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民风民俗

翻一翻舟山版的五德之禽史话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阿能书法:金鸡赐福

  鸡与人类的关系比其他禽类更紧密,因为鸡是家禽类中惟一被纳入生肖属相的。也许正是这样,就有了“无鸡不成宴”的说法。同时,鸡是对天亮敏感知时的家禽,雄鸡可以报晓,雌鸡能生蛋。吉时金鸡报晓。《史记·孝武本纪》中还记载有古代占卜法之一“鸡卜”:“古人祭神,以鸡眼骨的形状占卜吉凶祸福。”

  一、鸡是人眼中的“五德之禽”

  我国古代特别重视鸡,称它为“五德之禽”。汉代燕人韩婴著《韩诗外传》载:“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争,勇也;见食相呼,仁也;守夜不失时,信也。”所以人们不但在过年时剪鸡,而且也把新年首日定为鸡日。成语“鸡犬相闻”,形容人烟稠密之处,邻里鸡鸣狗吠的声音都能听到。“闻鸡起舞”,形容古人听到鸡叫就起来舞剑。说的是晋代范阳的祖逖和刘琨少年而有壮怀,半夜听见鸡叫,便起身操演武艺,以备报效国家。后世即以此比喻有志之士及时奋发。而“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是少女等待情人时所感……

  鸡是人类饲养最普遍的家禽之一。据资料记载,家鸡源出于野生的原鸡,其驯化历史至少约4000年,鸡的种类分蛋鸡和肉鸡,常见饲养的有:芦花、茶花、三黄、蛋鸡、乌鸡、秧鸡、火鸡等,还有锦鸡、雉鸡、麦鸡等野生的。

  古人言“无鸡不成宴,无鸡不成欢”。唐代孟浩然《过故人庄》也有:“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老朋友准备好了鸡和黄米饭,邀请我到他的农舍做客。按《礼记》规定,“天子”春食麦与羊,夏食菽与鸡,年中食稷与牛,秋天食麻与犬,冬天食黍与彘。夏气热,宜食菽以寒之,食鸡肉补充营养。

鸡缸杯(资料照﹚

  丁酉年笔者与友小酌,有朋友以一小巧鸡缸杯斟酒,不过是清代仿制品。“斗彩鸡缸杯”不足一掌大小,烧制于明代成化时期(1465年~1487年),是明成化斗彩杯之一,因杯身以斗彩描绘母鸡啄虫哺雏鸡,姿态栩栩如生,辅以牡丹、兰花、柱石纹,故名。现存于世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只有19只,其中4只在私人藏家手中,其余均被博物馆收藏。

鸡缸杯(资料照﹚

  《成窑鸡缸歌注》有:“成窑酒杯,种类甚多,皆描画精工,点色深浅,瓷质莹洁而坚。鸡缸上画牡丹,下有子母鸡,跃跃欲动。 ”《陶说》载:“成窑以五彩为最,酒杯以鸡缸为最,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值钱十万。 ”“值钱十万”应指鸡缸杯的价值等于当时流通用的铜制十万枚制钱。明代万历皇帝起居的《神宗实录》:“神宗时尚食,御前有成化彩鸡缸杯一双,值钱十万。 ”成化斗彩,胎质纯净细腻,釉彩丰润沉静,而且多为小巧精致。在成化以后,清乾隆皇帝不仅让景德镇御窑仿制,还题诗作志。1999年4月在香港的苏富比举办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保存品相完好的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拍出了2917万元港币的天价,成为当时中国古代瓷器在拍卖市场上的成交最高记录。2014年4月8日,玫茵堂珍藏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在香港苏富比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春拍上,以2.8124亿港元成交价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

  二、舟山民间鸡的习俗

  舟山还有一独特习俗,旧时定海竺家弄居民不吃鸡肉。相传,清顺治八年(1651年)九月初二,清兵突袭定海城时屠城放火,相约要一直杀到鸡叫为止。当大火快烧到竺家弄时,天空被火光映红,竺家弄的公鸡以为是太阳出来了,一齐啼叫起来。闻到鸡鸣声,清兵收兵停止杀戮。公鸡打鸣,救了竺家弄老百姓的命。从此竺家弄一带的老百姓不再杀鸡,以示感恩。

  在寒食节里做斗鸡和斗鸡蛋游戏的习俗由来已久。《左传》里就载有春秋时鲁国季氏和郈氏斗鸡的故事,在斗鸡时还给鸡套上皮甲和安上金爪子,排场很大,富豪人家为之取乐寻欢。到唐朝时,斗鸡的范围更为广泛了,民间也在寒食节做斗鸡游戏,连皇帝老儿也来凑热闹,在两宫间设立鸡场,斗鸡取乐。

  斗鸡蛋,舟山人叫拼蛋。相传晋文公为悼念在他逃亡时割大腿肉给他吃的介子推,在寒食节禁火冷食三天。由于煮熟的鸡蛋保存方便,又能充饥填肚,所以古人在寒食节前先煮好鸡蛋到时食用。富户喜欢在鸡蛋壳上描画上图形,以示富贵吉祥。平民百姓则没有那么讲究,仅用茜草根煮出红颜色染蛋壳或煮茶叶蛋。小孩子还用各色彩线网袋套鸡蛋挂在脖子上,以取鸡蛋如混沌天地之意。为了显示自己的心智和居他人之上,相互之间进行斗蛋,一般以实心的尖头进行拼,谁的蛋壳碎了算输家,赢者则兴高采烈地又与其他人拼,连胜数蛋可算心智超人了。

  现今舟山人在寒食节一般是不禁火冷食的,只是还保留着吃青饼和麻糍的习俗,吃蛋拼蛋则是立夏节的事,“立夏吃只蛋,气力大一万”,红鸡蛋和茶叶蛋还是沿袭的,拼蛋那已是孩童们的乐事了。

清代苏州木版门画《金鸡报晓》贴门上以辟邪(资料照﹚

  三、 舟山带鸡的地名和传说

  自古以来,鸡被看作是“五德之禽”吉物,可以讨个好彩头,自然地名中少不了它的身影。又因“鸡”与“吉”谐音,讲究吉祥的中国人很喜欢用鸡来命名一些地名。鸡年到啦,于是这些带“鸡”的地名就火了起来。定海临城金鸡山,原名金旗山。盐仓有抱鸡山、田鸡岩山,现名啼鸡岩山。干石览鸡绞岭、鸡雄山。勾山黄雉村,因有小山泥呈黄色,山形像鸡,雉俗称野鸡,故名黄雉山,村由山得名。南岙村有鸡宝岭。登步岛有鸡冠礁村,佛渡岛有鸡爪村、鸡爪湾,山形如鸡爪。普陀山原有鸡足庵。岱山高亭有金鸡山。衢山岛有西鸡笼、下鸡笼、上鸡笼。舟山海域还有鸡笼礁、鸡笼山(鸡娘山)礁、朱家尖鸡娘礁、鸡冠屿、小鸡冠礁、小鸡冠头屿、岱东鸡冠礁、小鸡笼屿、鸡弄礁、鸡冠长礁、外鸡娘礁、里鸡娘礁、小金鸡屿、金鸡外长礁、金鸡里长礁、金鸡尾巴礁、金鸡蛋礁等。嵊泗列岛泗礁岛北隅相邻的金鸡岛,相传金鸡岛名源自金鸡岙门口的小金鸡岛,该岛岛型酷似一只金鸡,又在大金鸡岛(金平)东面,如司晨报晓的公鸡,故以金鸡名之,大金鸡岛古时又名鸡鸣岛,因小金鸡而得名。

  舟山还有个金鸡斗蜈蚣的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定海五雷山上有一只羽毛发光的金鸡,每天一早比太阳公公起得还早,精神抖擞地站立在高高的山顶上报晓,叫醒山下生活在太阳谷里的老百姓起床,荷锄赶牛,岀门耕种田地。村民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播秋收,太阳谷里一派太平和谐景象。

  但不久,这里的平静被一条千年修炼的百脚蜈蚣精打破了。这条来自海边的红头蜈蚣精,长着黑红色背部、淡红色腹部和淡橘红色的百足,体型有十几丈长,一副凶神恶煞的凶狠相。它看上了太阳谷的风水宝地,于是盘踞在山下大溪坑里,经常出来伤害旁边村里的过往行人和牲畜,村民无不怨声载道。雷公为降伏百脚之天龙,竭尽全力打了五个响亮的惊雷,震出了五个深深的雷坑,但狡黠的蜈蚣精早就躲进凤鸣桥下的深潭里,避过了震雷。待年老的雷公累坏了,蜈蚣精伺机又出来作恶害人。

  金鸡和蜈蚣属性相克,只有金鸡才能对付蜈蚣。无奈的雷公只好找蜈蚣的克星金鸡商量,帮助老百姓除恶扬善。侠义心肠的金鸡果然应允除害,金鸡衔来鱼腥草、蒲公英等药草,为被红头蜈蚣精咬伤中毒的山下村民解毒。金鸡还来到凤鸣桥边,提起神气冲着深潭啼叫,震撼得潭水飞溅四扬,潜伏在水底下的蜈蚣精也被天敌这震耳欲聋的啼叫声击穿耳膜,吓得落荒而逃。

  金鸡追上去一口咬住蜈蚣精,蜈蚣精也不肯示弱用百足拼命抵抗,并向金鸡连连吐出毒素。脚爪负伤的金鸡流着血一路追逐着折断毒牙的蜈蚣精,一直追到了黄杨尖山脚下,刚一歇脚换口气,那蜈蚣精已经拼着性命逃到了朱家尖海边,伏在海口那里直喘气。

  后来那儿就成了蜈蚣峙,老天爷罚蜈蚣精毎天从早到晚面向普陀山拜观音,以消自己作下的罪孽。金鸡歇息之地也就成了金鸡山,每天霞光中可听见有一只金鸡在高声啼叫,连太阳谷也听得到是那只为民众除害的金鸡在报晓。

  四、舟山著名土特产——青铜火鸡

  舟山还有一著名土特产一火鸡。火鸡又名七面鸟、七面鸡或吐绶鸡,舟山人也叫青铜火鸡,是一种原产于美洲的家禽。是在墨西哥的瓦哈卡地方首先驯化成家禽的,根据传统,美国人会在感恩节及圣诞节烹调火鸡。英国吃火鸡这种风俗已有近四百年的历史了。据说在1620年的圣诞节,大批来自英国的清教徒移民抵达美洲大陆东海岸罗得岛州的普罗维斯敦。当时,此处还是一片荒凉未开垦的处女地,只有遍布山野的火鸡,于是喜欢吃烤鹅的英国移民发现火鸡比鹅好吃,在印第安人的帮助下,捉火鸡作为过感恩节的主菜。

  第一次鸦片战争时(1840年),英国侵略军侵占定海,传教士将英国火鸡带到舟山。经过当地居民的培育和自然环境的影响,形成了色彩鲜艳的舟山火鸡新品种。舟山成年火鸡头尾削尖,中段浑圆,头部光秃裸露,公母火鸡均无耳叶。喙强健,尖而微弯,青褐色,眼大而明亮,虹彩棕褐色。母鸡冠圆锥形如黄豆大,凸于额前,公鸡冠较发达,伸缩性很大,悬于身前。公鸡胸前还生有一簇特别的冠毛,体躯较魁梧,有发达的“气肫”,能鼓气,借以倒竖羽毛,作特殊表现,以示争艳媲美,颈部还有发达的皮瘤形成皱褶,平时呈青蓝色,形似绶,媲美时能变色,半充血时呈玫瑰色,全充血时呈大红色。除头部生有黑色细短的羌毛和胸、腹下有少数绒羽外,全身披黑色为底、红棕花纹镶嵌、黑白相间、羽端平切的方毛,颈、背部羽毛反光时显青铜色。舟山火鸡野味极浓,具有瘦肉多、脂肪少、肉质鲜嫩爽口等特点。

  徐珂编撰于民国六年(1917年)的《清稗类钞·动物类》载:“火鸡,与驼鸟同类异属,身高五尺余,羽色黑,头小而无毛,颈亦裸,顶有肉冠,胫较驼鸟稍粗短,善走,产澳洲及新几内亚岛。旧说能吞火炭,故名,今简称之曰火鸡。道光时,英人占舟山,携火鸡以来,遂有遗种。今定海人豢之者甚众,岁由甬舶载以至沪,供西人之食者,不可胜数。”舟山火鸡主要分布在舟山本岛一带,其中以定海的外山头和普陀勾山两个地区伺养数量最多,最为著名。1872年《申报》消息说,“二十五日则为西人之一大佳节,盖相传为耶稣诞日也。”圣诞节离不开火鸡,而当时最走俏的舟山火鸡,因“体态别致,肌肉丰满”,当地农家争相饲养,成了定海特产,每年行销上海三四万只。记得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笔者到定海的外山头钓鱼,还看见青铜火鸡吭声吭气 地叫着,在田塍上威风凛凛地大摇大摆而过。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阿能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