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名家扫描

里非彐:走向中国当代艺术巅峰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提示:里非彐作为观念艺术先锋艺术家,与上世纪80年代以“吴山专卖对虾”的行为艺术代表作扬名世界的吴山专同道,又同为舟山人,艺术成就难分伯仲。在我们眼里,里非彐有大师气象,更有大师级艺术家所必具的独特造诣和艺术感悟。他3岁学画,早年即成为西方观念艺术在中国实验的先驱。后留学欧美10年,遍涉西方艺术,再返观中国文化,博通中西古今,不断实验,以其独一无二的风格成就了一个世界艺术史以外的艺术家——中国当代艺术圈内称之为中国当代艺术“里非彐现象”,而对他的艺术创新活动倍加关注。

  壹 嵊泗画派的创立,使21岁的他一举成名

  里非彐,原名李飞雪,1964年出生岱山。生在南方舟山群岛,长相却颇具西北胡人特征,自称李唐后裔,似与唐太宗有着艺术上的隔世基因遗传,他的父亲只是个普通的盐业局职员,却具有惊人的艺术天赋,比如织毛衣,比女人还织得好,他能在毛衣里随手织出“飞雪迎春”这样漂亮的线字,补袜子补得看不出痕迹。设计房子,非常艺术和舒适。这样的天赋在里非彐身上发酵成了对艺术的天性追求,这就注定艺术是他一生的宿命。

  里非彐从小就对画画有着超乎异常的痴迷和专注,第一次画的太阳是班级里最好的满分示范作品,这颗艺术的太阳一直照耀着他成长,看到他对美术有着狂热的追求和出众的才情,小学老师便将他推荐给初中美术老师华德俊,里非彐当时与丰江舟等同学一起学素描,上世纪80年代又与丰江舟一起考入美院深造,毕业后丰江舟后来被著名导演张艺谋招为麾下艺术干将,他则辗转去了欧美留学深造。

  还在1983年高中时,充满艺术梦想的里非彐即成为舟山唯一考入浙江美院附中的学生,但他放弃了,而是到定海的群艺馆工作了半年,丰江舟说定海有个叫吴山专的获得省青年美展三等奖,里非彐就去找大他四年的吴,吴在管图书、学英语,向他推荐了一位素描画得好的倪海峰老师,里非彐就跟倪学素描、色彩,第二年,他把吴山专、丰江舟拉上一起考浙江美院第一届师范系,舟山录取的五个人,都属代培,回来当中学美术老师,他没兴趣,就去了同时考进的上海轻工业高等专科学校设计系学习。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嵊泗文化馆搞艺术。

  在嵊泗,里非彐充分展示了他的艺术才华和前卫理念,他身居海岛,目光却追随着世界观念艺术新潮流,在当时国内对先锋艺术为何物还不甚了了的状况下,他和吴山专等一批新锐艺术家就已走上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探索之路。

  早在1986年,他在嵊泗就组织普通人做艺术,并首开舟山历史上在省和上海、北京办展之先河,百多件由他创作和指导的普通人先锋作品,引起了艺术家们的极大关注和高度评价,其理念之前卫,表现之大胆,一时震惊艺坛。

  从1986年至1995年,里非彐还先后策划了“嵊泗画派”在大部分欧美国家和日本、澳大利亚及中国台湾、香港等地区的十所著名大学博物馆的独立个展,并在嵊泗建立了永久性的“嵊泗画派”博物馆,和被称为艺术岛工程[ArtIS Pro]首期项目的亚洲当代艺术户外博物馆。中国目前最成功和最具活力的当代艺术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家之一的邱志杰,对里非彐的嵊泗画派和艺术岛计划评价颇高,他认为:“马赛·杜尚的‘丰功伟绩’只是把现成品转成了‘艺术品’而已,而里非彐当年在嵊泗的实验活动,如果说只是为了把‘普通人’变成‘艺术家’,倒还不如说是为了把艺术从艺术家手里解放出来归还给人民群众。与他的人民艺术运动同样,里非彐的艺术岛计划则是要把艺术品再一次还原成非艺术,一如杜尚当年把‘非艺术’转换为‘艺术品’那样。 ”

  贰 留洋10年学贯中西,他的思想前卫,作品惊人的独特

  1991年,里非彐带着他的艺术之梦来到美国,先后在纽约呆了7年,后又在洛杉矶生活了3年,到他2000年重新回到国内之前,里非彐在美国已经生活了近10个年头。

  在美国的那些日子,他开车去加拿大、墨西哥,并数次开车纵横穿越美国,接受大自然的洗礼和艺术信息灵感的触发。当然,让里非彐喜欢的不只是这些,他开始认真研读《庄子》、《老子》、《论语》、《中庸》等东方经典,并购买了不少的英文佛经进行研读。

  生活真是充满了悖论,当年,身在中国的里非彐几乎读遍所有有关西方哲学的书籍,而身在纽约的他,却开始在西方的环境里体味古老而充满智慧的东方思想。

  里非彐在纽约的工作室位于最著名的危险区Bushwalk街。事实上,“Bushwalk”在纽约就是危险的代名词,可就在这个危险丛生的地带,里非彐却滋生出无穷无尽的艺术灵感。

  当时,里非彐在巨大的帆布上画中国古典哲学风格的长卷:画“松竹梅兰”、“花鸟长卷”;画“空境”、“大虚空”。还有那些充满神秘色彩的“灭妖怪图”等作品。

  1995年10月,里非彐在SOHO策划了一个叫做“观念文件·不能实行的艺术计划”的观念艺术展览。他在纽约的艺术活动频繁而丰富,他策划过第一届“SOHO国际艺术双年展”和哈佛大学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还有明尼苏达大学博物馆的“Gragen Palace”展,以及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和费正清亚洲研究中心的“前卫们的文献”展。

  他在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美国名校讲学时,向美国师生阐述他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史的思想,他直言不讳地认为,全部的时间,近代史都在为中国的全面崛起做着这样或那样的准备,就连鸦片战争和五四运动也不例外。 1997年,他回国后在西安美院、四川美院、南京艺术学院等地讲学,也同样语出惊人。

  1997年回中国前,里非彐觉得有必要全面清理一下自己前半生的所思所想了。

  于是,在阿拉斯加,里非彐做了一年的渔业工人。那种分工很细、强度很大,每天16个小时的单调重复劳动,给里非彐的体验是十分独特的,他从中也领悟到中国智者的言论和思想远比西方文明深邃得多,他的思想也由此充满了中国式的灵活和全方位的无限性,这些思想引出了一系列的新思想,这些思想与来自西方大都市的思想截然不同,成为后来贯穿里非彐艺术作品中的中心思想。

  与此同时,里非彐申请就读排名一直为世界三大艺术学院之首的加州艺术学院。在加州艺术学院,里非彐做了一系列的作品,并举办了不少展览。其中他的“书法装置”高6米,长120米,在CalArts的Mine Gallery的中心围成一个方阵,气势夺人。这件作品相当成功,展览是前所未有的和轰动性的,加州艺术学院院长、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原总裁,带领所有分院的院长一一过来与里非彐握手并表示祝贺,这在加州艺术学院历史上是第一次。

  他的行为艺术作品有《洗脑》、《无味》等,大地艺术有代表作《悬崖上的1千9百8拾3个黑色X符码》,绘画有《花鸟》长卷、《古代》《交流图(The picture of Interflow)》《幻觉》等。他的所有的作品不是超观念的,就是反观念的,甚至故意和观念有关,或者无关。《不能实行的艺术计划》是纯粹的文本的作品,《艺术史以外》《关于吃的事情》则是思想和声音方面的实验。

  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Madrila Lison)评价说:“由于里非彐足以惊人的独特作品和思想,这使他成为我们这个世纪和时代最重要的艺术家。 ”

  叁 “大草上人”消化中西“两只苹果”创造第三只“最大的苹果”

  从美国回来后,里非彐先后在无锡、成都等地进行他的艺术活动。上个月他来到了故乡舟山。采访中,我们真切地领略了里非彐深厚沉潜又超越前卫的艺术风范。

  里非彐呆在定海的日子里,除了印章(已达千枚)、炳烯画、装置艺术,主要创作还是国画,其中以兰草为主,短短20多天竟画了200多幅。他称之为玩。有趣的玩。这应该是一种厚积薄发时才有的艺术化境吧。

  里非彐把中西艺术形象地比作两只苹果,而他则是通过吸纳要创造第三只苹果,最大的苹果。

  他说他的国画是想直溯汉唐源头这一正脉,从南唐入手,他选择兰草则是因为兰花很简单,大繁至简,他的表述是想回到古人状态去,抛弃一切程式化寓意,在其他因素都具备的条件下,最简单的东西画一百亿一千亿遍可能自然就变得无法企及了。

  我们细细品赏一张张兰草画,感觉变化无穷,非常独特。每一张画题款都有“大草上人”,问其何意?里非彐玩笑般说:“我是兰草,是大草上人,不是下人,古代有八大山人,我是第九个。不过我对八大山人并不特别喜欢,因小时候就喜欢过了。中国传统的国画一代一代下来,汉唐气象到元明清没有了,八大山人是明朝,少了正脉,和尚做不好,儒家也做不好,所以不如回到董源徐锡范宽,尤其是唐朝的王维。我不做中华民族的不肖子孙。 ”

  我们惊讶地问他所画的兰为何都没有花?他说:“之所以只画兰草,根须,是深山老林里,有很多老的树枝又附着青苔,很漂亮,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喜欢深山老林里面没人看见的长了无穷年的一种兰花,花不展示出来,花长在我的心里了。我觉得,花是仙风道骨气象万千难以描摹了。没有刻意颠覆,本来是矛盾江湖,后来厚积薄发习惯成自然,血与火的洗礼。我是兰草,大草上人。我曾经想到过舟山兰很有名,不过和我的艺术没有直接关系。 ”

  他说:“我追求的东西要简单、要快、要不动脑,其他我不管。但有一点,在不停重复时,要有一定乐趣带给我。 ”

  艺术是无止境的东西,也是他的全部生命。他说:“为艺术付出惨重代价也不可能回头,一路走下来变成了一个比较麻木状态不停地工作工作工作,其他与我浑身没关系了,到后来是自己在做游戏,游戏本身是无意义的,但总得造出游戏来可以玩,不然无聊。所以,我想把画画到天下第一世界第一。别人已经在我眼里没有了。这画非常普通,别人可能画得比我好的也很多,但我是留学生出身的,境界不可同日而语。 ”

  他说:“国画我还有很多潜力可挖,中国做中国当代艺术这一块,我相信自己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同行都自有评价。吴山专比较关注西方的当代艺术,虽有中国元素,但根本上是西方的当代艺术,我比较关注的是既当代又中国又艺术的真正的中国当代艺术,这就是我俩的不同点。 ”

  “我的想法是要有真正的革命性变化,翻开历史崭新一面。只有中国的当代艺术变成真正的中国面貌气象的中国当代艺术时,才可以站在世界文化之林,可以影响世界,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

  我们感觉到,里非彐吃下并消化中西两只苹果,创造的更大的第三只苹果,正是指的真正意义上的又中国又当代又艺术的中国当代艺术吧。

  里非彐印证了我们的猜测,他说,他的兰草水墨,看上去像古代艺术,完全中国的好像没有西方的影子,其实西方的血肉都在里面,当然也有古人的血肉在里面,只不过表面看不出来,但西方人看得出来跟古代完全不同。

  我们期待,里非彐,这个从舟山出去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正如他的名作《天上对尘世的一个发言》那样,站在艺术之巅,有一天整个世界都能听到他作品中的黄钟大吕之声。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