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香港并非远东殖民地首选:英国人为何窃据舟山?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从1841年英国武装占领香港,到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作为英国殖民地的香港走过了156年的历史。事实上,英国人最早想窃据的在华殖民地并不是香港。1839年11月,正值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在写给英国驻华商务监督义律的机密信函中,透露了一个足以改变中国近代史的惊天阴谋。信函里透露了英国远征军准备侵华的战略部署,尤为引人瞩目的是,英国政府已考虑在华谋划一块用作英军战时休整,将来可作为便于英商来华贸易的根据地,“陛下政府有意要永久占有这块地方,使之成为英国在远东的又一块海外领土”。信函中提及的地方不是珠江口的香港岛,而是长江出海口的舟山群岛。那么,英国人为什么要窃据舟山?又是什么原因使得英国人放弃舟山,转而将侵略目标转向香港的呢?

  觊觎已久的舟山群岛 

  舟山群岛莅居浙江东北部沿海,是中国境内最大的群岛。它宛若一盘银珠镶嵌在东海之滨,西北面毗邻杭州湾,是长江、钱塘江、甬江三大水系出海口汇聚之地,东面直临浩瀚无垠的太平洋。舟山地处中国经济最发达、物产最富庶的江南地区,是扼守苏、浙、闽三省的要冲,也是南北海运的必经之地,同样是中国沿海最大的渔场。舟山毗邻上海、杭州、宁波等东南都会,离朝鲜、日本等国亦较近,战略位置十分险要。自古以来,舟山一直都是中国重要的对外商贸港口,也是中国沟通海外的窗口。

香港并非远东殖民地首选:英国人为何窃据舟山? 

  

  16世纪中叶,葡萄牙人占据了舟山的六横岛,他们与倭寇、海盗等混迹于此,并对外宣称双屿港为自由贸易港。1548年,在历经20多年的盘踞后,六横岛被平定倭寇的明军所收复。此时的欧洲政局也悄然发生巨变,葡萄牙和西班牙等老牌海上强国逐渐被兴起的荷兰与英国所取代。1588年,英国人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一跃成为海上霸主。随着英国国力的日益强盛,他们急切渴望打开庞大的中国市场,尤其希望在中国沿海地区寻找一块像澳门一样,属于英国人自己的在华据点。1685年,在平定台湾后,清政府开放海禁,给英国人再度来华提供了契机。当时,清政府在东南沿海设置有江、浙、闽、粤四处海关,负责来华通商事宜。1698年,浙海关在舟山的定海设置红毛馆,专供外国商人及水手寄宿。为了扩大贸易,1700年,英国东印度公司意图在定海筹设英国商馆,但遭到清政府的严词拒绝。1753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委任洪仁辉尝试在宁波开设一个分公司,以便尽快打开中国市场。1755年,由洪仁辉率领的商船抵达舟山定海,并在此贸易。英国商船来华携带有大量武器,引起了浙江地方官员的高度警觉。1757年,当洪仁辉再度来定海贸易时,浙江地方官员没收了他的半船货物,并收缴了所有船上的火炮,浙江巡抚当即明令洪仁辉立即离开浙江。洪仁辉不听劝阻,扬帆北进,一直抵达天津塘沽,并试图去北京觐见乾隆皇帝讨要说法。后来,经天津一地方官员协助,将其申诉状上报朝廷,洪仁辉就返回广州等待朝廷回复。当洪仁辉抵达广州后,两广总督缉捕了洪仁辉,判其流放澳门3年,今后不准来华。协助洪仁辉呈递申诉状的天津地方官员也因私通洋夷罪,斩立决。

  按照清代海关的职责划分,浙海关主要负责中国与朝鲜、日本等东亚国家间的贸易往来。为了减少英商来浙贸易,浙海关多次提高关税税率,迫使英国人弃浙就粤。尽管如此,巨大的商业利益驱使英商赴浙贸易。很快,乾隆皇帝下发谕旨,明文规定今后洋人来华贸易仅限广州一口,定海的紅毛馆也随之废置。但是英国人并未善罢甘休,1793年英国特使马戛尔尼携带英女王亲笔信来华觐见,借向乾隆皇帝恭贺生辰的名义,提出将舟山附近的一处岛屿让与英国用作货栈及商船驻泊,但遭到拒绝。

  尽管如此,英国人还是屡次潜入中国沿海,绘制高精度的东南沿海军用地图。他们已掌握了舟山群岛翔实的水文资料,并对人文、物产、商贸等暗中调查。不管从经济利益看,还是从军事价值看,舟山群岛都是极为重要的。1816年,由阿美士德率领的访华团觐见了嘉庆皇帝,再次提出谋求广州以北另辟通商口岸的请求。1833年,英国外务大臣巴麦尊委任好友律劳卑担任驻华商务总监,全权负责来华贸易事宜。1834年,律劳卑抵达澳门。在未经两广总督卢坤的获准下,律劳卑擅自进入广州城,且不遵守贸易规则,屡次冒犯卢坤,以致卢坤勒令其尽快离开广州,并暂停中英间的贸易。律劳卑听信鸦片贩子渣甸等人唆使,要求随行的义律派军舰来广州示威。很快,义律率领军舰抵达虎门,双方发生激战,驻防虎门的清军惨遭失败。为了阻止英军进犯,卢坤命人将12艘大船沉于珠江口,并调集28艘战船和1600名士兵包围内河,对英军产生了强大的军事威慑,义律不得不下令撤退。受形势所迫,律劳卑与随行人员离开广州,在清军水师的监视下返回澳门,不久病逝于澳门。

  缘于律劳卑事件和广州守军的激烈反抗,驻守广州的英国商馆负责人厄姆斯顿和英国东印度公司传教士郭士立等人,极力鼓吹英国外交部应尽快占领舟山群岛,或至少也要将其变成像澳门那样的租借地。1837年11月,继任英国驻华商务监督义律在一份备忘录中建议,英国政府应派一支舰队前往舟山,并伺机占领其中的重要岛屿。义律宣称,如果清政府胆敢派兵阻挠英国占领舟山,就应“提出抗议”,并“加以阻止”。他还写信给英国政府,宣称他在舟山“已经很好地测量过,是十分安全的。舟山位于宁波这座大城市附近,而且距离南京也不远”,该群岛“可以用一支海上部队防守,而且有能力供养它本身的居民与英军,不需要大陆的援助”。

香港并非远东殖民地首选:英国人为何窃据舟山? 

  

  1839年3月,道光皇帝委任林则徐担任钦差,前往广州禁缴鸦片。4月3日,义律在致函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的密函中建议,为了应对林则徐在广州收缴鸦片的“无理举动”,英国政府应当“立即用武力占领舟山群岛”,并强迫清政府“正式将舟山割让给女王陛下,并以充分而毫无保留的上谕,明令准许清帝国民众在那些岛上和一切沿岸港口同我们做生意”。

  林则徐在虎门销毁鸦片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伦敦,英国议会为此进行了激烈的辩论。1839年10月1日,在维多利亚女皇的支持下,英国政府决定发动侵华战争,以维护“至高无上”的英国利益。10月18日,外交大臣巴麦尊通告义律,宣称英国的东方远征军即刻抵达中国,并会“占领舟山群岛或厦门岛”,以之“作为远征军的一个集结地与军事行动的根据地,而且以后作为英国贸易机构的牢固基地”,从而达到“永久占领”的目的。11月4日,巴麦尊在致义律的私人信函中再次重申要“占领舟山群岛”,因为“该群岛位置适处于广州与北京的中途,而且靠近一些可航行的大河的河口,从各方面看,均宜于将总指挥部设在该群岛”。

  第一次定海战役 

  第一次鸦片战争肇起于广州,但整个鸦片战争中的首战,也是打得最激烈、守卫时间最长、英军损失最惨重的一战,却发生在舟山的定海。事实上,在整个鸦片战争中,定海共发生过两次抗英保卫战。

  1840年6月21日,英国远征军抵达珠江口,并很快封锁了出海口。林则徐为了防范英军来袭,已在黄埔、虎门等沿海要塞严正以待。然而,狡猾的英国人并没有攻占重兵把守的广州,只是封锁了珠江口,然后调集主力侵扰厦门,随后就直扑军事防御薄弱的舟山群岛。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任命义律为驻华全权代表,主持侵华事宜。在巴麦尊看来,义律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占领舟山群岛”。巴麦尊在致海军部长的密函中解释,“广州距北京太远,使在该地采取的任何军事行动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我们必须在距京城较近的地方进行一次有效的打击”,此外“将定海据为军事基地,南可袭扰闽粤,北可威迫北京,西可掳掠江南,以达到迫使清政府投降的战略目的”。

  7月3日,由海军司令伯麦和陆军司令布尔利率领的英国远征军抵达舟山海域。7月4日,伯麦将事先拟好的照会派人送给定海知县姚怀祥,要挟其投降。若不投降,将开炮轰城。面对声色俱厉的英国人,姚怀祥坦承“平生素未见识如此坚船利炮,然守土有责,怎能甘愿屈服”,遂大义凛然,拒不降敌。他與总兵张朝发一同商议退敌之策,由张朝发主守城外阵地,姚怀祥主守县城,“在外者主张,战虽败不得入城;在内者主守,守虽溃不得出”。7月5日,眼见定海守军同仇敌忾、毫无降意,英军主帅下令攻城。在英军强大的炮火猛轰下,总兵张朝发不幸饮弹身亡,定海水师惨遭全歼。英军长驱登陆,集中3000多优势兵力连夜轰城,围攻定海。在敌强我弱的情势下,姚怀祥率守城300多将士浴血奋战、坚守城门,但终因寡不敌众,英军破城而入,姚怀祥投梵宫池自尽,成为近代史上第一位以身殉国的民族英雄。

香港并非远东殖民地首选:英国人为何窃据舟山? 

  

  不久,定海城尽丧英军之手,成为第一次鸦片战争时英军攻破的首座城池。7月14日,义律在定海发布告示,宣布对定海实行军事管制成立巡理府,要求岛上居民向英国政府纳税,接受英国法律的管辖。他还发布通商公告,招徕各地客商开市,意图将定海打造成国际自由贸易港。英军所到之处,纵火焚烧民房,劫掠财产,肆意屠杀百姓,激起了当地民众的强烈愤慨。尽管定海失陷,但当地百姓自发组织起来,坚壁清野,断绝了英军的粮食与蔬菜供应,并在水中投毒,致使1500多英军病倒,448人死亡。当地民团还组织武装,抓捕几十名英军,交由宁波镇海的清军处置,英军陆军上尉安图得就被清军羁押。定海人民的激烈反抗,使英国占领军惶惶不可终日。

  1840年8月,英军在舟山短暂休整后继续北上,直抵天津大沽口。本来主战的道光皇帝,眼见英舰迫近,慑于兵威,不得不屈服。8月20日,道光帝下达谕令,答应赔偿英商损失,严惩林则徐,要求英舰撤至广州,并委任琦善为钦差大臣,前往广州议和。

  英军撤出舟山 

  眼见秋冬将至,疫病流行,英军遂同意南下谈判。英军南下后,清政府下令沿海各省督抚筹措海防,命两江总督伊里布率兵至浙东,与英军在镇江举行和谈,双方宣布在舟山群岛停战,并准备收复定海。1841年1月7日,为威逼琦善就范,英军攻占虎门炮台,并占领沙角一带,清军伤亡达700余人。1月25日,琦善与义律在广州商谈议和条件,并拟定了《穿鼻条约》与《退还舟山条约》,允诺以香港岛换取舟山群岛,英军撤出沙角,清政府将赔偿英国一概损失。事实上,琦善并未签署条约并加盖钤印,清政府也并未批准这一条约。1月26日,英军在未得到清政府的允准下,在香港上环水坑口街登陆,升英国国旗,鸣响礼炮,擅自宣布占领香港。2月24日,清军分批抵达定海港。翌日,英军全部撤出定海,南下香港。

香港并非远东殖民地首选:英国人为何窃据舟山? 

  

  英军占领香港撤出舟山的消息很快就传至伦敦,巴麦尊暴跳如雷。他在向女王禀告时说,义律完全置其训令于不顾,竟然放弃富庶的舟山,去占领一个几乎没有一户房屋的荒岛,如果说香港有什么价值的话,不过是可供英国人前往建屋闲住,以代替在澳门度过贸易淡季而已。很快,英国人就发觉香港港口太浅,腹地过于狭小,不利于开展永久贸易。

  第二次定海战役 

  1841年4月20日,巴麦尊在给义律的信函中称,义律撤出舟山是完全错误的决策,是对中国方面的屈从。随后,他在给英国内阁的报告中再次重申必须占领舟山,并派璞鼎查接替义律在华代表一职。5月3日,巴麦尊连续发出公文,命令侵华英军务必重占舟山,并可从香港撤出任何部队。巴麦尊还照会中国,宣布否决义律撤出舟山的决定。5月31日,璞鼎查临行前,巴麦尊特地召见了他,并重申到达中国之后,必须重新占领舟山,并以此为条件与中国政府举行谈判。

  与此同时,经过第一次定海战役后,为了巩固舟山海防,清政府委派葛云飞为定海总兵,同时指派安徽寿春总兵王锡朋、浙江处州总兵郑国鸿担任协防,率领3000余兵丁驻守定海。1841年5月,道光帝以办差不力之名撤换了琦善,并派遣皇侄靖逆将军奕山前往广东与英国人继续商谈。胆小怕事的奕山在英国人百般恐吓下惊慌失措,一面向英国人乞和,一面向道光帝假报称“洋务大定”。道光帝轻信了奕山的谎报,下令沿海各省撤兵撤防。

香港并非远东殖民地首选:英国人为何窃据舟山? 

  

  谁知,英军却调兵遣将,由广东北上浙江,企图一举攻占舟山。署理浙江军务的江苏巡抚裕谦得知英国人密谋北上的计划,当即奏明道光帝请免撤防,但遭到道光帝的严厉申斥。缘于此,裕谦不得不下令王锡朋等守将撤离定海。8月30日,葛云飞正在府中为即将撤离的王锡朋、郑国鸿等将士饯行,突然接到英军攻占厦门并继续北犯的急报,两人当场表示要继续防守定海。定海守军一面厉兵秣马、枕戈待旦,一面飞书宁波镇海守军,要求增拨抬炮和大炮,以增强火力。9月26日,英国陆军总司令郭富等率4艘战船闯入竹山门。葛云飞自土城迎头痛击,英舰头桅被击毁,不得不撤出竹山门。随后,英舰窜入大渠门水域,进逼东港浦,被张绍廷部将击退。英军见无隙可乘,只得退至舟山外海。为了防范英军再度来袭,葛云飞重新调整布防。9月27日凌晨,英军乘天黑窜入小竹山,并开炮直逼土城,企图突破土城防线。葛云飞力督各营开炮还击,双方炮战至午时,英军不得不再次败退。囿于后援不济,葛云飞派人向镇海大营告急,请火速派遣援军。镇海守将却称葛云飞是“小题何须大作,抑故意张大其辞,为他日论功乎” ?他嘲讽葛云飞,让他只需死守,不要冀望后援,一旦有所疏虞,惟其是问。葛云飞闻讯后,十分愤懑。9月30日,英舰自吉祥门驶进,攻打东港浦,遭到守军的强烈还击。傍晚,英军用小艇登陆,偷袭守军阵地,并调遣驻扎在厦门鼓浪屿的英军一同作战,兵力达到4000余人。

  此时,定海情况十分危急,加之连日来暴雨昼夜不停,致使守军弹尽粮绝,孤军无援。10月1日,英军发动全线进攻,一路攻打土城,一路攻打晓峰岭,一路攻打竹山门。面对强大攻势,清军奋力抵抗,屡次击退英军。在竹山门战斗中,守军郑国鸿在炮筒已热得發红不能再装填火药的情况下,用刀、矛与英军开展肉搏战,终因实力悬殊,阵亡疆场,竹山门失陷。英军攻占竹山门后,沿着土城,三面夹攻关山炮台。葛云飞率兵奋力抵抗,左眼被弹片击伤,后被英军劈成两半,为国捐躯。经过长达六昼夜的奋战,三位总兵及参将张玉衡、副将托安泰等全部战死沙场。道光帝获悉三镇守将同殉,挥泪下诏,重恤治丧,立祠享祀。定海一役,英军死伤达416人,其中不乏高阶将领。

  英国占领舟山 

  1841年9月,阿伯丁接替巴麦尊入主英国外交部,并就对华政策进行调整,提出以通商贸易的政策取代开拓殖民地的政策,即着重在中国东部沿海开放数个重要口岸,放弃对中国领土的永久征服。对于舟山,阿伯丁以需付出高昂占领费,已经影响中英长期贸易或可能卷入中国政局等因素的考虑,不主张长期占领。1842年8月29日,中英两国在江宁(今江苏南京)签署了《南京条约》,规定除割让香港岛之外,提出清政府还需开放上海、宁波、福州、厦门、广州五个通商口岸,并于1846年1月付清2100万银元的赔款后,英国才能将舟山还给清政府。在谈判期间,英国一直强调将厦门的鼓浪屿、舟山、宁波镇海的招宝山这几处作为抵押,直到清政府偿还赔款后才能予以交还。清政府起初反对以地抵押的行为,认为两国既然已停战签约,就应相互信任。英国政府则认为赔款如同还债,不管信任与否,都应立下字据并交付抵押物。在清政府的据理力争下,英国勉强同意归还鼓浪屿与招宝山,但必须以舟山作为赔款抵押地。

香港并非远东殖民地首选:英国人为何窃据舟山? 

  

  在英国占领舟山的5年半间,舟山存在着两个政权,一是隶属清政府管辖的定海厅,驻跸于舟山的大榭岛;一是隶属英国管辖的军政府,驻跸于舟山的定海县城。在管治方面,对英国人实行英国法律,为军政府做事的华人也享有豁免权;对华人实行大清律例,如在英人治下滋事,即遣兵丁押送至大榭厅衙审判。倘若英人与华人争讼,则由英方通知清政府派员协同会审,仍用两种不同法律。在舟山的这套做法,实际上开了领事裁判权的先例。

  英国人为了扩大通商范围和对外影响,再次宣布舟山为自由贸易港,准许各国商船到舟山停泊和贸易。原本只限于广州一口通商的外国商船,纷纷抵达定海道头港。一时间,舟山海港内商船云集,货栈堆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贸易盛况。由于上海与宁波的开埠进展缓慢,舟山便成为外商来华贸易的首选。比起广州、宁波等城市,舟山作为英国的军事占领区,洋商可以得到更有效的庇护,且不必理睬清政府繁琐的贸易禁令。此外,舟山地处长江出海口,江南各地均有海道通航,双方多在海上贸易,不少都是以货易货,无须经过海关查验,更不用缴纳关税,舟山成为中外贸易的理想之地。

  1845年8月,清政府如约开放了五处通商口岸,对英赔款亦如数交清,英国已无继续盘踞舟山的理由了。眼见归还期限将至,英国国内对是否归还舟山产生了激烈的争执,不少人主张放弃香港而保有舟山,认为香港只有一大堆不毛的岩石;与此相反,舟山的米粮生产却足以供给很多人的需要。甚至有人预言,舟山不久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商业中心之一,占据舟山,可以制止中国政府的仇外行为,并保持英国在华的优势地位。但是也有不少人主张应严格按照条约行事归还舟山,不然会遭致中国政府的强烈反抗,使得英国“背上背信弃义的污名”,影响其在国际社会上的形象;而且,随着上海的开埠,舟山的地位已然下降,加之高昂的占领费用,使得英国不得不另做考虑。

  1845年10月,清政府照会英国,应尽快开始舟山交还谈判,英方却推诿离1846年交还期限尚有两个月。清政府申明,即便英方同意马上交还,中方还需辗转派员接受,尚需时日。在中方的多次敦促下,英方勉强同意开谈。但谈判时断时续,而且英方肆意寻找无理理由,横生枝节,故意拖延谈判进程。譬如,英国提出需委派对英国没有敌意的官员来接管舟山;保护英国人在舟山的坟地;不得惩罚与英国人有往来的中国人;保留英国人在岛上的商业活动与自由;不得將舟山割让给第三国,倘若舟山被第三国所侵夺,英国将帮中国“防御”等条件。在经过多方磋商后,1846年4月29日,英国代表戴维斯与清政府代表耆英在虎门签订了《英军退还舟山条约》,条约重申英国人进入广州计划“断不可废止”,允许专划英国人“散步之地”,并责成中国保障其“安全”;清政府允诺永不以舟山等岛给予他国,倘若舟山等岛受他国侵伐,英国有权保护舟山的安全。

香港并非远东殖民地首选:英国人为何窃据舟山? 

  

  1846年7月23日,英军在延误半年之后终于从舟山全部撤出,结束了对舟山长达5年半的侵占历史。可见,优越的地理区位、良好的深水港、适宜的气候、丰硕的物产是英国人妄图占据舟山的主要原因,然而面对舟山人民的激烈反抗、疫病的肆意流行和高昂的占领费用以及清政府的强烈反对,又促使英国人不得不最终放弃舟山。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董强 百科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