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海洋文学

海乡风丨梦见那芝麻螺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几年前的一天,一位朋友喜滋滋地告诉我,昨晚他梦见了芝麻螺。那芝麻螺密密麻麻地爬在礁岩上,还背叠背的。他就脱掉外衣,一捧捧地将芝麻螺捧到外衣上,堆成了一座小山。又脱下裤子,在裤管底端打上结,一把把的芝麻螺就往裤腰里塞,直到胖墩墩。再看,芝麻螺还是满目皆是,他后悔没带车辆,连大大的编织袋都未带上。真想一扫而归啊!没法,只得悻悻然地将裹着芝麻螺的衣裤相系,沉甸甸的扛回家。第二天,他去问了一个善于解梦的人,说是梦见芝麻螺是一种吉兆,象征爱情与婚姻,又表示事业会更上一层楼,财富会不断的积累。他就表露出喜气洋洋的神态。

  我不知梦见芝麻螺是否如此含义。他是个做生意的,结婚才几年,也就随口说声那是好事啊。不过,又问了句:你昨晚吃了芝麻螺吧?

  他说,没呀,只是昨天晚饭时忽然想吃,要吃它一大盆。芝麻螺不是越吃越有味吗?

  我笑笑,那是“心记乱梦”。——岛上的人对白天有所思而夜晚又有所梦的一种说法。

  他也笑,但愿能如解梦一般的越来越好。

  然而,终究只是一个梦。

  不过,要说芝麻螺,倒确实生长在潮间带的礁岩上、石缝间。这芝麻螺,似乎喜欢相对清澈的海水。在我所在的岛的周边,泛着的是黄浊的波澜,连船只后面拖曳的浪花都呈黄白色,礁岩上便少有芝麻螺。芝麻螺就生长在一些外小岛上。

  涨潮时,一波波的海浪缓缓地漫上礁岩,像是冲涮,又若抚爱、呵护礁岩似的。芝麻螺便静静地享受波浪的洗礼,吮吸海水的养分。风浪大时,芝麻螺嘟嘟嘴,紧紧地吸住岩石,经受浪涛的拍击。偶尔,浪潮翻滚,惊涛拍岸,芝麻螺抵受不住猛浪击打而松了手,冲下礁岩。第二天,它们依旧会慢慢地爬上来,恢复原先的模样,像是未曾被冲垮过似的。退潮后,芝麻螺就沐浴阳光,悠然自得似的,在礁岩上、石缝间安闲而卧,淡定,自若,像老僧一般。下雨时,雨滴打在它们身上,它们仿佛在聆听天籁般的音乐,美美地感受,说不定还随着雨水的击拍而微微的叩击。即使如注的暴雨,它们也安然相迎,不皱一丝眉头。坚硬的贝壳哪怕雨珠的摧打?

  芝麻螺就如吸收了海天的精华,味道鲜美,营养丰富,据说还能健脑明目、润肠和胃、养颜护肤、通血、抑癌抗瘤,功效多着呢。

  仲夏前后的芝麻螺,尤其脆嫩肥满。

  红烧的,鲜爽;酱爆的,味浓;卤水煮的,美香;烧汤的,清纯。不论哪一种吃法,芝麻螺的肉都是柔实不腻,一嚼即化。慢慢吃食,鲜嫩的味道便融在嘴里。

  吃芝麻螺自是还得讲究方法。最简单的是双手并用,一手捏着芝麻螺,一手拿牙签,一颗颗的剔出来,塞进嘴里。也可舀上一羹匙,用手拿一颗,先吮吸一下螺尾,再翻转过来,用力吸螺口,螺肉便能吸入口中。这样的吃法,也都有滋有味。然后,将手指用纸巾擦擦,或者用嘴舔舔手上的汤汁,这就有点不大雅观。文雅的吃法是,用筷子把芝麻螺夹入口中,咬住螺壳,先吸一下螺尾,再调吸螺口,鲜美的螺肉连同外壳上的咸香全在口中相融。如此,就不必担心双手沾上汁液。要熟练做到这一点,还得经过几分钟的特殊训练。

  对来到岛上的人,第一次吃芝麻螺时,我们便教那种文雅的吃法。有一次,一位客人学会了用嘴巴吮吸的方法,兴致高涨,一门心思地低头而吃,将一颗颗的芝麻螺接连地送进嘴里,像入迷一般,全然忘了作客的样子。不知不觉中,骨盆里满上了螺壳。看看所剩无几的芝麻螺,又瞧瞧螺壳,他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摇摇头,说想不到芝麻螺吮吸起来那么有味。我们赶紧说,再来一盆吧。用卤水煮的,味道不一样。他连忙摆手,留着下次吧。这次学会了如何吃,就大大的满足了。

  吃芝麻螺,麻烦的是要剪除尖尖的螺尾。早先,我们家里买来芝麻螺,母亲大多用剪刀剪除。芝麻螺呈圆锥形,壳质坚硬,要剪除螺尾得花好大的力气。有时,剪得母亲右手的虎口红肿样的,我看了很是难过。后来,父亲买了把尖嘴钳,这样剪芝麻螺就方便灵巧多了。

  要是现在买来的芝麻螺还需自己剪除螺尾,想来会少有人去买。现在的人大多懒得动手去做这般烦杂的事。即使喜欢食用,也宁愿不吃,或者直接到饭店点上一盆,美美地吮吸。好在出售芝麻螺的也与时俱进,在出售时已将螺尾剪去。那天去菜场,见到卖芝麻螺的摊位边,一位妇女坐在矮凳上,右手握尖嘴钳,左手一把芝麻螺,一颗颗地剪着螺尾,动作那么轻巧,手法那样熟练,神态那样自若,让我不得不有点敬佩。在五六摊的芝麻螺中,我便向她买了半斤。或许,其他的摊位拥有同样专业化般的剪除螺尾的情景,却是因我见着了,更令人感到新鲜。

  写到这里,忽然又想到了朋友的那个梦。

  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这个朋友,婚姻出了点问题。所办的企业也未做大,财产未见更多的积累,就那么平平稳稳的过来。

  梦见的只是虚幻的情状吧,又怎能满怀喜悦的相信?

  不可信梦,却不能没有梦。那梦,是一种追求的目标。为着实现这样的梦,就得一门心思地撸起袖子加油干,敢干,善干,会干。就如捡芝麻螺,即使在石块底下,也要将它捡出来,捡得比别人的多,才能获得更多的收成。

  有一次,我去一座小岛,朋友陪我去捡芝麻螺。我便憧憬,至少要捡半锅子的芝麻螺。想不到礁岩上的芝麻螺只有三三两两的爬着,并非我所想象的那么多。不过我也知足,凡事哪能贪的?就尽兴地将芝麻螺一粒粒捡进锅里,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捡拾,也有烧炒一盆的收获。可菜场里的芝麻螺何以天天都那么多?仿佛永远也捡不完似的。朋友告诉我,捡芝麻螺的大都每天开着小船,去无人居住的小岛上,早出暮归的。那里的芝麻螺无人捡,就生得多。

  就想,这些捡芝麻螺的人,每天辛辛苦苦地去捡拾,不都在天天逐梦么?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复达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