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海洋文学

第二届三毛散文奖单篇散文大奖《北纬三十度的海味》之——鲳鱼生了张好看女人般的小嘴巴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鲳鱼是不是娼妓——

  在我们岛上,过去形容一个女人嘴小漂亮,就说是“鲳鱼嘴”。在老一辈人眼里,男人阔嘴巴,女人鲳鱼嘴,都是好相呢。

  鲳鱼生了张好看女人般的小嘴巴,是不是就惹人嫉妒,说她是娼妓?或者,长着漂亮小嘴巴的鲳鱼往往身后跟随了一群鱼,就说像娼妓一样?

  明屠本俊在《闽虫海错疏》中写道:“鱼以鲳名,以其性善淫,好与群鱼为牡,故味美,有似乎娼,制字从昌。 ”鲳鱼“性善淫”?见到过了吗?仅仅与群鱼为伍便说其性善淫,是否臆测?性善淫的就味美?善淫,味美的,即如娼妓?想来屠某有点武断。

  还有李时珍,也在《本草纲目》中如此表述:“鱼游于水,群鱼随之,食其涎沫,有类于娼,故名。 ”在李时珍的眼里,鲳鱼成风流成性,故名为娼。因为鲳鱼游动时,口中会流出唾沫,引得小鱼小虾追逐而行,举止轻浮,如娼妓。事实是,鲳鱼在排卵时,其排出体外的鱼子像珍珠一般一串串的,引来鱼群吞食。鱼子岂能说成唾沫?鱼群跟随食之,又怎能将鲳鱼类比为娼妓?杰出的李时珍竟也有谬说。况且,即使鲳鱼似娼妓,一大群跟随着吃食“涎沫”的又哪能是正派人士?没有那些屁颠屁颠跟在鲳鱼后面的,鲳鱼又哪能被人称之为娼妓?还有,那些跟在鲳鱼后面将鲳鱼子白白地吞吃的恶劣行为,既不付钱,随心而吃,也让鲳鱼的繁殖带来影响,一点都无情无义的。

  将鲳鱼类比成娼妓,实在是一桩冤假错案。

  也怪鲳鱼自己,生就一副女性化的身影。

  除了扁扁的身姿,体形短而高,略呈菱形,鲳鱼身上多呈一个小字。头较小,就那么一个圆状,与身子紧密相连,看不见头颈——已陷在身体之中;眼小,黑豆状一点似的;鼻孔小,两侧各一个,不仔细瞧,还难以看出来,却是生在弧状的鼻梁上;口小,唇薄,张得再大,也只是樱桃小嘴,倘微微张开,便显一种感性;鱼鳞小,如圆形的小巧雪花,点缀出一番亮丽。头部上五官的小巧,莫不显出鲳鱼的一种女性化特征。

  一副女性化样子的鲳鱼,就怪不得身后鱼儿成群地相随了。

  鲳鱼为何长着扁扁的身子——

  老话说,“鲳鱼直进”,真是一点也不假。它的身子扁塌塌的,哪能不直头直脑的进出?

  其实很久以前,鲳鱼并不像现在这个样子,而是与大黄鱼差不多,穿着碧绿的衣裳,和大黄鱼的金鳞黄甲互相映辉。它俩长期住在东海龙宫,一黄一绿,深得龙王的宠信。

  有一天,太阳照得大海暖洋洋的,鲳鱼忽然动了外出游玩的念头,对大黄鱼说:“听说蓬莱仙岛上仙气美妙呢。我们到那边去看看吧。”大黄鱼一听,马上来了兴致。它们游了一阵,来到了蓬莱仙岛的边上。抬头眺望,只见岛上的磨心山顶轻雾缥缈,山脚下锚泊了一艘艘的渔船,一弯阔大的沙滩横在山坳间,真个是仙岛一般。

  正尽兴游着,忽然,一道渔网拦在眼前。鲳鱼拦着大黄鱼要绕道走,不料大黄鱼不小心,牙齿被网线勾住,挂在网上,甩了甩尾巴,顿时不能动弹。鲳鱼一看,慌了手脚,赶紧救护。费了好一阵功夫,大黄鱼才脱了渔网。可是,大黄鱼依然昏迷不醒。仔细一看,糟糕,胆小的鲳鱼吓破了胆。这可怎么办?把它带回龙宫抢救吧,路太远,又怕龙王责怪。唯一的办法就是到离蓬莱仙岛两里地的一块海底礁石上去取“蓬莱仙草”,听说这“蓬莱仙草”能治百病呢。然而,这两里的水路已被渔网拦阻,过不去。绕滩边的礁石过去吧,可礁石间只有狭长的一条缝。

  鲳鱼看了看昏迷的大黄鱼,咬咬细细的牙,下了决心,再难,再险,也要把朋友救活过来!

  安顿好大黄鱼,鲳鱼就游到礁石缝边,头一伸,用力摆动尾巴,一寸一寸地挤进礁缝。渐渐地,头钻得尖了,身挤得扁了,鱼鳞全都擦得脱落下来,浑身伤痕斑斑。它顾不得疼痛,仍然鼓着劲向前挤。挤呀挤,终于从狭缝中挤了出来。强忍疼痛,鲳鱼游到海底礁石旁,采到了“蓬莱仙草”。

  灌过了“蓬莱仙草”的汁,大黄鱼慢慢苏醒过来。它睁眼看到血痕累累,已不成原来模样的鲳鱼,大哭起来。鲳鱼替它擦干泪水,扶着它缓缓地游回龙宫。

  从此,鲳鱼就变成了现在这般的样子。

  鲳鱼的情义够深吧。有多少人能像鲳鱼这般有情有义的?

  人们其实很喜欢吃鲳鱼——

  尽管鲳鱼被人喻为娼妓,或有点呆头呆脑的“直进”,可是,人们依然很喜欢吃它。倘若像岛上所传的吃什么补什么的说法,那么,吃了鲳鱼不就会成娼妓,抑或呆头呆脑?或者也想追随娼妓,欲尝尝娼妓之味?

  不管何种臆测,重要的是,鲳鱼的肉质鲜美润滑,且又少刺。

  鲳鱼满身的肥肉就成了人们的喜好。一盆红烧鲳鱼浸染着酱红的色泽,一条透骨新鲜的抱盐鲳鱼散发出锃亮的光,一碗热气腾腾的鲳鱼粉丝羹冒着扑鼻的香味,一碟已成黄褐色的酒糟鲳鱼挥发出淡淡的酒气,这样的菜肴,谁人不爱,哪个不喜!

  只是,大的鲳鱼已少见,也买不起。巴掌大的也价贵,买两条红烧解解馋还行,晒鲞就有点奢望,只偶尔尝尝而已。吃枫树叶那般小的,心里又不好过,那可是鲳鱼的幼子啊。至于过去家家都有的糟鲳鱼,现在已成碎片般的回味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复达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