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海洋文学

海洋文学的当代嵊泗选本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金瑛寄来厚厚一包书。拆开一看,是《海山文丛》一套五册,还有上下册的《〈海山文艺〉十年精选》。我曾经听金瑛说起过有这么一个计划,但真的当这个“计划”摆在我的面前,说真的,我还是有点吃惊。这也是作品汇集出书的好处,许多作品,特别是篇幅短小的作品,就像精致的小摆件,散落各处时并不会怎么引人注目,但如果把它们收拢来,集束在一块,就会有一种琳琅满目的感觉了。

  说句老实话,这厚厚一叠书,到目前为止我只浏览了一遍,当然有一部分作品,以前曾读过,但更多的作品,于我而言是陌生的,相信阅读这些书的读者,也会有这种感觉。现代人的阅读,哪怕是做到古人津津乐道的“破万卷”,也只是读到了书山一角而已。此种情形下,就显示出了选本的重要性,只有有特色的选本,才能引人注意,从而找来阅读。选本的创意和特色,就像一把钥匙,能打开阅读之门。从这个角度而言,更准确地说至少从这个角度而言,嵊泗出的这两套书,都是很有价值的。它们的价值就在于它们是海洋文学的当代嵊泗选本。

  《海山文丛》中,金瑛的《一片风景,二十年》,无论是眼中还是心中的风景,最美的风景是海洋和海岛。作者只是陆陆续续地真实记录了二十年来她在这一片海中、这一些岛上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但串联起来,不难看出二十年来这片海这些岛带给她的心路历程,浸染着浓浓的海的气息、岛的风韵,所以才显得别有滋味。林明忠的《海的比喻》,基本上以年度来排列他的诗作,我最在意是那些写紫贻贝等海洋生物、写废弃的锚链等独特景象、写嵊泗餐桌等风土人情的诗,它们虽然不像《温泉如床》那么温馨,也不像《千年神木》那么深刻,却完完全全属于嵊泗,是作者对自己最熟悉、最原生原汁的生活的思考和写照。杨宽宏的《迁徙·足迹》中的大部分散文,同样以嵊泗为题材,但那种将现实与历史糅合在一起,似乎漫不经心又老老实实地记述,但突然会有一句惊人之语的写法,还是让人看到了另一个嵊泗。是的,一千个作者眼里会有一千个嵊泗,这就是文字的魅力、文学的魅力。在周苗的《鸣榔小集》中,我读到了文史中的嵊泗,尽管很多人更愿意把它归类到文学之外的另类文体,但我觉得散文应该是最自由的,包括在文体上它也不必有任何拘泥,像李辉在《收获》连载的《封面中国》,以翻译并摘录《时代》新闻报道原文,与当事人回忆录、相关史书描述相对照的方式,来解读历史人物的命运和历史事件的演变过程,也不妨为散文写法的一种。相比之下,苗的写法还属传统的,他还是把史料融入自己的叙述之中,这当然就更像散文,也更具传统散文的美学意义。最后是楼存华的《一个人的岛屿》,我曾经出版过一本同样书名的散文集,但楼存华的这本是小说集,这也是整套丛书中唯一一本小说集。存华我非常熟悉,记得有一年市作协代表大会,存华是嵊泗代表,我和立宇在码头上接他下船,他坐上轮椅,后面我们推着他走在码头的浮桥上——那一幕情景一直刻印在我的脑子里。前前后后的事都忘记了,唯独记住了这一刻。听说有人还保留着这一刻的照片,记得我也有过一张,但估计很难找到了。今天我提起这件事,是想说楼存华真的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作者,也是我非常敬佩的作者,不为别的,就为他的坚持,对文学的坚持。他的坚持与别人的坚持不同,有更多的艰辛、寂寞和痛苦。或许他并不觉得痛苦,更不觉得寂寞,文学反而是他寂寞生活中一朵美丽的解语花。也正因为他有着这样一种健康甚至强壮的心态,出现在这本《一个人的岛屿》里的世界,并不是灰暗的、消极的、颓废的,而是充满着一种乐观向上、勇敢地向命运挑战的精神,楼存华把自己对生活的梦想完完全全寄托在他笔下的那些海岛,那些充满渔村气息的男女主人公身上了。

  由于时间关系,金瑛寄给我的另一套书,《〈海山文艺〉十年精选》,真正只是浏览了,所以也就更不敢细加评论。但我有一点还是想说,没有想到十年来嵊泗曾有过这么多的作者。我知道出现在目录中的作者,有许多已经不在写了。但他们曾经写过,对于他们来说永远是一件值得怀念的事,对于我们来说也不必有遗憾,创作本身就需要一种自由自在的境界。

  三十多年前,我在一本学术杂志发表过一篇长文,粗略勾勒了舟山本土海洋文学创作的前世今生。就在此文中,我提出舟山文学创作要打出海洋文学旗号的命题。三十多年下来,我已知道以一个旗号来集合所有创作力量是一件艰难之事。有幸的是,这三十年来不断有一批批关注海洋海岛的作品,陆陆续续、源源不断地涌现。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海洋文学不可避免地总是会成为我们自觉或者不自觉的选择,因为我们生活在海岛,与这片蓝色土地的关系千丝万缕密不可分,当我们拿出笔,不由自主地会听到海的呼吸。今天,当这两套海洋文学的当代嵊泗选本问世,想起三十年前的那篇长文,突然有了一种去增补、修订、充实这篇长文内容的冲动。我知道这是嵊泗给我的力量,我为这种力量感到欣喜,并由衷地祝贺!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来其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