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洋研究 > 文化探讨

有序开展海上丝绸之路史迹调查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近日,国家文物局印发《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实施“海上丝绸之路文物保护工程”,“开展海上丝绸之路史迹调查”。有学者表示,这将进一步推动海上丝绸之路史迹调查的有序开展,深入发掘我国海洋文化遗产及其价值内涵,为“一带一路”建设奠定深厚的人文基础。

  反映人类历史上的交流与互动

  文化线路遗产是近年来国际遗产保护领域出现的一种新的文化遗产保护理念。“文化线路反映人类历史上的交流与互动,并体现在物质和非物质遗产中。我国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就是这样一个‘海上文化线路网’。”中国海洋大学海洋文化研究所所长曲金良说。

  “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留下的历史文化史迹构成了这个海上文化线路网。”大连海洋大学副教授洪刚介绍说,泉州、番禺(今广州)、明州(今宁波)、扬州、登州(今蓬莱)、刘家港等,这些海上丝路不同时期的重要起点如今是具有重要文化价值的史迹的集中地区。在洪刚看来,这些史迹的价值构成是多样化、多层次的,既体现着文化线路整体的历史文化和价值意蕴,又因自然地理和对外交往的历史差异而呈现出独有特色。

  以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之一的泉州为例,其拥有丰富的文物资源和众多的文物古迹。据福建师范大学社会历史学院教授赖正维介绍,这些被较完整保存下来的“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产,以各个时代独特的实物形象和文字史料,从不同侧面展示了中国东南沿海经济、文化、社会的发展和变化,以及“海上丝绸之路”全盛时期人类文明交流的轨迹。

  沿海各地海洋文化资源丰富

  我国先民用他们的航海实践为我们留下了大量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产,这些历史遗迹所蕴含的海洋活动也成为相关研究的资源宝库。赖正维告诉记者,早在1947年,傅衣凌先生就曾对福州琉球通商史迹做过调查,并著有《福州琉球通商史迹调查记》,吴文良于20世纪50—60年代在泉州宗教石刻的搜集和研究工作基础上汇集出版了《泉州宗教石刻》。至80年代,在日益成熟的技术支撑下,学界调查范围随之扩大。

  80年代中叶,水下考古与遗址调查开始实施,学界对相关问题也越来越关注。“海洋考古推进了海洋调查包括海上丝路史迹调查的全面展开,目前海洋考古已遍及我国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四大海域。”洪刚介绍说。

  198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泉州列为“海上丝绸之路”考察点,自1987年至1997年进行“海上丝绸之路”考察项目10年,掀起海上丝绸之路调查研究的又一热潮。“泉州、漳州、宁波等地的文化文物部门组织人员对与海上丝绸之路相关的文化遗产进行调查和保护,获得了较为完整的记录档案,并出台了《福建省‘海上丝绸之路:泉州史迹’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法》等保护政策。”赖正维告诉记者,2008—2012年,福建师范大学中琉关系研究所与琉球大学合作,连续四年在大陆进行大规模中琉关系遗址实地调查活动。截至2011年8月调查活动结束,研究团队完成了包括《中国福建省与琉球关系历史遗迹调查报告书》在内一共四册调查资料与研究报告汇编。

  2016年,由国家海洋局组织200余位历史文化学者编撰完成的14卷“中国海洋文化丛书”出版发行。该套丛书首次较为系统地挖掘了我国沿海各地海洋文化中的亮点,包括调查介绍了海洋文化历史遗迹,梳理了我国海洋文化的历史渊源、发展脉络和基本走向。

  在新理念指导下进行调查保护

  曲金良等学者提出,将中国海洋文化遗产作为一个整体的现状把握与保护机制研究,尚未系统开展,仍处于基本家底不清、总体现状不明、保护措施不力的状况,不但制约着对其形成全面认知,而且制约着国家层面的相关战略决策与行动。这种状况亟须改变。对此曲金良建议,要通过考古调查、科学勘察、资料梳理的方式,在全国范围对史迹遗产资源进行普查,掌握整体分布状况,并且研究其历史文化内涵。

  开展海上丝绸之路史迹调查面临的主要困难在于海上丝路沿线文物古迹众多,调查工作工程浩大,而且文化线路途经众多国家,各国管理体制和文化传统多有不同,调查难度更大。洪刚认为调查的重点首先是进行国内部分的重要史迹的调查,在多方面做好准备,比如尽快完善调查的认定和分类标准,完成史迹的登录排查工作,摸清家底;同时积累经验,促进国家和地区间的交流与合作,增进调查过程协调,加强调查成果共享。

  调查是为了更好地开展保护。洪刚在对辽宁沿海五市的历史文化史迹进行调研时发现,有些地方对史迹的主动保护不够,往往是在史迹被发现或是面临破坏时进行被动的和抢救性的保护;发现与保护不平衡,重发现而轻保护,表现为快速城市化和工业化导致“建设性”的破坏以及突出的盗掘、盗捞现象等。

  对此,赖正维认为,此次发布的《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体现了新的遗产保护理念,将有助于改善海上丝绸之路史迹的调查与保护。其一,由注重抢救性保护向抢救性与预防性保护并重转变;其二,由注重文物本体保护向文物本体与周边环境、文化生态的整体保护转变,确保文物安全。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张清俐 中国社会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