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海洋文学

三毛与行走文学以及研究之意义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编者按

  1月4日,成立不久的定海三毛研究会举行第一次研讨活动,此次研讨的主题是“三毛与行走文学”。舟山市作协主席来其、浙江海洋大学教授水东流、定海三毛研究会会长白马和舟山作家王海娜在研讨活动中作了发言。本报今日刊发其中的3篇发言稿。

  首届三毛散文奖在全国引起重大反响,再次证明文化作为一个地区软实力的核心要素和综合竞争力的重要内涵,对区域发展具有广泛而深刻的作用和影响。定海三毛研究会以深入研究三毛生平、三毛文学、三毛与定海,扩大“三毛”文化品牌效应为宗旨,将与三毛散文奖一起成为建设舟山国际海洋文化名城的有生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文化自信来自于哪里?不仅来自于深厚的历史文化积累,更来自于当下的文化建设,来自于通过文化建设创造出的当代更加灿烂的文化。一个国家如此,一座城市也是如此。我们期望舟山的国际海洋文化名城建设能够伴随着“四个舟山”建设一起向前迈进,使舟山具有更加强大的文化自信。

  三毛是个多棱镜,可以从多个角度去观察,去解读。

  第二届三毛散文奖已将相关配套活动的主题定为“行走”,这也是一种观察角度。

  三毛一生都在行走。在她并不算很长的一生里,有20个年头是在行走中度过的。自1976年她离开家园到万里之外的西班牙求学,从欧洲大陆到非洲撒哈拉沙漠,从大西洋岛屿到中南美洲草原,大半个地球留下了她行走的身影。

  或许是行走才让三毛活得那么洒脱不羁,甚至有些许任性而为。也是因为行走,才使三毛成为一个注重自我感受的人,特立独行又平凡真实。就连她喜欢的服饰,充满异域风情的服饰,吉普赛、印第安女人服饰,还有西部牛仔装束,也出自她一直在行走中的缘故。

  她那传奇的爱情与行走有关。去那么远的地方行走,冒险、流浪,平平淡淡的爱也会变得轰轰烈烈,甚至带着点神秘色彩。《撒哈拉的故事》有14个小故事,每个故事都流露出她和荷西你侬我侬的情愫,所以行走中的女人可能会变得更加温柔,完全展现出女人的天性、感性。她的丧夫之痛也发生在行走中,这种痛因为行走而更加痛不欲生,以至于一直延续到她的生命尽头。

  从行走中体悟人生况味是三毛作品的重要特色。哪怕是在她一生中最安稳快乐的时候所写的《撒哈拉的故事》,她也不是完全用轻松愉悦的语言来记叙这个大沙漠的奇妙与惊奇,会有忧郁的笔调,描写她在这地方感受到的美与丑、善与恶,体现出人类最崇高的悲悯博爱的情怀。《娃娃新娘》对粗暴愚昧的婚姻习俗的不满,《一个陌生人的死》对一个被社会遗忘的老人的心疼,《哑奴》对一个被人呵来斥去只有八九岁的奴隶孩子的怜悯,印象中都是在撒哈拉沙漠写的。

  所以三毛的行走文学不是游记,或者说不仅是游记。

  除了对人生况味的体悟,还有对生命意义的拷问和追寻。她的行走有她的追求和愿望,这在她的作品中看得出。在三毛看来,只有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一个陌生的世界,她才能够自由自在地生活,以心灵上的自我放逐来逃脱现实生活中的孤独与痛苦。因此在撒哈拉这样一个荒凉、贫苦、炎热、蛮荒的地方,她反而摆脱了早期《雨期不再来》里的那种宿命感和无奈,感悟到了生命的意义。“生命,在这样荒僻落后又贫苦的地方,一样欣欣向荣的滋长着,它并不是挣扎着在生长。 ”有力的是最后一句。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三毛热”,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行走文学”热。当时正处于大陆对外几乎封闭、只打开一条门缝的年代,许多人通过三毛作品对外部世界有了最初的了解。这种启蒙并不完全在于三毛笔下的异国情调,更在于三毛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和人格气质,以及她透过作品展示出来的寻求远方、渴望自由的行走形象,直到现在,不少“三毛迷”依然对三毛保持着最初的感觉,这种在青春叛逆期留下的感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消解了。

  中国的行走文学到了三毛这里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

  行走文学在中国自古有之,只是没冠以“行走文学”名称而已。有人说行走文学就是游记,游记算是一种吧,但并非尽然都是。李白的《蜀道难》不是行走文学吗?它把千里蜀道写得那么的奇险、壮丽、强悍、恢宏、不可凌越,在李白诗里甚至在唐诗中堪称经典。所以行走文学也能产生经典。两届龚古尔文学奖得主让·克里斯托夫·吕芬的《不朽的远行》,上海译文出版社有中文版,作者从西班牙边境徒步900公里抵达孔波斯特拉,写下的不止于壮美风景、沿途趣事、不期而遇的人,还包括作者在天地之间无边发散的思索。还有像作家罗伯特·麦克法伦的《心事如山》《古道》《荒野之境》三部曲,涉猎自然史、地图学、地质学、考古学,更绝非简单的“到此一游”,把看似平常的“行走文学”提升到了新高度,上海译文出版社也出过中文版。当代的中国作家除了三毛,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成功开拓出了人文情怀摇曳的行走文学新笔法。当然,更多人会提起《徐霞客游记》,这是一本以日记体为主的地理著作,记录的是他34年旅行中的观察所得,包括对地理、水文、地质、植物等现象的详细记录,这部书在我看来总体而言是地理学价值大于文学价值。

  我说三毛的行走文学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基于两点思考:一是在中国,在三毛以前还没有一个作家像她那样游历了59个国家,并写下了一系列行走文学作品,在她之后可能也还没有,所以她所写的异域风情题材,哪怕对于现在许多读者来说依然是新鲜的;二是她不仅用脚行走,也是精神上的行走,她认为精神无处安放,所以去行走,希望在行走中找到生命价值,这种行走就与走马观花式的旅游完全不同了,自然作品也就深刻得多,现在的许多行走文学还是没能超越。

  总而言之,研究三毛的行走文学,对于文学本身是有意义的。更何况,三毛与舟山本土的关联度很大,又是在海内外影响较大的作家,而国际化是当今舟山追求的一种潮流,文化上更是提出了“建设国际海洋文化名城”的命题,因此将三毛以及三毛行走文学作为一个研究课题,很有必要。当然这是文学之外的视角,但且不说作为一个舟山人的责任,仅以文论文,只要对文学繁荣有帮助,作为文化人还是应该做的。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来其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