古群山岛西海岸抵仁川,若以每小时2公里的平均航行速度计算,整个漂流预计15天左右……

  我们驾着一叶小筏行进在蔚蓝的大海上,海上气温炎热,我们干脆甩掉上衣。突然,一阵狂浪迎头扑来,大家熟练地顺势一动,又稳稳地站在上面。夕阳慢慢坠落,负责航海记录的金成植拿出笔记,记下了当天的漂流情况:气温、方位、风向、海流及漂速等。

第二天:7月23日

  6时55分,我们迎着朝霞扬帆启航,开始我们向东北航行,但因西南潮流影响,不得不抛锚等待时机,这是极其难耐的一天,但与昨天在漆黑的夜幕中抛锚海湾时那种恐慌心情相比,已相对安定多了。

  由于风向和潮流影响,漂流了很长时间,仍未能漂出海湾,只好于下午1时抛锚。5时,我们又起锚航行,但1小时后又遇潮流,被推向别的地方,不得已再次抛锚而停留一夜。

  我们爬上竹筏上小小屋顶棚,仰望夜空,银河浩瀚,繁星满天,我们带了檀君遗像,古代神官使用过的铜镜等神物,但似乎与观世音菩萨特别有缘,舟山市赠送给我们一尊观世音佛像和我们佩戴的项链,以及念珠、香等物。现在,我们停在普陀岛正前方。

第三天:7月24日

  凌晨2时,我们在黑暗中起床。3时20分踏上征程,黑色的波浪象一条山脊,筏尾划山的涟漪,象飞舞着的白色芦花。群鸟在天空与芦苇问飞翔,竹筏两则水声哗哗。

1997年“东亚地中海”竹筏2号在韩国黑山岛登陆

  舟山群岛是中国最大的海湾,也是岛屿最多的地方,长江和闻名的钱塘江,经杭州湾在此相会。从南海涌来的黑潮和沿岸的水流流经舟山群岛,使潮流极其复杂。因此,从前这里是航海的要地,海盗的巢穴。不同海域各有其主,特别是在水势复杂的地方,只有熟悉水况的人才能成为主人,中央政府既无法控制,也无法讨伐,只好借助他们的力量从事航海。

第四天:7月25日

  凌晨3时,全体队员起床,因潮流大,在黑暗中起锚十分危险也很吃力,四个人一起用力才把锚拉上来,手掌磨肿了,火辣辣地痛,站在最前面的人很容易掉到海里,因而每个人身上都系了一根绳子。

  这里的黎明和黄昏不分明,为漂出舟山群岛,我们将航向转向东福山外海,我们轮流划桨,但又被潮水推回岛屿之间,当初我们买了两条中国式的桨,但因与我国的桨样式不同,我们又自己设计创造了两条桨。

  我们用力划桨,但毫无作用,一天才航行了54公里,第四天凌晨,我们借着星光就起锚了,天气也许有点冷,晨星看上去冷清清的,穿过舟山湾并不容易。

  现在,我们就要漂出舟山群岛开始北上,如果从舟山群岛一直往东航运行,就可以利用由南北上、并在此转向东流向外洋的水路,日本人和唐朝使臣就是利用这条水路和季风进行交往的。反之,从渤海湾外面沿海岸下来的海流在上海附近调头流向韩国。

第五天:7月26日

  凌晨3时许,我们通过上海湾。6时10分观测到丽山灯塔。

  现在我们进入了黑水洋,我们亲眼看到水的颜色,由浅绿变成了褐色,通过了航海中最困难的潮流带,现在可以离开海岸,利用海流和风向,向小黑山岛方向航行即可。风从竹筏后面吹来,我们最大程度地利用帆和龙骨。陆地离我们远去,举目之内是一片茫茫大海,渔船都向岸方向疾驶而去,船上的人向我们打手势,给我们指示陆地方向,波浪于颠簸的竹筏看上去险象环生,到了中午,浪花翻滚,波浪渐大,风速器显示风速每秒9.5米,风向也有点偏东南,这时航行稍有不利,海流流向也不定,有可能是潮流的作用。

  上午11时20分,波涛汹涌,白浪滔天,波浪象长长的山脊汹涌而来,水平线变成波平线,使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置身于万马奔腾的草原,大海似乎到现在才迸发出男性具有的激情。向宽阔的草原、无际的原野,无垠的大海进行挑战,向它们的野性进行挑战的祖先们,他们的豪情一直激励着我的胸怀。

  竹筏似乎被撕坏似的,我们急忙修补小屋,我们在窗户两侧和正面开了二个小洞,即可通风,亦可观察四周情况。我们用绳子将小屋从上到下缠绕了几圈,牢牢地固定住,只要竹筏不坏,不管多大的台风都可安坐在小屋之内,吃着东西等台风过去。

第六天:7月27日

  第六天,波浪一如昨日,波涛似乎要从深深的海底喷涌上来,竹筏跌人谷底,波涛便劈头盖脑地打过来。我们不停地忙碌着,以防万一。只要天一黑,或是在竹筏边活动,就系上安全带,这样人即使掉到海里也好抬上来。竹筏上到处都挂着登山用钩、绳,不管任何时候发生危急都可固定身体。洪善杓准备了简单方便的粥和鱼脯,天气不好可以不用做饭。

  安东柱负责的测量仪显示最大风速每秒已达12米,我们急忙抛锚,放下一会后又拉了上来。其后便拿着念珠,大声念念观音菩萨。以前,都是由神官、巫婆、僧侣引导船只航行。他们与神沟通,为了在复杂的水域引导船只航行,保护船员的生命,不停地向大海与上天祈祷,如果不向神祷告,那么向谁祷告呢?又怎么忍受深深的恐惧呢?船员一般都有很深的信仰,供奉的神明也多种多样。因此,有航路的地方,就有与航海有关的圣地。

韩国东国大学教授、漂流探险队长尹明喆

  到了下午,波浪渐小,虽未遇到一艘船,却意外地看到了海鸥。难道离陆地很近了?可从海图上看离黑山岛还很远。打到脚背上的水感到很凉,看来是到了黄海低冷水地带(10—13度)因而,海鸥才聚集在一起。

  竹筏很滑,碰伤了脚,阳光晒伤的地方碰破后流了血。虽然有几处出了血,但也不必大惊小怪,因为海水能起到自然的消毒作用,伤口不会化脓腐烂。竹子原来是深绿色的,现在全变成了黄色,有的地方发霉变黑腐烂,有的地方长了水苔,不小心就会滑倒。在竹筏上我们目睹了新生命诞生的秘密。

  下午4时30分,我们收帆抛锚,也许是海底裸石太滑,无法抛锚停泊,被海流拖着走,潮流一直影响到这里,那么海流怎么样呢?我想黄海中间的海流力量会更强大。因此,一般认为利用海洋的流向会自然而然地到达韩半岛南部。但是,这一常规被打破了,我们有必要对黄海的海洋文化重新进行思考。

第七天:7月28日

  凌晨4时,我们调整方向升起了因强风而收起的船帆。安东柱和金成植在下面牢牢地抓着帆绳,我站在小屋顶轻轻地展开船帆,我站在不足2米的屋顶,怀中抱着一根长4米的帆顶木行,被波浪颠得几乎跌倒,头也感到很眩晕,洪善杓在船尾抓住调整帆用的绳子,一俟对好方向后迅速拴好固定住。

  在黑暗中干事情很费劲,全身被海水打得湿淋淋,感到冷冷的,伤口也非常的痛,太阳落山后,湿淋淋的全身更加感到寒冷。

  此时天刮着东风,如果刮西风,哪怕是西南风或西风,也会乘上流向小黑山岛的水路。海上有水路,水路因季节和时节的不同而不同,人在路上可以行走,但在海上却束手无策。因此,只有借助工具,即使是小小的竹筏,才能前进。

  夜幕又降临了,今天是阴历十四日(阳历29日),月色迷人,但潮流很大,茫茫大海上不见一艘船,夜海出现了两个月亮,一个是斜挂在夜空的月亮,一个是倒映于海面上拖着长长月光的月亮,十五的那天,整个大海变成一片金黄,水平线变成圆平线,波峰高时,光色暗淡,波峰低时,光色明亮,光线在水平线上闪烁,给您一种仿佛是灯塔的错觉。

  骑坐在船桨上,手握船舵,回头望去,月亮伴我同行,如果意志薄弱,忍受不住思念,就会前功尽弃。多少水手借着月神走进海洋,飞上上天,神话中人与神都是借助月亮交往的。月亮崇拜之信仰是月亮具有再生性的产物。

第八天:7月29日

  凌晨4时。潮流不断变化,一会向东,一会向北,我们一边推、拉船舵,一边调整帆的方向,用测试仪一测,竹筏2小时几乎原地未动,潮流的流动给我们造成了错觉,测试仪是通过天空的几颗人造卫星,测定经、纬度,标识所处的位置,使用测试仪,我们可掌握所处的位置,行动比较方便。这可以说是用现代的仪器,复原古代人的航路。

竹筏漂流图

  在沿岸或近海,可利用岛屿,天文导航法进行航海,但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进行远洋航行时,则必须使用指南针和天文导航法,我想史前和古代时,就是用此来辨别方向航海的。为了再现古代人航海情形,我带了一个用木头制作的日晷兼指南针,利用海水的颜色、气味、风的气味和湿度,以及太阳的位置确定方向,晚上利用月亮和星星确定方向,中国汉代有许多关于天文航海的书籍。

第九天:7月30日

  上午9时。我们已漂流到小黑山岛西南14.5公里处,并可以收听到济州广播。此时,风平浪静,心情也豁然开朗,我们又是洗头,又是刷牙,又是洗衣服。头发被盐水粘在一起粘糊糊的,这时KBS(韩国广播公司)木浦广播台正在播送因台风死伤数十人,财产损失惨重的消息,我们不禁为能够平安到达韩国而庆幸。

  晚上7时,我们到达距小黑山岛140公里处,这时,突然刮起了强劲的东风,把我们的竹筏渐渐刮向西方。我们越是渴望尽快回到祖国,风越是把我们刮向西方。

第十天:7月31日

  上午9时53分,东风越刮越强,我们心里在想怎么会这样。为调整方向,我们将帆升起落下,落下又升起,强劲的东风把船帆撕得千疮百孔,为尽可能地利用风向,我们又制作了一条龙骨,但竹筏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几名队员对航行各持己见。我不能倾向某一意见,在这次探险中,我非常宽容地待人接物。

  我们为这次漂流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大米可用7—8天,水也充足,加上其它食物,还可维持一个月的时间,我只是为突发事件和队员们的健康担心。

  我又想起了在韩国海岸跷首等待我们的人们,他们正等着我们平安地到达。可我们却正在韩、中之间的黄海徘徊,如果身为队长的我表现得慌张,那么,全体队员将更加慌张。于是,我爬上小屋顶,打开背包,掏出笔记本拿出海流图,看有关气象概况、古人航海记录,并记录有关情况,因为电脑无法运作。

  夜幕又笼罩了大海,每当波涛将小筏托上浪尖再跌入谷底,每个人的五脏六腑都如翻滚的江水跌荡起伏,多数队员都发生呕吐。但越是这样,反而越坚定了队员的信心,月亮出现在夜空,云彩回散而去,天空明亮起来,竹筏象漂浮在天空一样。

  竹筏探险要有精神的,这次跨海竹筏漂流既非无意识的漂流,亦非借助机械动力的人为航海。

第十一天:8月1日

  早晨6时02分,竹筏又重新经过几天前经过的东经123度,向中国方向漂去。加上强劲的东风不停地向西漂去。这时,我们与国内和中国都失去联系,外界相继报道我们失踪的消息。我们恨不得发一道火,但即使明天就死,今天也要做应做的事。一大早,我们开始修理小屋,昨天刮了一天的东风,把屋底吹得七零八落。

  韩国时间中午12时,我们收到KBS木浦广播电台的播音。据报道,台湾以东洋面产生A级台风,正向中国方面移动。请西海南部及南海地区注意风浪。原来,我们先遇到了台风,但我们对几级台风并不在意,我们注意的是怎样能使竹筏重新漂向韩国。

“东亚地中海号”漂流在公海上

  自古至今,有海洋的地方,就有漂流者,漂流探险意味着死亡,意味着临死前的极度心态,而一般的人对漂流的认识是极富魅力的,无缘漂流的人又怀着茫然的憧憬。

  下午5时30分。鲜红的太阳从乌云中露出脸孔。

第十二天:8月2日

  古代的水手在航海时经受了不尽的苦恼,他们把天灾当成自己的命运,永远成为大海中的木乃伊。不安会造成狂燥,我摇着头尽可能想得简单明了,也必须从队长的角度思考问题。当我抬起头时,看到似乎刚刚还在瞑想的三足鸟(印在船帆上的画)正展开羽翼,欲要飞向北方,飞向高句丽的故土。

  啊,这是上天的旨意,就在出发的时候,我在小屋的天棚上写了一行字:“在高句丽的土地上……”似乎古人几千年之前就在那里等候我一样,现在,我们漂流的路,就是古代新罗人来往各国的航线。

  我们又重新设定了方向,改为探查张保皋等在唐新罗人的海上活动航路,并将目的地定为山东半岛南端的石岛,在石岛港前方,为新罗人回故国的出发地——莫邪岛。

第十三天:8月3日

  凌晨2时40分,漂流第十三天,波涛汹涌,怎么想睡也睡不着,周围一片喧嚣,起来一看,不远处有一艘船,晃晃乎乎可看见几点灯光,传来几声可疑的声音,几艘渔船围着灯光在打转,浪逐渐小了,几艘路过的中国渔船,看到我们后为我们鼓劲,我们对他们表示了谢意。

  通过这次漂流我们发现与高句丽守旧的农民不同的、辩证的生活道理,特别是海洋文化以移动和辩证的思想为基础,因而它具有多样性和开放性,海洋沿岸居民以商业为主要生存手段,因而其文化呈现出多样化形态,对其它文化的吸收也是开放的,现在,我们应该恢复海洋文化所具有的众多的特点。

  上午8时,竹筏进入青岛湾北部,此时风平浪静,心情也豁然开朗,我们到这时才吃早饭,为节省粮食,我们就吃稀饭,甚至生大蒜也吃光了。8时11分,隐隐约约可看见陆地,甚至还看到新罗人回国时的出发地——石岛的岩石。这时,距莫邪岛约15公里。

  上午11时,听说我们漂流的消息后,山东省的船到海上来看我们,他们眼中闪着泪花,我们也是泪水盈盈。下午5时刚过,中国海军军舰把我们的竹筏牵引到距莫邪岛9公里处,在到达石岛之前,在外来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我们直接开往饭店。

结 语

  1996年第一次中韩竹筏探险没有成功。1997年6月15日,由一名中国队员和四名韩国队员参加的第二次中韩跨海竹筏漂流,仅凭季风和海流,经过24天的生死考验,终于从浙江舟山到达韩国仁川。中韩跨海竹筏漂流的成功不仅可以证实远古浙江地域与朝鲜半岛海上之路的存在,而且也再次在两地的友好交往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作者简介:

  尹明喆,男,韩国东国大学教授,韩国著名探险航海家,分别于1996年7月22日、1997年6月15日、2003年3月23日,三次牵头组织中韩竹筏跨海漂流探险。

  王文洪,男,浙江省舟山市委党校(舟山行政学院)副教授,舟山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特邀委员,主要研究领域为舟山海洋文化。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尹明喆、王文洪 Csea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