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临城,承载了吴越国王最后的一丝仁义之情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勾践塑像

  一 舟山最古老的历史地名——甬东

  舟山古城,最早是始建于唐代开元二十六年(738年)的翁山县,北宋时改称昌国县,清康熙皇帝赐名定海山,改称定海县。在唐代以前,舟山还曾被称为“翁洲”。那么最早载入史册的舟山古地名又是哪一个呢?

  春秋时候,舟山已经有一个地名了,那就是甬东。

  我国第一部叙事详细的编年史著作《左传》,其在讲述春秋吴越争霸的结局时,说:哀公二十二年,冬十一月丁卯,越灭吴。请使吴王居甬东,辞曰:“孤老矣,焉能事君? ”乃缢。越王勾践想把亡国的吴王夫差安置到甬东这个地方,这里的甬东就是指舟山岛。三国时期史学家,吴国的韦昭在《三吴郡国志》中曰:“甬句东,今句章东海外洲也。”西晋学者杜预注《左传》时也认为:“甬东,越地,会稽句章县东海中洲也。 ”甬,就是甬江;句,就是古代句章县。春秋时期的甬东,就是甬江之东的边远海岛——舟山。元代诗人吴莱曾作《甬东山水古迹记》一文,对当时的昌国州(舟山)各地的风光进行了描绘。从春秋到宋元,甬东一直是舟山的代名词。

  今天的甬东,是指属于临城新区的甬东区块,在清代则是指甬东庄,从光绪年间的《定海厅志》所记载的《甬东庄图》看,其辖区包括定海古城外围的一大片地域,东起黄土岭,西到晓峰岭,北抵叉页河岭,南靠海岸。

  历代舟山还有甬东村、甬东桥的记载。南宋时期,舟山出过一个叫余天锡的宰相,关于他的籍贯,元大德《昌国州图志》是这样记载的,“余天锡,字纯父,自号畏斋,世居甬东村。”这个甬东村,就在昌国州城的东边。《昌国州图志》还记载有“甬东桥”的地名,“甬东桥,去州十五里”。这个“甬东桥”,在《甬东庄图》中指的就是现在的甬东桥一带,旧时定海乡谚云:“十里甬东桥,廿里章家庙”。自古以来,定海居民往东步行至沈家门,有两个必经的地方,那就是甬东桥和章家庙。从定海城内出发,越过西溪岭,登上五步岭,行至甬东桥刚好是十里;再从甬东桥往西到章家庙,又是十里。

  二 舟山最古老的历史典故——甬东之悔

  历代舟山有很多民间故事,如徐偃王的故事,葛仙翁的故事等等,但大都属于后世的民间传说一类。载入《二十四史》之《史记》、《旧唐书》等史书中、影响比较大的典故,则当属“甬东之悔”。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也曾经引用过这个“甬东之悔”的典故。

  东晋十六国时期,北方前秦、前燕两国相争。前秦国内不稳定,前燕国的一些有志之士也认为这是吞并强敌的最好机会。已经投降前燕的秦魏公苻廋,竟然“胳膊往外拐”写信给燕国的吴王慕容垂和皇甫真:“苻坚、王猛,皆人杰也,谋为燕患久矣;今不乘机取之,恐异日燕之君臣将有甬东之悔矣! ”这个甬东之悔,引用的就是春秋时期吴王夫差英雄末路的故事。

  不仅是《资治通鉴》,《旧唐书》在讲述唐“复国五王”的故事中也有类似的“甬东之叹”说法:“昔夫差入越,勾践保于会稽,不听子胥之言,而有甬东之叹。此五王除凶返正,得计成功。当是时,彦范、敬晖握兵全势,三思、攸暨其党半歼,若从季昶之言,宁有利贞之祸? ”唐代神龙政变中的五位功臣张柬之、敬晖等发动政变时,洛州长史薛季昶曾劝敬晖和张柬之一并诛除武三思,但敬晖与张柬之不听。政变之后,武三思得到唐中宗和韦皇后的相助,得以把持朝政,祸患天下,复国功臣“五王”最终皆被流放。这里的“甬东之叹”成为“不听忠言逆耳”的代名词。

  那么吴王夫差的“甬东之悔”,又在悔恨些什么呢?

夫差塑像

  三 甬东之悔——吴王夫差的英雄末路

  这位吴王夫差,“春秋五霸”之一,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位英雄。

  夫差的英雄霸气,常常被一些文学作品中所塑造的昏君形象所掩盖。其实,夫差是集春秋霸主和亡国之君于一身的特殊人物,他有才干,有毅力。当年吴王阖闾伐越,战死之前对儿子夫差说“不要忘记报越国之仇”,夫差牢牢记住这个嘱咐,每天叫人提醒几回,一清早起来他手下人就敞开了嗓子吼:“夫差你忘记越王杀你父亲了吗? ”夫差常常流着眼泪说:“不,不敢忘”。因而在位初期,他胸怀大志,能自我克制、约束、警惕,发奋图强,在灵岩山练兵期间,他贵为吴王却睡薪草、吃粗粮,与士兵共苦,苦练斧术,身先士卒,终于打造出三千精兵,不仅使越国臣服于吴,甚至金戈铁马,气吞万里,横行南北而不可一世,“欲霸中国以全周室”。夫差也是仁义之君。吴王夫差兵力最强,同时他也守礼,尊敬周王。吴王夫差没有吞并任何一个国家。吴王夫差是依靠最强大的兵力和尊崇礼仪,登峰造极,一跃而成为春秋时代的第四位霸主。

  对于勾践,夫差也是“仁而不慈”,饶恕勾践、保留越国,或许是出于稳定后方的考虑,毕竟当时的越国虽然战败,但是国力尚存,地盘也非常复杂,还有难以驾驭的外越夷族等,要想一口吞掉越国,不容易而且有可能两败俱伤。为了实现称霸中原的战略,夫差因此对屈膝称臣的勾践网开一面,也借此树立自己“仁义”的好口碑。

  好大喜功的夫差虽然认识到争霸要有稳固的后方,必须先灭越,但是禁不住霸主宝座的诱惑,最终不听伍子胥“今不灭,后必悔之”的忠告,被“外执美词之说,内怀虎狼之心”的勾践所迷惑,在勾践奴颜婢膝面前丧失警惕,猖狂而自信地认为越国已经完全归附,而一心北上争霸,两败齐国之后,夫差竟然相信谗言而赐死了“不同意见者”伍子胥。得意忘形的夫差于周敬王三十八年(公元前482年)会诸侯于黄池(今河南封丘西南),吴国的霸业到了顶峰。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曾经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的勾践,乘着夫差北伐、吴国空虚的良机,攻打只有老弱残兵据守的吴国,一举灭之。夫差闻讯,挥师救援,吴国只剩下了一座姑苏城!

  夫差派手下一个叫王孙雒的大臣前往求和,希望放吴国一条生路,保留吴国,愿意臣服。面对曾经有“不杀之恩”的仇敌,勾践“不忍其言”,意欲放虎归山,但是被老谋深算的范蠡给拦住了。吴国最终还是被灭掉了,但是勾践坚持赦免夫差本人,并在甬东给夫差安置了居所,“寡人其达王于甬句东,夫妇三百,唯王所安,以没王年。 ”(《国语·吴语》),这个“甬句东”,就是我们舟山群岛的甬东。

  将成亡国之君的夫差,最终没有选择像当年的勾践那样去苟且偷生。宁可站着生,不愿跪着死,夫差还是表现出大丈夫的气概,谢绝了勾践的美意,“吾老矣,不能事君王,遂自杀”(《史记·吴太伯世家》)。傲骨凛然的夫差不愿意国灭而苟活,无颜面对自己的臣民,最终拒绝成为俘虏。

  英雄末路,也有反思的那一时刻。临死前的夫差,感觉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伍子胥。《国语·吴语》记载:“将死,使人说于子胥曰:‘使死者无知,则已矣;若其有知,吾何面目以见员也! ’遂自杀。 ”这里的“员”,就是伍员,字子胥。

  夫差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不听伍子胥的话。《史记·吴太伯世家》:“吾悔不用子胥之言,自令陷此”。这就是“甬东之悔”典故的历史渊源。

  想当初,夫差主张释越伐齐,伍子胥坚决反对,“越之在吴,犹人之有腹心之疾也。 ”其多次劝谏,并不惜以死相谏,如今忠言逆耳声声犹在!夫差悔之晚矣,“甬东之悔”充满了英雄末路的悲剧色彩。

  四 甬东——吴越相争的恩怨之地

  春秋时期的甬东,已经是有常住居民的渔盐之地。勾践消灭吴国,但愿意放夫差一条生路,将其安置到甬东这个边缘海岛,那么勾践为什么偏偏选择舟山这个地方呢?

  从策略上考虑,悬水海岛,在交通不便的古代,犹如一座天然监狱,可以完全禁锢夫差,夫差从此再没有“咸鱼翻身”的可能。

  从感情上看,勾践对夫差或许还怀有那么一点儿恻隐之心。不仅当年夫差曾经饶恕过勾践,而且夫差还曾经封地给勾践,把句甬(今宁波)连同甬东这个地盘送给了勾践。

  春秋时期的甬东,一度还是吴国的地盘。

  春秋时期的甬东属于东海外越。根据汉代吴越地方史《越绝书》中出现的零星资料,一些史学家考证,东海外越可能分布在今舟山群岛,春秋战国时期与越国关系密切。在越国与吴国的战争中,外越是帮助越国而与吴国敌对的。《越绝书》卷第二:“娄门外力士者,阖庐(闾)所造,以备外越。 ”

  关于阖闾与外越的战争,还有一个发现舟山海鲜美味大黄鱼的历史故事。唐·陆广微在《吴地记》中载:“阖闾入海逐东夷,见海中金色逼海而来,所司捞其鱼,食之甚美,三军作战勇敢,东夷降吴纳款,王因鱼味美,遂于美下着鱼为鲞字。 ”

  吴国与外越的战争,最终的胜利者当然是吴国,甬东自此纳入吴国的地盘。

  还有一种说法,说是在吴越战争中,吴王夫差率军在夫椒(今江苏太湖洞庭山)大败越军后乘胜略地,一举拿下句甬。不管怎么说,句甬乃至甬东曾经都是吴国的吞并之地。

  那么,后来为什么吴国又把甬东这个地方增封给越国呢?

  这是因为越国曾经跟随吴国一起伐齐,公元前484年,吴王夫差兴师十万,三千越兵冲锋在前,大胜。吴王夫差作为报酬以句甬之地相赠,越王勾践的领土从东之炭渎(今余姚一带)延伸到句甬东。

  句甬乃至甬东,这个地域多多少少承载了夫差对勾践曾有的一丝仁义之情。或许是出于投桃报李的考虑,勾践这位复仇成功者首先想到甬东这个地盘,去安置夫差这个败者之寇,让夫差做一个小国之君。越王勾践赐夫差甬东“三百家”,夫差若是委曲求全,蒙羞前往甬东苟且一生,甬东则成之海中一“邑”。夫差最终没有成为勾践的阶下之囚,他也没有来过甬东,但是舟山还是遗留着一些关于他的民间故事和老地名,如临城地区的吴家山下、吴榭等地名,那是春秋乃至秦汉时,徙居甬东的吴人后裔为纪念其先王,于甬东建榭台、祠庙以祀夫差,故名。也有民间传说,夫差自杀未成,忍辱屈居舟山岛,临城地区就是当年的“吴王夫差谪居地”。

新城一隅

  五 传统诗词中“甬东”的文化蕴含

  甬东之悔的典故被写入《史记》、《旧唐书》等经典史书,吴王夫差英雄末路的故事成为历代文人咏史叹世、借古喻今的绝好题材,在传统诗词中“甬东”一词的出现频率还是比较高的,诗人们从不同的视角对“甬东”地名的文化蕴含进行了诠释。

  其一,甬东之悔,首先让诗人们想到的是越国勾践卧薪尝胆、知耻立志、奋发图强的精神,想到夫差穷兵黩武、骄狂忘形的历史教训,由此借怀古来讽今,警示当局者,居安思危。

  刘禹锡《登吴古城歌》,诗云:“越王尝胆安可敌,远取石田何所益。一朝空谢会稽人,万古犹伤甬东客。 ”这里的“甬东客”,明指夫差,暗喻唐玄宗,借“甬东之悔”的历史典故来揭示安史之乱的爆发,根源在于唐玄宗的统治。以“远取石田”讽玄宗开疆拓边,以“越王尝胆”反讥玄宗的纵情声色。

  又如,宋代胡宿的《馆娃宫》:“犀甲三千越骑雄,平明来袭馆娃宫。君王不得西施去,万户哪能住甬东。 ”此诗咏越王勾践献美女西施于吴王夫差,争得休养生息之机,终得灭吴之事。

  其二,也有不少诗歌以“甬东之悔”刻画夫差不肯苟且偷生的勇士风格。如清道光年间诗人汪椿年作《夫差庙》诗云:“遗庙荒凉夕照中,土人犹仰大王雄。三吴虽没英姿在,不肯偷生寄甬东。 ”

  民族英雄张煌言被清兵俘虏,其押往杭州途中吟唱的那首诗以《甬东道上》冠题,读来却颇有英雄无悔的气概:“国亡家破欲何之?西子湖头有我师;日月双悬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 ”

  其三,诗人们借“吴王夫差谪居地”——甬东这一历史地名,常用作咏遗民退居归宿地的典故,“甬东”成为“故地”的代名词。

  陈允平《蕙兰芳引》一词中云:“叹归去来兮,何日甬东一曲”。词人生活在宋末元初,词作于南宋亡国之后,陈允平借典故表明自己不愿意仕元而渴望退居越地乡里。

  其四,在一些诗人的笔下,甬东则成为失败者的代名词。

  柳亚子1949年3月参加毛泽东在北平举行的宴请,宴后赋诗四首,其中有一首诗云“百万大军渡江好,夫差授首甬东天”。诗中柳亚子欢呼革命的胜利,期盼百万大军过长江,推翻反动政府。

  传统诗词中甬东地名的含义还有很多,“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诗人们对“甬东”这一舟山老地名的文化解读也同样是多姿多彩的。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孙峰/文 王建富/图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