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名家扫描

建设海洋文化名城需更重视文化名人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本月15日,文化老人金性尧永别人间。这是一位赢得大中华文化界尊敬的世纪老人。自有人提出“北季南金”说法,一时便被广泛接受。“北季”指季羡林,“南金”就是金性尧。季羡林何等人也?在以人文学科著称的北大,无人能出其右,也可以说,是当今国学之代表人物。好几位国家主要领导人都曾躬临未名湖畔拜访,是名副其实的“国之瑰宝”。金性尧能与季羡林并肩,可见老人学术威望之高。老人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青年时代离开定海老家,搬居上海后,交往甚广,与鲁迅、周作人、巴金、陈望道、郑振铎、柯灵、阿英、王任叔、张爱玲、苏青等名声显赫的文化大将均有往来。此时的金性尧,以文载道笔名撰文出书编刊物,一时在文化界也小有名气,在海上文坛也有一席之地。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渡尽劫波的金性尧1978年从上海古籍出版社退休后,以一本《唐诗三百首新注》拉开了自己写作生涯的第二春。渊博的文史知识,严谨的学术精神,舒雅的写作文风,进入老年的金性尧随着十多本著作风靡大陆、港澳台及东南亚大中华文化圈。

    舟山人杰地灵,特别是上个世纪初大批舟山人到上海滩“淘金”后,生性机敏的舟山人凭借着大上海的舞台崭露头角,造就了一大批舟山籍人杰。

    但像金性尧这样在文化界能取得如此高成就的舟山籍人士,实在不多。如说还有,已故女作家三毛勉强可算一个。

    也许正因为太少之故,乡贤金性尧并不广为人知。除了一部分热爱文化的舟山人,知道金性尧,并了解他是舟山老乡的可谓少之又少。

    所以,金性尧老先生的去世像一阵轻风,并未在舟山引起多大的反响。

    我们既然把建设海洋文化名城定为与经济社会并重的四个战略目标之一,提出要把人文资源转化为现实优势。无论是从乡谊感情上出发,还是出于建设新舟山的现实考虑,金性尧都是我们必须重视的内容之一。

    出了这样一位大师级人物,是舟山的骄傲,也是舟山文化事业建设之大幸。老人虽然走了,但他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开一个学术座谈会;把定海北门头老人的半座旧宅修整一下,挂个故居的匾;在家乡搞一个“金性尧纪念室”,陈列老人一生的著作、手稿、藏书及书法作品;如有可能,塑座铜像,放置在老人的作品之中,供后人凭吊。这些,都是花费不大,而很有意义的事。

    离开舟山多年,但老人始终并未忘记家乡,在他的题作中,总是留下“定海金性尧”的落款,至于文章中忆及家乡的文字,更是数不胜数。面对这样一位从定海北门头走出去的文化老人,家乡能否让老人魂兮归来?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