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海防文化

解放嵊山的血与火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近年来,在祖国东海海面上,一条条跨海大桥横空出世,其中一条东海大桥,起于上海东南芦潮港约30公里处,直达浙江省嵊泗县的小洋山,总长为32.5公里,使小洋山成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深水港区,对我国积极参与国际经济竞争,提高国家综合竞争力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可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大小洋山却是土匪成群出没、长期盘踞的小岛,特别是舟山本岛解放不久,国民党部分残余部队和特务分子,纷纷隐伏于周边岛屿,包括大小洋山、嵊山、枸杞、壁下等等,岛上居民不堪残匪压迫、敲诈,外国商船经过嵊泗海域,也常受到骚扰、抢劫,国际影响极坏,嵊泗人民多次向华东军区陈毅司令员请愿,渴望早日解放,就这样我第三野战军所属有关部队,在人民海军的密切配合下,奉命解救水深火热的嵊泗人民,我亦亲身参加了解放嵊泗列岛的战斗。

  1950年7月6日上午9时,我军在上海浦东第七码头集结登舰。海员和码头工人热烈欢送。在锣鼓声、鞭炮声和欢呼声中战舰徐徐离开吴淞口。舰队在辽阔的海面上破浪前进,战士们满怀豪情,歌声此起彼伏;营、连干部忙着研究作战计划,293团2营4连长候金伍说:“虽然敌人已成死猫,但我们要当活虎打,不能麻痹大意。 ”午饭后,战士们也东一堆西一簇开着小组讨论会,大家争着要参加第一梯队。

  7月7日上午舰队继续前进,嵊泗列岛的一座座岛屿已隐约可见。指战员神情振奋,警惕地注视着敌情。 11时左右,壁下山上的匪徒首先向我“源江”号舰发炮,293团2营机炮连9班广东籍战士胡凯同志不幸牺牲。指战员怒火填膺,一定要活捉匪首,为胡凯烈士报仇,即以密集的炮火压倒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8日下午,舰队已进入敌人腹地,各部按原计划迅速驶近有关岛屿。 293团的任务是攻打敌人兵力最集中的主岛——嵊山。为解决“立足之地”,我们先占领侧面的枸杞岛,在那里团首长曾永华、边立敬作了简要的战前动员,并着手组织突击队和战斗小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担任班长和组长。决心书、保证书、入党申请书雪片似地飞到指导员和连长手中。 2营机炮连通信员、共产党员、山东籍战士庞聚金同志,多次恳求参加突击队,被连长批准后,高兴得雀跃起来:“为人民立功的机会到了”!

  8日下午3时,我团向死守嵊山岛上的匪军发出最后通牒,大意是:大军压境,只有放下武器,才是唯一出路:何去何从,限4小时内答复。否则,人民是不会饶恕你们的!接到我军通牒后,匪军代理指挥官张祥云立即召开分队长以上的干部会议,会上气氛极度沮丧、沉闷,唯伪镇长蔡××一人振振有词,力主守山。他以抗日期间日本鬼子没有攻下嵊山为例,强调嵊山岛三面峭壁,只有箱子岙一处可进的险峻地形,凭解放军的现有装备,休想攻占(据俘虏军官交代)。在这同时,我方团部也召开了干部会议,讨论作战方案。按我军常规,发起进攻时间,一般都在拂晓。但考虑海岛特殊情况,不能让自己暴露在毫无掩蔽的海面上,被动挨打。团首长集中大家意见,最后决定把进攻时间定在当天傍晚。

  敌方对我军的最后通牒没有回应。 8日晚上7时,进攻开始。在军舰的掩护下,293团2营4、5连的突击班加上机炮连部分战士,分乘两艘登陆艇,组成第一梯队出发。像离弦之箭的登陆艇,直指嵊山箱子岙。距滩头二三百米时,岛上守敌就向我们开枪开炮,我军立即以加倍火力压向敌军阵地。顿时,震耳欲聋的枪炮声激荡着寂静的空间,五光十色的火力,映亮了漆黑的夜空。敌人的炮弹不时落到登陆艇四周,有时就在艇舷爆炸。受伤的战士任凭鲜血直流,仍顽强战斗。不大一会登陆艇的大铁门敞开了,2营5连l排2班的大个子班长领着突击队员第一个冲上沙滩。以战斗小组为单位的突击队员冒着敌人居高临下、孤注一掷的火力,匍匐前进。头顶“嗖”、“嗖”的子弹飞越声,像疯人在吼叫;身边“咻”、“咻”的子弹着地声,像魔鬼在跟踪。有的战士饮弹倒下,有的战士负伤后仍咬紧牙关,艰难地向前移动。在重伤的战友中,我见到了庞聚金同志,他痛苦地向我挥手示意:冲上去,别管我。越过滩头阵地,穿过村落街巷,我们一鼓作气向敌人的最高据点进逼,这时,西嘴头“三纵队特务大队”和东侧双胖山顶“嵊泗支队”的敌人仍负隅顽抗。我英勇机智的战士猛打猛冲,终于夺得了西侧高地,紧接着部队又向后头湾纵深发展,不到一个小时就攻占了当年“日本鬼子也攻不下来”的地方。一串红色信号弹在嵊山上空冉冉升起,午夜12时,战斗全部结束,共俘敌400余名。第二天,在搜索残余匪特时,我2营机炮连9班巡查战士从后头湾的一个岩洞里活捉了代理指挥官张祥云。

  在此前后,大小洋山、泗礁山、黄龙山、壁下、花鸟、绿华等岛屿均被我军一一解放,嵊泗终于回到人民的怀抱。

  这以后,我们部队就遵照毛主席、朱总司令关于“战斗队、工作队、宣传队”的一贯教导,转入地方工作。我被派往嵊山镇的渔民小学,同该校500多名师生一起开展镇上的宣传、组织工作,直到嵊泗县各级基层政权建立,部队才奉命撤回上海驻地。

  今天,面对安居乐业的广大人民、繁荣兴旺的嵊泗列岛,我们所有幸存者,怎能忘怀为解放嵊泗列岛而早早离开我们的兄弟、战友、同志!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汤式敏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