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文艺 > 文艺快报

舟山“海洋诗”的群体自觉与时代气象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当今,经济和政治的全球化使海洋在新世纪的地位日益凸显出来,成为比陆地更为重要的战略思考对象。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与海洋有关的历史资源、地理要素和文化背景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进入新时代,海洋诗的群体自觉与历史自觉开始发力,舟山诗人顺应了这个时代的潮流,自觉地展开了海洋诗歌写作的探索。朱涛、陈复友、李国平(谷频)、李越、厉敏、郑剑锋、陈桂珍、缪韬、孙海义(舟子)、姚碧波、白马、李全平、苗红年、徐嘉和、古岸、虞兵科、储慧、侯宏琦、白峰、王幼海(幼子)、袁敏敏(啊呜)、林明忠等一大批海岛诗人,以海洋为“母本”,陆续创作了一批脍炙人口的“海洋诗”。

  值得一提的是,《群岛2019诗年卷》一改往年作为全国优秀诗人的“年度选本”,而以《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为标识,整体展示舟山诗群的诗歌风貌。应该说,置身于“海丝文化”这个政治、经济、文化相容共生的大环境,舟山诗人紧扣时代脉搏,拥抱蔚蓝世界,将海洋意象与海洋元素,海洋视角与海洋价值,带进了“群体自觉”的层面上,这一举动必将为“海丝文化”推波助澜。

  1 提升“群体自觉”,唤醒“海洋意识”

  舟山群岛是中国第一大群岛,岛屿数量约占全国的20%,分布海域面积22000平方公里。海洋被誉为“生命的摇篮”“蓝色的巨大宝库”,广阔无垠的海洋,作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广阔空间和艺术想像的不竭源泉,正强烈吸引着人们的目光。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议一炮打响,重新审视我国海洋发展历史,加强国人对海洋文化的重视,唤醒国人的海洋意识已连成了一个“责任共同体”。从《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我们不难发现,一批有品质的“海洋诗”开始“涌入”当下诗坛:既有啊呜穿过了巨大喧嚣的《长峙岛的春日下午》,也有厉敏在《安澜亭看海》时的心绪如潮水;既有李越在《七姐妹礁》寂寞的雨滴,也有谷频在《二月的岱山岛》盼望着一场完美的风暴;既有孙海义期待着与堤岸相遇的《东极之夜》,也有姚碧波的《青浜岛》彻夜回响的涛声;既有林明忠《住宿黄龙岛石屋》的失眠、古岸《大峧山岛的夜晚》的清朗,也有虞兵科的《侠骨柔情桃花岛》、王幼海的《官山岛古渡》。以谷频《二月的岱山岛》为例:

  二月的岱山岛

  请快把灰色的沙粒从地图上拿走/这个张开空唇的孤岛/站在涨潮的海中并不想日益憔悴/那么多鱼种潜伏在岱衢洋的深处/诗中叙述过的桅杆、带鱼、耀眼的盐/以及祖辈为生的风浪都是神秘的珠宝/它们撒落大地,为的是幸福的寻找/越冬的候鸟在望夫崖筑起了爱巢/而二月单薄的鱼汛,让每条街巷变成了/洋面,都在盼望着一场完美的风暴/这是东海空出来的最后一块陆地/对岸彻夜不灭的灯火便是我的阳光/哪怕你用一生的时间练习遗忘/我们全身的鳞片,必将重新回到海水中

  谷频的《二月的岱山岛》显然不是简单地“回归”海洋,他的“诗歌自觉”是通过祖辈具体的渔业生产实践在不同阶段和社会背景中以不同的“生命存在感”得以展现的。其内在逻辑通过“三个维度”表现出来:一是“时间轴”(“二月单薄的鱼汛”)标示着生产与生存之间的纠集,沟通着过去与当下,表征出海洋的时间性维度;二是“空间轴”(“请快把灰色的沙粒从地图上拿走/这个张开空唇的孤岛/站在涨潮的海中并不想日益憔悴”)标示着岱山岛的空间生成与焦虑,展现出欲望与价值的形成与碰撞,这是海洋的主体性维度;三是“价值轴”(“哪怕你用一生的时间练习遗忘/我们全身的鳞片,必将重新回到海水中”)标示着岱山的品相,彰示着岱山海域的价值意蕴,这是海洋的价值维度,这三者的“共同形塑”规定着《二月的岱山岛》三维立体文化景观。谷频的《二月的岱山岛》虽短,但已展现出海洋诗的气魄与锐度,不仅给读者展现了一幅岱山岛的自然画卷,而且具备了超越自然画卷所透视出的生命与时代的高度。可以说,从谷频的《二月的岱山岛》、啊呜的《长峙岛的春日下午》到厉敏的《安澜亭看海》、李越的《七姐妹礁》;从孙海义的《东极之夜》、姚碧波的《青浜岛》到林明忠的《住宿黄龙岛石屋》、古岸的《大峧山岛的夜晚》、虞兵科的《侠骨柔情桃花岛》和王幼海的《官山岛古渡》。舟山诗人在“群体自觉”的前提下,很多诗具备海洋元素,而这些海洋元素无不烙上诗人“主体自觉”的痕迹。而这个“主体自觉”是漫漫渗入进而成为浓纯厚实的海洋诗,达到尽可能的“远和宽”。特别是这些“海洋诗”从历时性的视野客观地回溯了舟山海域的人文历史,从共时性视野全面地呈现舟山海域的时代内涵,从价值意蕴角度深刻洞察海洋文化独特的精神传统。同时,就海洋诗而言,这些作品在中国海洋文化传承和世界多元海洋文化对话中,能够站在中华民族的本位立场上,揭示出中国海洋文化的基本内涵及其历史发展,从而提高中华民族对自己的海洋文化历史及其价值的认同感、自豪感和自信心,建构当代海洋文化的价值取向。以厉敏的《安澜亭看海》为例:

  安澜亭看海

  心绪如潮水涨落,望海亭/在俯视的角度,飞翔于海面之上/如阅读一篇深刻的小说,猜想/薄雾朦胧的故事结局

  大海正在布局,岛屿如棋子/移动在时间的向度。暮霭沉沉/海天辽阔,海面上的情节缓缓流动/故事深处,玄机暗流涌动

  目光勾勒的画框中,有一只鸥鸟/贴海飞行。眺望被蓝色填满/在天边的牧场,一群白云悠闲散步/等待着进入一条海风吹拂的谜语

  种下一种遥远的思念,盼望归人的/身影,从远方慢慢成熟。从前的场景/在后台彩排,船队会怎样化妆出场/猜想舞台惊喜或者忧伤的眼神

  一天天熟读大海,这是一部难懂的/天书。读了又读,但仍然不解/里面的寓意。有帆飞入蓝色的帷幕/鱼群在情感中流动,想像已游弋于画外

  今天,在多数国人的脑海中,依然停留着我国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这一思维认知,而忽略了我们还有近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面积。读了厉敏的《安澜亭看海》,我忽然想到曹操的《观沧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脍炙人口的诗句。众所周知,能将大海的气势、威力与辽阔以人格化的“怀抱”凸显在读者面前的诗作不在少数,而要像大海容纳万物一样把天下纳入自己掌中的胸襟却只有少数人,《观沧海》在丰富的联想中所表现出曹操博大的胸怀、开阔的胸襟、宏大的抱负可见一斑。那么,作为现代人的厉敏虽说难有“把天下纳入自己掌中”的气度,他却敢于“在俯视的角度,飞翔于海面之上/如阅读一篇深刻的小说,猜想/薄雾朦胧的故事结局”。从厉敏的《安澜亭看海》可以看出,厉敏“有帆飞入蓝色的帷幕”“想像已游弋于画外”。由此可见,这一幕一画,诗人已将主体自觉和价值取向更广泛地去“联通”海洋,让当代全新经验加入到海洋镜像、海洋历史和生存现象“异质混成”的海洋时空。是的,与海洋对视,与历史互访;与万物交心,与时空同居。如今,舟山诗群将母语加入到对海洋的“话语权”中,他们开始重视大视野的、与人类前途命运攸关的海洋文化问题的把持,如海洋、空间、生命等等,与海洋有关的历史资源、文化资源和地理要素越来越引起舟山诗人的关注,这一举动必将重新唤醒人们的“海洋意识”。

  2 海洋诗的“自然气场”与“生命气象”

  中国海洋文化历史悠久,内涵丰富,成为中国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中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共同构成了多元一体文化格局。它既具有世界海洋文化的一般特点,又体现着中国海洋文化的历史内涵、整体功能和民族特色。纵观与海有关的“海洋诗”,古往今来,“以海言志”的诗多,“以海言事”的诗少,而且大多是以江观海。比如,乐府诗《长歌行》的“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王之涣《登鹳雀楼》的“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李白《行路难》的“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张九龄《望月怀古》的“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王湾《次北固山下》的“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等等。应该说,这种创作理念的形成与中国人对海洋的认知与价值观有很大的关系。那么,《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在传承“天下之海”“天下一体”的自然理念时,还将触角延伸到“生命”的内世界。舟山诗人用现代人的视角来照彻海洋的历史景观,用海洋历史的境遇来反观现代人的心境,古今交错,新旧杂糅。这样的“有缝”察识,“无缝”对接,使海洋多少古今事翻版出彩、跃然纸上。这样的“穿越”诗,奇特的语汇转换,奇峻的古今浑然,达到一种宽远的历史与刻骨的使命在诗中的交相辉映。以王幼海的《官山岛古渡》为例:

  官山岛古渡

  二月的春风没来,隔岸的音讯也不在/我在废旧的渡口等你/留守了那么多年,一直冒着炊烟

  现在救我,那是危险的/我的凝神里有万千的波涛,穿越众生的激流/而古岸依旧,在岛与岛之间/有我绵延的五千王国,有我万里的根须

  这长长的云梯,是无用的/那一千吨的顽石,也是无用的/我在漫长的黑暗里怀旧,细数着因果/最好有一道门,放我蔚蓝色的灵魂归土

  可是,我还是要等/在我尚未苍老之前,在满目的粉尘里/亿万只鸥鸟携来暴风雨的音信

  王幼海的《官山岛古渡》彰显的一个事实不能否认,即中华民族的存续发展与海洋一直有阻隔不断的联系。是的,中国是历史上长达数千年领先世界的海洋大国、强国,海洋和谐、和平历史,足以证明中国海洋发展模式的适应性、合理性和生命力。从共时性角度看,王幼海的《官山岛古渡》蕴含着深沉博大的丰富内涵:“现在救我,那是危险的/我的凝神里有万千的波涛,穿越众生的激流/而古岸依旧,在岛与岛之间/有我绵延的五千王国,有我万里的根须。 ”可以说,这首诗的具体表达和丰富内涵与当下特定的社会发展状况密不可分,它从不同角度展示着古今交替的态势,反映着诗人对人海关系的思考。从价值意蕴来看,王幼海的《官山岛古渡》除了弘扬“天下一体”的精神,还延伸到“生命”的内世界:“我在漫长的黑暗里怀旧,细数着因果/最好有一道门,放我蔚蓝色的灵魂归土。”

  应该说,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海洋曾经带给中国历史以光荣和梦想,海洋文化是中国多元一体文化格局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在中华文明强盛时期,海洋更是充当了文明辐射层的作用,中国海洋文化体现着一以贯之的历史延续性,具有悠久而深厚的历史文化基础。以《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为例,舟山也有不少诗人关注海洋的“小历史”,这个海洋“小历史”则是在海洋时空上淡化遥远的东西和久远的东西,而在海洋中侧重于人性里的深奥隐秘的东西。可以说,海洋“小历史”也就是当下人在“消费历史”中的一种很时尚的变革,犹如是一段被时尚化的历史片段。其中啊呜《长峙岛的春日下午》就很抢眼。在这首诗里,诗人怀揣的诗歌“神谕性”被彻底释放出来,啊呜把消费一段海洋“小历史”看成是精神与物质之间的抗争与交集,为我们呈现出一幕幕大同世界的泛化与精神的遗迹:

  长峙岛的春日下午

  越过海面,就越过了/徐缓与沉重/穿过工地、窝棚区和热烈的樱花/就穿过了巨大的喧嚣

  这个下午,有七十度灰/装填狭长的岛屿/海水纷纷静默下来/只用纤细的纹路勾勒繁复的时光

  布氏鲸洁白的骨架/便悬浮到空中/观望:默默离去的人群/仿佛闭门的小庙,有大片沉思

  诗人啊呜从大陆的角度遥望海洋,他“穿过工地、窝棚区和热烈的樱花/就穿过了巨大的喧嚣”,通往历史深处和生命的内世界,怀揣中国海洋文化所特有的人文精神,正如“海水纷纷静默下来/只用纤细的纹路勾勒繁复的时光”“观望:默默离去的人群/仿佛闭门的小庙,有大片沉思”,这种“大同世界”的泛化,高度吻合中国海洋文化长期存在的“东方汉文化圈”,也折射出舟山诗人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进入21世纪,舟山诗群打破地域概念,从最初岱山群岛诗群跃变为舟山各县区诗人集群作战,注重创立海洋文学品牌,从而进一步打响舟山海洋诗歌的品牌。他们不断开拓和更新海洋诗歌的表现空间与方式,为海洋诗歌的发展贡献了一份不容忽视的力量。

  3 呼唤海洋史诗,扮靓“时代品相”

  一个多世纪以来,我国海洋文化发展面临种种困境,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缺少海洋文化主体自觉,无法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这几年,舟山以海洋诗歌创作为主的这群诗人,虽然在题材选择上有较一致的倾向,但在创作理念上却各具特色,并不寻求流派式的统一。因而,他们的作品在共同的蓝海背景下,呈现出多姿多彩的面貌。以《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为例,舟山诗人意将海洋意象与海洋元素,海洋视角与海洋价值,带进“诗歌自觉”的层面上。特别是诗人们置身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正被蔚蓝的海水、粼粼的波涛、辽阔的海域、繁复的海事所吸引,并从海上丝绸之路中汲取智慧和力量。

  现今我国正处在海洋事业、海洋文化的大发展时期,在这个历史发展极其重要的阶段,《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中国的海洋文明是极为重要和必要的,这样就必须创新海洋诗的表达方式和思想内容。为此,《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的出版发行,意在恢复被忽略的中华民族海洋文化脉络,以艺术形象的架构再现海洋诗的风貌。的确,《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意在反映中华海洋文明的自然风貌与时代品相,借此展示海洋的时代空间、历史价值和思想分量,提升中国海洋文化的地位与影响力,打造海洋文化的诗歌新品牌。

  是的,中华文化在很长时期里,在地理上离海洋很近,在心理上却离海洋很远,《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的出版发行就为我们补上了这一课,可以让每一个中华文化继承者的内心,都拥有一片真正的大海。当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群岛2019诗年卷——岛屿记》还少了些气势磅礴、博大精深的“海洋诗”,部分海洋诗还仅局限于描述性的视觉意象,过分重视海洋意象的“象”的功用性,一味地在“像”与“不像”之间纠缠,没有将海洋的历史属性、时代属性、自然属性、价值属性糅合在一起,没有赋予海洋意象与历史事件互为交错的“时代本相”。应该说,真正好的海洋诗,不是一种简单的图像式的重现,而是一种在瞬间呈现的历史、感情、经验、信仰、习俗、地域……积淀而成的“能动整体”。因而,在这个新时代、新使命的大背景之下,诗人们理应紧扣时代脉搏,拥抱蔚蓝世界,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历史的鸿篇巨制,扮靓海洋诗的“时代品相”。

  本文作者简介:卢辉,诗人,诗评家,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编著《中国好诗歌》。主要著作《卢辉诗选》《诗歌的见证与辩解》等,获得福建省政府文艺百花奖、第三届“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第五届(2017~2018)中国当代诗歌奖·批评奖、中国(海宁)徐志摩微诗歌奖、中国广播影视大奖等,现居三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卢辉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