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元朝昌国禅僧明极楚俊曾经远赴日本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日本幕府接待僧人图

  东亚“海上丝绸之路”,也可以说是“海上典籍之路”。唐宋以来,许多赴日商人、僧侣等携带了中国的各种典籍书画,把中华文明传播到东瀛之国。元代,有一位舟山籍高僧,曾携带两千多件典籍到日本,他是日本五山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后来被日本天皇赐予“佛日焰惠禅师”称号。他就是昌国禅僧明极楚俊。  

  提示:

  元朝赴日禅僧中,有两位与舟山有关的禅宗大师:一位是一山一宁,他原籍台州临海,担任过祖印寺、宝陀寺(今普济寺)住持,曾经任江浙释教总统,奉元朝国书出使日本,被称为“宋地万人杰,本朝一国师”。另一位是明极楚俊,他是庆元府昌国州(今舟山)人,与一山一宁不同的是,他是应日本幕府之邀请而去,由幕府执权派专船专使,专程到中国来请,他所住持的南禅寺,被日本尊为“天下第一名山,位在五山之上”,明极楚俊也因此堪称当时日本佛教界的领袖人物之一。

  这两位高僧,文学书法俱佳,都是日本五山文化的代表人物,也都是中国佛教史上的著名高僧,为传播中国佛教文化做出了贡献。他们的成就,让我想起方牧老师的一句话“论文不敢小舟山”。舟山,这一座具有一千两百多年建城历史的海岛古城,历代文运昌隆,才俊辈出,文化底蕴确实深厚。

  一 明极楚俊出生于舟山黄姓人家

  关于明极楚俊的籍贯,由历史学家郑天挺担纲主编的《中国历史大辞典》是这样介绍的:“明极楚俊。元庆元昌国(今浙江舟山)人,禅宗僧人。俗姓黄……天历二年(1329),偕同日本入元僧人物外可什、天岸慧广等到日本,受到日本朝廷和幕府礼遇。历住镰仓之建长、南禅、建仁等寺,公卿、武士从学者众,对中日文化交流作出贡献……”

  查阅《佛日焰慧禅师明极俊大和尚塔铭》(注:明极俊,即明极楚俊)等相关史料发现,明极楚俊出生于南宋末期的景定三年(1262),是昌国县一户黄姓大人家的孩子,家境殷实,父母从小把他送到私塾,学习儒家知识。原本可以成为儒士的他,放弃了科举之路。他身性孤洁,不喜尘世之污浊,十二岁就毅然削发,在昌国出家礼佛。他先后驻锡南京奉圣寺、宁波瑞岩寺、普慈寺(昌国,今舟山)、金华双林等寺院,后又入杭州径山、灵隐、宁波天童等寺院,为首座。在宋元时期,这些寺院与日本禅僧多有联系,寺中有不少高僧赴日传播佛教文化,有的寺院还是接受日本“留学生”——来访日僧的名山古刹。如,杭州径山,山上有唐代古刹,建于天宝元年(742)。至南宋,宋孝宗亲书“径山兴圣万寿禅寺”,嘉定年间被列为江南“五山十刹”之首。宋元以来,杭州径山的赴日高僧,有兰溪道隆及其弟子龙江宣德等11人,一山一宁及其弟子石梁仁恭,还有大休正念等高僧。而日本禅僧入元在径山学习禅理的更是不可胜数,径山因此成为日本临济宗和日本茶道之源。

  在径山担任首座期间,明极楚俊结识了日本入元僧人天岸慧广等人,日本僧人们十分钦佩明极的学识,邀请他赴日弘教,遂与“明极和尚有宿昔之约”。不久,明极楚俊在日本也是名声鹊起,引起日本幕府的器重。元天历元年(1328年),日本幕府执权北条高时,派遣僧人士林得文(文侍者),预备了专门的“明极楚俊招请船”,前往中国迎接明极楚俊东渡。

  这艘“明极楚俊招请船”,其实是一艘日本商船,日本幕府同意这艘商船到中国经营贸易,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接送明极楚俊东渡日本。

明极楚俊与日僧天岸慧广的唱和诗稿《过碧岛》

  二 赴日海路上的吟诗唱和

  天历二年,即日本元德二年(1329)五月,已经六十八岁高龄的明极楚俊,带着徒弟懒牛希融,和日本僧人天岸慧广、物外可什、雪村友梅,以及宁波象山籍僧人竺仙梵仙等,乘上了这艘“明极楚俊招请船”,踏上东瀛之路。到六月份,终于抵达日本博多港。

  这位日本高僧雪村友梅,就是普陀山高僧一山一宁的弟子,那时正好在中国各地游学,此次也顺便搭乘商船回国。

  雪村友梅、天岸慧广等日本僧人也都是写得一手好诗的饱学之士。这一路之上,明极楚俊和禅僧们苦中作乐,吟诗唱和。一行人以“洋中漫成”“苦无风”“祷风”“喜见山”、“过碧岛”“到岸”等为题,留下诗作30多首。抵达日本以后,明极楚俊把这些诗篇抄录、整理,装帧成一幅卷轴。竺仙梵仙的诗集《来来禅子东渡集》也收录了此次航行途中禅僧们吟咏的诗篇。

  明极楚俊《过碧岛》一诗的墨迹,近日在荣宝斋(南京)2017年春季拍卖会上亮相,最终收槌成交价126.5万元。这轴行书《过碧岛》所录二诗,第一首即天岸慧广《过碧岛》原诗,第二首应是明极楚俊依韵唱和之作。

  天岸慧广诗云:信道巨鲸吞海尽,玲珑岩石露珊瑚。人间知贵不知价,照夜团团明月珠。

  明极楚俊诗云:碧岛波心怪状殊,世传崖石产珊瑚。此疑未决终宵玩,夺夜光吞数颗珠。

  诗歌中的碧岛,可能是今琉球群岛的某个珊瑚岛,故有“世传崖石产珊瑚”之说。诗歌的落款为“前双林明极叟”,因为明极楚俊曾经在金华义乌的双林寺担任住持。双林禅宗道场,早在唐宋时期就有日本僧人慕名在此修禅,因此在日本也颇具知名度。

  明极楚俊的书法极为精彩,有人评价他的风格:“运笔流畅自然,连贯潇洒,下笔强劲而有力度”,明极大师很善于运用笔锋,书法表现古澹清和,不失晋人法度。还有人把明极楚俊的字与赵孟頫相比,认为“明极楚俊的书法更加飘逸飞纵,体态自能绝出,笔笔合于法度”。

  宋元时代,浙东地区的禅僧能诗善文,书画造诣颇高,并形成在禅学精神影响下的特殊书风,出现以兰溪道隆、一山一宁、明极楚俊等为代表的赴日禅僧,形成特殊风格的禅僧墨迹,并以其明显的时代特征和地域特征成为书法史上的重要现象。随着现代书画收藏市场的兴起,借助互联网的传播,这些曾经深藏古刹或散落民间的高僧书法圣迹渐现,光华永放!

  三 他是古代舟山籍藏书家,带了很多典籍去日本

  东亚“海上丝绸之路”,亦称“海上陶瓷之路”“海上茶叶之路”,其实也可以说是东亚“海上典籍之路”,也就是浙江工商大学王勇教授首倡的“书籍之路”这一学术创意。元代,虽然中日两国没有正式的官方往来,但随着民间往来的日益频繁,借助海上交通,典籍传播之路十分宽广。大量入元的日本禅僧,通过商船的托运,把中国的佛儒经典著作和书画带回日本,同时元朝大批雕工受邀赴日,促进了日本印刷出版事业的兴盛和佛儒典籍的印刷流行。

  明极楚俊是一位“书虫”,自小记忆力超群的他,曾历经各大寺院,熟读禅学经典,又博览群书,对于读书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爱。明极楚俊又是有心人,在他的心目中,此次东渡,送给彼岸人民的最好礼物,就是书!

  那么,明极楚俊这次东渡日本,到底带去了多少书籍?

  据东北师范大学王明兵教授引用《大日本佛教全书》的记载,明极楚俊所带典籍达2103卷。其中“律宗经书327卷,天台章疏716卷,华严章疏175卷,儒书265卷,杂书463卷”,而且还有许多“图画碑帖器物”。

  两千多卷的图书资料,装运成大包小包,从浙江一路搬运到福州,然后通过这一艘“明极楚俊招请船”,传播到东瀛之国。王勇教授对“海上书籍之路”有一段富有诗意的评价:“大海,船队,东方,旭日东升,运载的是飘香的书籍,这是古代的书籍之路。 ”通过“海上书籍之路”,中国的典籍传播到海外,对东亚诸国的文化发展、社会进步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大批汉文典籍在日本的传播,使得当时日本的“五山禅林”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繁荣。这些书籍犹如文明的种子,撒播在东瀛大地,中华文明的精神创意在东瀛生根发芽,对日本文化的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巨大影响。

  明极楚俊是宋元时期“海上典籍之路”代表人物。从数量上看,明极楚俊一行所带典籍达2103卷,这一数量在东亚“海上典籍之路”历史上也是名列前茅的。

  从这一批东输日本的典籍种类看,明极楚俊的视野非常宽广,这和他从小所受的教育有关。自小入读私塾的明极楚俊儒学功底扎实,对书画等艺术也颇有造诣,甚至对民俗文化也有兴趣,故备有杂书463卷,以及众多的“图画碑帖器物”。这些典籍文献资料一部分可能是民间僧人、学者馈赠的物品,而大部分可能是明极楚俊自己收藏的典籍,其寺院里收藏的文献可能还要多。因此明极楚俊堪称是舟山籍的藏书大家。在古代浙东藏书史上,舟山藏书历史向来没有落入研究者的法眼,而《大日本佛教全书》关于明极楚俊的记载则填补了舟山藏书史的空白。

十四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贸易船

  四 自成一体的禅宗“明极派”

  明极楚俊赴日以后,先在兵库县广严寺开山,后应幕府执权北条高时之请,先后住持建长、南禅、建仁等名刹。日本后醍醐天皇召见,请他入宫参法,奏对称旨,赐予“佛日焰惠禅师”之号。日本建武元年(1334),明极楚俊所住持的南禅寺被升为“天下第一寺”,位在五山之上,明极楚俊也因此成为日本佛教界的翘楚。跟随明极楚俊习禅的不仅有僧人,还有诸多公卿、武士等,化导甚众。

  作为禅僧,明极楚俊在日本不仅宣扬佛法,而且著书立说、开坛讲道,传授儒、道学说,成为当时日本五山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并形成了自己的学派“明极派”,为古代日本禅宗二十四派之一,传法中心主要为镰仓建长寺。

  五山文化,指从镰仓至江户初期,日本五山禅僧通过来华禅修和典籍输入为主要形式的文化传播,模仿宋之“五山十刹”建制而兴起的汉文化运动。当时日本模仿宋制,在日本的政治中心镰仓及京都也设立了五山十刹。随着大批寺院的建置,再加上受到中华文明的辐射,日本佛教界的学术风貌焕然一新。五山禅僧们一改往昔专修佛业、打坐念禅的修道模式,逐渐形成习儒、研究汉典、吟诗作画、聚众论辩等诸种修业方式。日本禅僧对中华儒学和道家学说都充满了极大兴趣和不浅的汉学识见。

  明极楚俊就是主张儒释道“三教合一”的代表人物之一。明极楚俊在《三教图赞》一文中说:“三教圣人,各立本法。儒教大雅之法,其行端确无邪。释教大觉之法,其性圆融无碍。道教大观之法,其法廓达无滞。如鼎三足,缺一不可。 ”三教各有所用,何必要分个你我彼此?并作诗云:“万法既然归一默,诸经何用分三乘? ”

  除了传道,明极楚俊还通过参加各种聚会,与禅僧、文人、公卿,甚至还有武士聚集一堂,品五山茶,欣赏中国的绘画、工艺品,谈禅论诗。期间,明极楚俊在日本留下了不少书画作品和诗歌文章,有《明极楚俊和尚语录》六卷,其中有《明极楚俊遗稿》收录其诗文;与日僧梦窗及其徒有唱和之事,留下诗轴《梦窗明极唱和篇》流传;此外还有不少书画及题赞传世。

  在《明极楚俊遗稿》中有不少关于普陀山题材的诗篇,如“云山朵朵白衣相,江树森森紫竹林。即此圆通真妙境,何须南海远参寻”等等。

  日本建武三年(1336)九月,明极楚俊圆寂于建仁寺,享年75岁。

  明极楚俊是东亚“海上丝绸之路”史上的重要人物。明极楚俊这位元代高僧,以六十八岁高龄赴日东渡,他集禅僧、书法家、诗人、藏书家等于一身,对日本禅宗、文学、书法影响巨大。对于这样一位从昌国海岛走出去的著名禅僧,我们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如,明极楚俊的最早出家地在昌国州的哪一座寺院?他留下的诗文篇目总共有多少?其中关于昌国故乡的内容又有多少……这一切,值得舟山文史界进一步系统整理研究。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

  (作者单位:浙江国际海运职业技术学院舟山群岛文化研究中心)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孙峰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