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名家扫描

徐岱:来生还做人文学者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相关链接:
  江南自古人文盛,坐落在“东南形盛,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地”的百年学府浙江大学是江南学府重镇,1998年底,浙大把老浙大、杭大、浙医大、浙农大四校合并,一时规模为江南之冠。新浙大雄心勃勃打造江南第一学府,而江南是文章之乡,现代文学史的大半壁江山是以鲁迅为首的浙江籍的作家支撑着,执掌浙大人文学院的该是何等人物,新浙大成立,时任浙大校长的潘云鹤院士,请曾任原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的徐岱教授出面,邀请有“香江第一才子”之誉的金庸先生出山坐镇,担任新浙大的第一任人文学院院长。一时引得全国的考生摩拳擦掌,把目光纷纷投向浙大。

  金大侠已八十高龄飞来飞去,一干就是8年,与金大侠搭档的就是舟山中学出去的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徐岱。金大侠卸任后,浙江大学成立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由徐岱出任院长。两年后,浙大又作机构调整,全校共设七个学部。人文学部由人文学院、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组成,涵盖中国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历史学、哲学、艺术学等五大学科门类。2010年7月,人文学部在经过一段磨合期后重新布局。一直期待着卸下所有行政职务作个纯粹的人文学者的徐岱,在学校领导的一再坚持下,出任人文学部主任。

  母校舟山中学有这样一位校友,真是荣幸,而且我还知道徐岱的几个第一,他是文革第一批大学生,是当年舟山地区的文科状元,他是浙大藏书读书最多的老师之一,他的个人著作,能否排第一不知道,但是列一下他出版个人学术专著,也足够吓人,从1990年到2010年,20年出版了《艺术文化论》《侠士道:金庸小说与中国精神》等13本著作,差不多一年多一本,而且不是泛泛之作,有8部获得省级以上奖励,其他小的奖励更不计其数。

  1.归去来兮
  ——难舍舟山情缘

  徐岱父母是南下干部,从小住在定海东管庙内1号的老宅门院子里,徐岱是家里的独子,因为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从小养成了热爱看书的好习惯。徐岱对舟山是有感情的,他说舟山是海岛,小时候,他喜欢到定海的码头边去看海。难怪有网友评论徐岱的演讲有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激情。是啊,大海,孕育着无限的生机,其时而波涛汹涌,时而风平浪静,给人启迪。从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发出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烈士”胸襟。毛泽东面对北戴河的浪花,发出了“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的感慨。那么大海给徐岱的是启发,是美,是开阔的思维。或许正是这份海洋文化的熏陶,让徐岱在读本科三年级时,就在具有重要学术影响的国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了3篇学术论文(这个纪录在中国的大学,迄今似乎仍未被超越),还有一些诗歌和小说;也是因为对家乡舟山的热爱,他在大学毕业后,到《舟山日报》当过一年半记者,后来觉得自己最热爱和擅长的还是人文领域的研究,所以毅然考回当时的杭州大学读研究生,以后就一直留在杭州教书,但是他一有机会回到舟山,总是觉得很亲切。由于常常在课堂上情不自禁地谈论大海,几乎所有徐岱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都知道,他们的导师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以滔滔东海波涛为背景的大海情结。

  2.舟山中学
  ——走上人文研究的引路人

  说到舟山中学,徐岱对母校满含深情,他是1974年进舟山中学的,当时高中2年,1976年毕业,舟山中学当时的老师水平真高,他读大学的时候,对一半的老师有点看不起,因为觉得他们的水平还不如舟山中学的老师。徐岱在舟山中学读书的时候,是语文课代表,他对语文老师特别有感情,老师当时已经快70岁,教他们最后一届高中生,老先生是当时舟山高中语文组长,上课不花里胡哨,朴实无华。当时是文化大革命,大家都不爱学习,徐岱是少数几个认真听课的学生之一。有一次他到老师家里去,老师一个人坐在书房看书,书是黑格尔的《小逻辑》,当时徐岱觉得好奇,逻辑还有大小之分,老师神情严肃地对徐岱说,徐岱,这本书你要看。于是,徐岱走上了人文研究领域,偏重哲学方面,就是受这位恩师影响。对第一个启蒙老师的感激,使徐岱在他出版的第一部学术著作《艺术文化论》的“后记”中特意提到这位老师,老师如果地下有知,应该感到欣慰。

  3.选择中文
  ——人生的关键

  路遥在《人生》中引用了作家柳青的一段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

  我想对于徐岱的人生来说,读舟山中学无疑是人生关键的一步,那么还有重要的一步是他自己选择的。 1977年,徐岱成为文化大革命后恢复高考首批进入大学的幸运儿。“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当年很流行,但他却是“跟着兴趣走”的。大多数人都选数理化。但年轻的徐岱目标很明确,第一志愿就是中文系。“上大学选专业一定要跟着兴趣走。今天让我再选,我还是这么选择。”成绩在当地名列前茅的徐岱顺利地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他感觉自己获得了一个最好的机会。毕竟能迈进大学校门的人很少。

  在徐岱心目中,大学是一个神圣的精神殿堂。他说,人难以选择自然的故乡,但人可以选择心灵的故乡。好的大学就是要能激发一个人的精神追求。杭州大学最好的两个系,一个中文,一个数学,当时的中文系还是有一些有学问的老先生。徐岱如饥似渴地学习着。

  4.与书结缘
  ——读书最多的学者之一

  徐岱最大的爱好是读书了,一直与书打交道,买书、读书、背书、教书、写书、出书。中学时代影响最深的书是法国人丹纳的《艺术哲学》,使他迈入了后来被命名为“诗性世界”的天地。大学时代最受感动的书或许是丹麦人勃兰兑斯的五大卷《19世纪文学主潮》,它使徐岱对“人文领域”着了迷。最往后就进入了努力想“博览群书”的阶段,发现了许多好书但不再有当年那种“废寝忘食”的入魔状态,也不再能挑选出一本能够压倒其他的最具影响的作品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方交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