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渔嫂拎了桶出门,不出半小时 一桌海鲜就可以上桌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百年渔场,除了墨鱼、带鱼和黄鱼这三样宝贝,还有潮间带丰富的野生贝藻类。

  海岛人从来都不愁吃什么,即便家中突然有客人到访也不会匆匆忙忙,穿上套鞋拎了桶出门,在岛礁上忙活半小时,藤壶、牡蛎、黄螺、拳螺、贻贝、毛娘、胭脂菜通通都装进了桶,再向隔壁邻居要些带鱼,一桌海鲜宴便上桌了,透骨新鲜。

  一阵西风乌贼全部拍上了岸

  后头湾的乌贼趴在海边都没人捡

  如今因为无人居住而红遍国际的“绿野仙踪”后头湾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曾经是繁华一时的地方,郑信根记得那是乌贼最集中的地方。

  “端午请菩萨,端六发乌贼。”从立夏开始,为期两个月的拖乌贼作业就开始了。乌贼多到后头湾村民出门在礁石上就可以随手捡趴着晒太阳的乌贼。

  老百姓抓乌贼最简便的方法便是照乌贼,趁着天黑,开一艘小船,两根棒子连着网伸出去,在中央用柴油浇了松柴点燃,光亮足,又不容易被海风吹灭。一小会儿就是满满一网,一艘小船最高可以有一百担。要方便点,将手电筒蒙了红布,往水里一放,都能照来许多。

  男人夜里捕乌贼,女人便挑着清晨在海边清洗。洗着洗着,觉得有东西在脚脖子上不断地咬着,随手伸到水里一抓,好家伙,老大的一条鲈鱼。原来是鲈鱼闻到了洗剩的乌贼肚子味道,前赴后继地过来。

  郑信根说起这些的时候,眉眼都带着笑,那个年代,大自然的恩赐真是丰富。

  一个猛子下去一网兜的贻贝带上来

  放学了就是孩子们捡贻贝的快乐时光

  56岁的汤兆光是枸杞一名出租车司机,看着童年撒丫子奔跑的地方一点点迎来了游客,打心底里高兴,他总会和游客讲起自己的小时候。

  10岁时,放了学,汤兆光便飞速跑回家,拿了网兜往外跑:“妈,我和同学约了采贻贝。 ”

  潮水未退,贻贝一部分还藏在海底,小孩子们一个猛子扎下去,潜个一两米,一点点地捡拾着岛礁上的贻贝.

  汤兆光心黑,一网兜全满了才肯回去,可是超重游不动,无奈只能从网兜中拿出一部分,分批次地带回岸边。

  当年贻贝是真多,岛礁上遍布,黑漆漆一片。可终究是回不去的童年,汤兆光多希望现在的游客也能体验他童年时的热闹场景。

  黄螺垒得一层又一层

  整个崖壁爬满黄螺刷拉拉掉下来差点把船砸翻

  “三月三,黄螺爬上滩,东一滩,西一滩,笑死老绒盘。”嵊泗老人家都知道的顺口溜,说的就是黄螺之多。

  农历三月,恰是丰水期,黄螺按习性都爬上了岸。如今72岁的李明全在还是十八九岁小伙子时,开船经过枸杞边上的崖壁,船的马达声惊动了敏感的黄螺,它们像乌龟似的一缩脖子,瞬间黑压压一片排山倒海地掉了下来,差点就把整艘船给压垮了。

  待到李明全第二天再经过这个崖壁时,看到黄螺又爬满了。

  叶永祥回忆起家门口的岛礁,黄螺一层叠着一层,爬满整片礁石,就像如今的蜂巢一般。小时候他带着弟弟去捡螺,没多久一桶就满了,那些个子小的黄螺根本看不上,更别提什么马蹄螺、荔枝螺之类的了,捡都不愿意捡。毛娘、胭脂菜、佛手、拳螺、牡蛎到处都是,牡蛎都有成年人两个手掌那么大。

  如今,从叶永祥的房子看出去还能看见礁石,只是没了当年螺遍地的场景。

  一百多斤的毛鲿鱼鳞片都有手掌那么大

  一抓就是三四条回来邻居分着吃

  除了捕鱼,海岛人也撑条小船在岛礁附近钓鱼。

  李明全记得自己17岁时去钓毛鲿鱼,用点虾壳,一晚上钓上三四条一百多斤的不成问题。毛鲿鱼一旦咬上了钩,就挣脱不掉,接下来就是一场力量与智慧的对决。

  毕竟是一百多斤的重家伙,一番博弈后,便是李明全收获的时候了。好家伙,一个鳞片就和李明全的一个手掌一般大,两个人合力才能把它弄上船。

  回到家后,一百多斤的鱼斩开,东家一份,西家一份,晒做鱼鲞也是极好吃的。

  要说海岛人最爱吃的还是石斑鱼。那时的石斑鱼,大的有七八斤重,小的少说也有两三斤。石斑鱼的味道吃起来有点鸡肉味,所以也被叫做“鸡鱼”。石斑鱼烤芋艿,这可是李明全心中的一级菜,“吃过奉化芋艿头,走过三关六码头,人生也就没什么遗憾了。”李明全哈哈一笑。

  一只乌贼作饵一天钓了五百斤鱼

  李明全还记得一天早晨,他和好友开着一条船出去钓鱼,也没什么工具,就一条线加一只乌贼作鱼饵,放到深达40米左右的海水里,一钓一个准。

  两三斤重的虎头鱼,眼睛铜铃般大,特别亮;8斤重的鲫鱼、十多斤重的鮸鱼,绳子放下去就马上能感觉到底下一沉。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李明全松了松手对好友说:“你接着钓吧,我不要钓了,手都钓得疼死了。 ”

  载着一整船的鱼货,李明全回家一称,足足500斤。

  开船出去的时候,李明全就拿一根绳子,在一端绑上一个白布条,坐在岛礁边往海里一丢,很快也有鱼儿上钩。“鱼多到现在小孩子听着像听天方夜谭一样。”李明全说。他的眼神里带着笃定,那是他真真切切经历过的故事。

  “现在渔业资源保护意识越来越加强,最近还出了一个条例,挺好挺好,我们这辈子是看不到渔业资源恢复到以前的兴盛了,希望后辈们有一天能感受到我们年轻时经历过的鱼满舱场景。”采访结束,满头白发的郑信根若有所思地说。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黄燕玲 龚旭 罗存国 CseaC.com-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