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民国文人陈去病与《游普陀志奇》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近代诗人陈去病,是民国时期著名的文化团体南社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民国时期著名的革命家、思想家、学者。陈去病早年参加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为宣传革命不遗余力。

  陈去病和《游普陀志奇》

  1916年(民国五年)八月,孙中山先生有普陀山之游。在佛顶山慧济寺附近,孙中山独见海市蜃楼奇景,遂命陈去病代笔,写下《游普陀志奇》一文,具名“孙文”,盖上“月白风清”印章(孙中山印),赠予佛寺。当时陈去病陪伺孙中山先生考察浙东,一直追随左右,前后长达9天,孙中山欣赏陈去病的文笔,多次嘱托陈去病作诗记游。舟山文史学者徐静波等对《游普陀志奇》一文来历都做了充分的考证,并得出结论:《游普陀志奇》一文是由时任浙江省民政厅秘书的陈去病代笔书写,《游普陀志奇》手迹原为净土庵当家所藏。《游普陀志奇》,虽是陈去病所书写,但也是孙中山先生在舟山留下的一件非常重要的历史文物,可谓是普陀山的镇山之宝,但是后来这件文物珍品却不翼而飞,可惜哉!

  《游普陀志奇》是否还有复本?

  其实,《游普陀志奇》手书的原件可能不止一件,在原建康舰舰长任光宇手里或许还有一份原件。

  此事记载于《任氏旧藏孙中山先生<游普陀志奇>》一文,该文是民国时期广西桂林学者朱荫龙写于1949年2月。文中的任氏,即任光宇先生,字宙存,福建闽侯人,中国海军舰长,后成为广西前线抗日将领。据《任氏旧藏孙中山先生<游普陀志奇>》介绍:“民国五年,先生任建康舰舰长时,尝侍孙中山先生出巡浙海,薄游普陀,一睹神光之异,中山先生有《游普陀志奇》一文,手书付慧济寺僧,至今奉为海山法镇。先生时亦获得一本,守为秘宝。愚尝见其留影,笔至遒劲,文奇事奇,因录布之,以贻世之好谈孙中山先生掌故者。 ”文中所摘录的《游普陀志奇》和普陀山上发现的《游普陀志奇》原文基本一致,有少数几个字因影印关系不易辨别,各有一些出入。

  1938年,任光宇由南京调往桂林,在李宗仁、白崇禧手下任少将高参,参与指挥西南战区的陆海空三军对日作战,1940年,日军侵犯桂林,李济深指名请任光宇负责主持保卫大西南之战。可能就在这段时间朱荫龙有幸看到任光宇所珍藏的《游普陀志奇》。朱荫龙文中提供了《游普陀志奇》的一个值得重视的信息:“先生时亦获得一本,守为秘宝”,即任光宇将军处也有《游普陀志奇》一本原件。只是任光宇不轻易示人,故朱荫龙也只“见其留影”。由于朱荫龙先生已于1960年去世,文中的细节不能与其本人探问。到底任光宇处有没有原件?如果有原件,是孙中山所书还是陈其病所书?和现有的《游普陀志奇》照片是否一致?这成为一个历史之谜。要解这个谜,或许还要从任光宇将军的后人处打探。

  据相关资料介绍,任光宇是一位儒将,他喜好读书,家有藏书万余册。更重要的是,任光宇写得一手好字,向他求题字者很多。作为书法爱好者,任光宇收藏孙中山或者陈去病《游普陀志奇》的书法真迹,还是有一定可能性的。任家把孙中山《游普陀志奇》当作传家之宝“守为秘宝”,必然留存后人。抗战期间,任光宇因积劳成疾,病逝于广西前线。任光宇家族的后人多数都是大学教授和高级工程师。在此笔者抛砖引玉,希望引起文博部门的重视,能够找到任光宇将军的后人,探求《游普陀志奇》真迹之谜。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孙峰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