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海文化 > 航海新闻

77年后 与爸爸说再见 “里斯本丸”沉船遇难者后人到舟山奠念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77年的思念、77年的牵挂,这一刻化作泪水了却心愿。10月20日,舟山市普陀区东极,14位来自英国的客人参加了“里斯本丸”沉船遇难者后人舟山纪念活动。

   “里斯本丸”事件 中英两国关系的宝贵财富

  1941年圣诞,保卫香港的几千名英国士兵在与日军鏖战十七天后被迫投降,成为战俘。1942年九月底,日军将这群英国战俘中的1834人送上货船“里斯本丸”,意图将他们运往日本成为劳工。因为船体武装有大炮,且没有任何战俘标识,船在行驶到浙江东极海域附近时被美军潜艇“鲈鱼号”误判为战船,被后者发射的鱼雷击中。

  在船从被击中到沉没的25个小时里,日军将所有英军战俘封锁在船舱底,并用木条和帆布钉死舱门。英军战俘奋勇自救,破舱逃生。危难之际,浙江舟山渔民冒着生命危险,划着舢板在水中捞起了384个奄奄一息的英国战俘,并给他们提供食物、衣物和庇护所。尽管如此,仍有828位战俘或被淹死、或被日军射杀、或被困在船中未能逃生。

  “里斯本丸”沉没事件体现出中英两国源远流长的友好关系,舟山渔民在事件中表现出舍己为人的大爱和英勇无畏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英国,会见伊丽莎白女王时特别提到“里斯本丸”事件,他指出:“中英两国人民在战时结下的情谊永不褪色,这是中英两国关系的宝贵财富。”

   

  当年沉船时的档案资料照片

  “里斯本丸”沉没77年,死亡人数超过“泰坦尼克号”的一半,但这一事件却鲜为人知。这群英国战俘被称作“被丘吉尔遗忘的男孩”。 2015年,知名电影制片人方励在东极列岛拍摄电影时,从舟山渔民口中听闻“里斯本丸”事件,深受震撼,他决心拍摄一部面向全球观众的英文纪录片电影,打捞这段历史,也打捞1800多个被人遗忘的战俘故事。

  为了更加鲜活地还原这段历史,方励自掏腰包,在英国最主要的几家媒体发布整版广告,寻找战俘家人。自2018年2月项目启动以来,摄制组已经联系到330多位战俘后人,他们先后六次赴英,采访了其中120位。摄制组还曾前往日本、加拿大和法国进行调查研究,并将远赴美国与美军潜艇成员后人进行对谈。

  在采访调查过程中,许多遇难战俘的儿女因为从小失去父亲,终身都活在对父亲的思念中,有些人的家族墓地中留有父亲的位置,但里面却是空坟。他们表达出强烈的意愿,想要来到中国舟山,来到父亲的遗骸沉没的地方,对父亲说一句再见。举办“与父亲的最后告别”舟山纪念活动的想法就在这样的诉求下产生。

  船只遗骸尚在 与父亲的最后告别

  2个月前,纪录片团队开始筹划这次纪念活动,这些遇难战俘儿女大多已年逾八十,加上路途遥远,最终有7位老人成行,其中一位是孙辈,其余也是老人们的家属。参与活动的遇难者亲属于10月18日从伦敦起飞,于19日下午15时周转至舟山。

   

  声呐显示的“里斯本丸”沉船遗骸 通讯员 陈利文 摄

  20日上午9时,他们从普陀区沈家门渔港乘船出发,约11时抵达“里斯本丸”沉船处,他们边流泪边撒花瓣,呼喊着“爸爸,我终于来看您了……”在海面上足足停留了1个小时多。

  活动组织者特意在水下放置声呐,通过显示屏,可见在离东极青浜岛东北约3公里的海底,清晰显示出船只遗骸。

   

   

  “他们永远不会老去,徒留我们日渐衰老;他们永远不为耄耋所难,永远不为残年所累;在每一个日落日出的时刻,我们永远铭记他们。”约13时,他们一行又来到东极庙子湖山顶小广场,举行纪念仪式。

  纪念仪式背景板上,印着9名遇难者的遗像。13时40分,仪式正式开始,音乐《安息号》响起,全体静默,宣读墓志铭,敬献花环。

   

   

  当年救过英军战俘的青浜岛渔民林阿根,也被请到了现场。他今年95岁,是目前唯一一个健在的救过英军战俘的东极渔民。他回忆道,77年前的这个季节,出事那天天气较好,上午9时左右,只听海面发出震耳的响声,他们忙跑到山顶一看,有一艘大船正在往下沉,波柱窜的很高,一些人纷纷往海里跳。出于本能,这一带有船的渔民迅速摇出自己的舢板,往出事地点赶。潮流把这些战俘冲到西福山岛一带。而后他们又把战俘运到青浜岛。

  听完林阿根的叙述,在场的遇难者后人向他投以敬佩的目光,并纷纷握住他的手。林阿根说,这几天得知遇难者后人过来纪念,他不禁回想起77年前的事情,心里难以平静。

   

  唯一健在的救英俘的东极渔民林阿根 记者 林上军 摄

 

   

  纪念仪式上敬献的花环 记者 林上军 摄

 

   

  敬献花环 记者 林上军 摄

 

   

  方励和遇难英俘后人 记者 林上军 摄

  珍爱和平 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遇难者Gerald  Taylor是当时皇家医疗队的队员,他的女儿Shirley Bambridge怀抱一只小小的泛黄的洋娃娃。她抽泣着说,这是父亲在她4岁时给她买的,想不到2年后父亲在这里出事。近80年来,她一直把娃娃带在身边,父亲是一家人永远的痛。

  25年前她曾做过关于里斯本丸的研究,写过很多信给幸存者,询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母亲不知道父亲是死是活,登广告打听父亲的下落,还带着年幼的她一起去码头等待父亲归来,说“他有可能就在下一艘船上”,但他再也没有回来。

  今年84岁的Ron  Brooks向记者讲述了父亲Charles遇难后一家人的艰难境况、痛苦经历。他说,父亲虽躲过了一战,但还是没能躲过二战。作为英国皇家炮兵团的成员,他于1918年一战即将结束时参军,1937年他们举家搬到香港。1942年父亲出事后,他和哥哥及母亲一起从香港逃往菲律宾马尼拉,后又到澳大利亚墨尔本,1945年回到英国。

  他回忆道,离开香港的那天,他坐在一辆帆布顶的军用卡车上后面,随后转船。那天下着倾盆大雨,帆布顶衬着灰色的天际线。被分散的一家人试图通过书信继续保持联系,但书信传递的时间太长,彼此的消息总是不能及时抵达。甚至当他的父亲已经在“里斯本丸”上遇难时,他在香港被俘期间写下的最后一封书信仍在寄往家中的途中。

  “我亲爱的Em,我在这边身体很好,希望你和孩子们也是。Geoff和Ron还是很调皮,给你惹了很多麻烦吧?希望Geoff比之前有所长进,他现在应该能帮你干点活了。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团聚,我把所有的爱都寄给你,你和孩子们一定要保持微笑……”

  这封充满爱意的信让远在澳大利亚的一家人相信Charles仍然活着。直到1942大概在圣诞节到来之际,一位穿制服的女军官来到家里找母亲谈话,Ron和哥哥被支开去楼上的卧室玩。那一天,母亲得知父亲登上了“里斯本丸”号船,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 ,但仍怀着希望父亲是生还者中的一员。

  战争结束后的1945年,一家人搬回英国多弗尔的外公家里。经过三年和英军方疲惫的书信沟通。无数次燃起希望又被浇灭,母亲终于收到Charles死亡的正式通知书,确认他在“里斯本丸”上遇难。不到四年,他的母亲也病倒去世。那一年他14岁。好在他和哥哥通过努力,最后都学有所成。现在他有2个女儿1个儿子。他说,他最终确认父亲去世的地点,是2003年从香港出版的一本相关书籍上得知的。

  往事不堪回首。提起70多年前的往事,年迈的Ron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往外涌,哽咽到说不出话来。战争带给无数平凡的家庭深重的痛苦,Ron和更多遇难者家庭的故事,值得被记录和铭记。

  著名电影制片人、浙江劳雷影业公司总裁方励主持了纪念仪式。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本来就是一名海洋科技工作者,后介入电影拍摄,他就是电影《后会无期》的制片人。在该片拍摄过程中他了解到里斯本丸事件,于是从2016年开始谋划拍摄《里斯本丸沉没》纪录片,至今已耗资超千万元,这次就花费六七十万元,这部片子不求收回投资。

  “这些战俘遇难时,年纪和我儿子差不多,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他说,这段历史不能被淹没,通过这部纪录片,让世界进一步了解中国,唤起全世界人们更加珍爱和平。

  他介绍,纪录片将以中文英两个版本发行,分影院和网络这两种途径发布,目前已完成80%的工作量,争取在明年也就是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时期公映。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林上军 胡牧 浙江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