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盐文化 > 盐业文化

东海盐都古今盛——舟山群岛海盐文化巡礼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千亩盐田盐堆

  管子云,“十口之家,十人食盐;百口之家,百人食盐。 ”盐之于食,百味之王;盐之于人,须臾不离。

  《鄞江志》载:“岛居者安渔盐之利,山居者任耕织之劳。 ”

  舟山自古以来就是“渔都港城”而兼有海盐“盐都”价值。

盐滩上的日军遗留碉堡

  我们从地名就可以品尝到舟山群岛无处不浸润着盐的味道——岱山县城高亭镇的“亭”,原来是古代“盐亭”或“亭场”——“鬻盐之地曰亭场,民曰亭户”(《宋史·食货志》);定海城西的盐仓,就是储存晓峰盐场海盐的官方仓库;定海城东的鳌头浦也作“厫头浦”,廒是粮仓,盐廒就是储存、运输和销售食盐的官办机构;沈家门的墩头,则是海边高出海面的土墩,那是储泥、制卤的高地,也是安置盐板、卤缸的所在。

  从远古至清代的舟山群岛,春夏之交的海岸到处都是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盐灶。盐灶累累,柴薪堆堆,烈火熊熊,浓烟滚滚,水汽腾腾,夜空灿灿——“烟火三百里,灶煎满天星”,“人家多面水,岛屿若浮萍。煮海盐烟黑,淘沙铁气腥。”这是东南沿海煮海为盐的盛况;“苍茫鱼盐场,寂历鼓吹里”。这是舟山渔场与盐场的合影。

  清代嘉庆年间至民国的舟山群岛,据《盐务纪略》所说“厅治沿海一带,民尽刮煎为业”则可以想见,一年四季的海岸边矗立着一个个泥沙堆砌的土墩,间杂着一垛垛茅草覆盖的“茅厂”、“蓬舍”,土墩座座,茅棚处处,海泥堆堆,盐板片片——

  “由本岛东南行至沈家门,群岛夹峙其间,海面狭处约仅二十余丈,如行内地。遥望岸上,土堆累然,蓬舍历历,询知其土堆为盐田之卤泥,其蓬舍则制成之卤及晒存之盐也。 ”(孙振麟《岱山游记》)

  虽然古老盐田废转频频,今日岱山,万亩盐田上,一格格四方的盐田如一面面巨大的明镜闪烁在群岛的天空下,而更多的盐田也闪烁在大小岛屿。镜照碧空,水映青山,盐堆积雪。

  这是海盐制作工艺带来的海盐景观,无论是采用煎煮、板晒还是滩晒工艺,都是舟山盐民用生命与血汗在制盐。

盐博馆内的盐民塑像

  一、宿沙初作煮海盐——煎煮制盐

  我国原盐可分为井盐、矿盐、池盐、湖盐与海盐等。

  许慎《说文解字》称:“古者宿沙初作煮海盐。”可视为中国海盐业的开端,宿沙氏是中国海盐的创始人,被喻为“盐宗”。

  刘晏于唐代宗大历元年以户部尚书身份主持财政后,直接管辖的全国十个盐场(盐监)中,舟山(富都)就是其一,堪称古代盛产海盐的“盐都”。

  海盐主产地在舟山,尤其是岱山。形制犹如盐粒纠结的中国盐业博物馆就矗立在岱山的万亩盐田上。

  在这里,我们可以听到讲解员风趣地解释繁体的“鹽”字:“这是我们中国的象形字,‘臣’,指的是老百姓;‘鹵’,指卤水;‘皿’,指的是器皿。老百姓烧卤用器皿就成了这个‘盐’字。”“古代煎盐称‘熬波’,又称‘煮海’。设备有铁盘、蔑盘、铁锅三种。唐宋时用铁盘,元时创制蔑盘,此后铁盘、蔑盘兼用,清代多用铁锅。 ”

柳永图

  在舟山群岛漫长的煎煮制盐时代,最著名的事件当属北宋词人柳永在晚年做了“晓峰盐场官”(《昌国州图志》),而最著名的作品当属他的《鬻海歌》——

  鬻海之民何所营,妇无蚕织夫无耕。

  衣食之源太寥落,牢盆煮就汝输征。

  年年春夏潮盈浦,潮退刮泥成岛屿。

  风干日曝咸味加,始灌潮波塯成卤。

  卤浓碱淡未得闲,采樵深入无穷山。

  豹踪虎迹不敢避,朝阳山去夕阳还。

  船载肩擎未遑歇,投入巨灶炎炎热。

  晨烧暮烁堆积高,才得波涛变成雪。

  自从潴卤至飞霜,无非假贷充餱粮。

  秤入官中得微直,一缗往往十缗偿。

  周而复始无休息,官租未了私租逼。

  驱妻逐子课工程,虽作人形俱菜色。

  鬻海之民何苦辛,安得母富子不贫。

  本朝一物不失所,愿广皇仁到海滨。

  甲兵净洗征轮辍,君有余财罢盐铁。

  太平相业尔惟盐,化作夏商周时节。

  《鬻海歌》也作《煮海歌》,“煮海”二字,气势非凡!那是人与海的搏斗,火与水的较量——为了获得卤水,必先筑坝蓄水,疏浚潮沟,人在水里,犹如泥鳅。“但得潮潮水满沟,一生甘作泥中鳅”;开辟摊场时,“深犁辟两岸,坚堑壅四旁”;人与牛俱疲时,“但恐人力疲,牛疲亦何伤! ”到了棹水泼水和担灰摊晒环节,“少妇勤作亦可哀,草间终日眠婴孩”,而男人正在远处用船载,用肩扛,搬运柴火……“有钱可买邻场柴,无钱之家守盐哭。 ”

  这些诗句的作者是浙江天台人陈椿。

  陈椿在元惠宗元统二年(1334)时,任下砂场盐司,其《熬波图》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系统描绘“煮海成盐”设备、工艺流程与盐民心理的一部专著,图四十七幅,系以诗四十七首,生动而真实地反映了沿海盐民操持盐事的情景。

陈椿《熬波图》里的“日收散盐”和“起运散盐”

  二、一块盐板四角方——板晒制盐

  东沙镇有一首反映盐民板晒制盐心理的民谣:

  一块盐板四角方,晴天扛开雨天幢。

  五荒六月堆白雪,海边人家当米缸。

  盐板曾经是板晒制盐时期盐民家庭财产的象征,盐板上晒出了雪白的盐,它就像是盐民的魔术米缸。

  从清嘉庆年间一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舟山盐民一直采用“板晒之法”制盐。

  据岱山中国盐业博物馆介绍,清朝中期,岱山泥峙盐民王金邦无意之中在挑泥的扁担上发现盐结晶,从而发现日晒可以制盐,从此开创盐板晒盐。

  曾任浙江候补府的傅泽鸿《禀报查点盐板文》写道:

  道光初,柴价日昂,改煎为晒,如是有板。人习闻海水为卤,杉木为板之说,知有天时可乘,而不知其实由于人力也。卑府等每见其治涂,治场,车卤,晒卤,耙土,运土以及过塯,过晒,人无虚日,老幼妇女,通力合作,往返六七次,始能成盐。或潮夜至,恒至四五更起,不惮其劳。盖较之煎烧所省者,惟柴薪耳。

  曾任定海知县的陶镛《海角谣》称,“岱山盐场冠两浙”。 1921年,他因公事到岱山查勘,行经念亩岙剪刀头,当海尽头,晚秋夕阳,北风恻恻,念及民生疾苦,几乎泫然流涕,不禁吟诗——“场板三十万,板板有管榷”,写的是盐产繁荣而税收繁重;“盆牢缚茅盖,辘轳沥浑浊”,记录了盐场情景;“所喜秋阳曝,所患雷雨雹”,说的是盐民命运;“其质冠五洲,结晶采斑驳”,表彰的是海盐质量享有国际声誉。

  “海隅日出照茅檐,板板频将海水添。晒得仓廒白如雪,休嫌妾貌似无盐。 ”(萧湘《岱山竹枝词》)貌有无盐之陋,却有制盐之功。

陈椿《熬波图》里的“上卤煎盐”和“捞晒撩盐”

  三、海潮退处地生盐——滩晒制盐

  我们看着万亩盐田平整的盐田里,盐民用耙子耙拢雪白的盐粒,就不由得让人想起查禧“府海雄图自昔瞻,海潮退处地生盐”的诗句。

  中国盐业博物馆资料显示,海盐(滩晒)生产工艺主要是制卤和结晶。

  制卤:从海滨中提取清洁、较咸的海水引入盐滩,经七至十天风吹日晒的自然蒸发,卤水逐步浓缩达到氯化钠饱和,成为饱和卤水。

  结晶:将饱和卤水灌入黑色塑料薄膜结晶池中,在自然蒸发后,氯化钠晶体缓缓析出,经定时旋卤旋盐,盐粒渐渐形成,两天后收盐,堆坨沥卤。

  滩晒的“滩”,在初期为泥结晶滩,后历经沥青结晶滩、碎瓷碗底结晶滩和缸砖结晶滩,现在普遍使用塑料薄膜结晶滩。

  解放前,盐民泣诉:“苦卤苦水苦扁担,苦屋苦路苦海滩。”“刮泥淋卤苦连天,百担烂泥换担盐”,解放后,政策与技术使得盐民唱出了“三不防”民谣:“一不防,海塘碶门锁龙王;二不防,千年扁担卸肩膀,‘七痛’疾苦一扫光;三不防,海水上滩变‘白银’,盐民翻身幸福全靠党。 ”这七痛就是头痛、手痛、脚痛、腿痛、腰痛、背痛、肩痛。

  结语:“海波万顷取无禁,千夫奔锸来如风”!舟山海岛众多,海岸绵长,盐田纵横,海盐的实物资源可谓取之不竭,海盐的文化资源也可资开发。

  诚如 《舟山盐业志》所说:“唐宝应至永泰年间(762—766),舟山已成为全国九个主要海盐产区之一。 ”宋代舟山的海盐被奉为“贡盐”,“千仓之望,万亭积雪。”(史浩《昌国保塯青词》)但是,根据舟山市2015年的统计,舟山盐业正在走下坡路——“全年盐田生产面积1506.56公顷,比上年下降7.5%。全年生产原盐4.10万吨,下降26.5%;销售原盐5.75万吨,下降48.1%。 ”盐田废转日趋严重——2004年的一份调查报告就提出:“从舟山作为全省食盐生产基地和保障全省食盐市场供应安全出发,舟山盐田保持适度规模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舟山市盐务管理局 《舟山盐田废转调查》)

  舟山自古就是海盐“盐都”,作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舟山海盐制作工艺也可以衍生出海盐主题旅游产品。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瞿明刚 张琴丽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