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伤兵之母”“难童之母”定海人蒋鉴的精神不能被忘记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自2015年寒假偶尔从友人处获悉抗战时期被称为“伤兵之母”“难童之母”的蒋鉴的事迹,浙江国际海运职业技术学院的研究员孙峰已经花了3年多时间研究蒋鉴。

白泉文化广场的蒋鉴简介

  蒋鉴的名片是这样写的:“周蒋鉴 浙江镇海”。因此,蒋鉴经常被认为是宁波人或镇海人。根据孙峰的考证研究所知,其实蒋鉴的籍贯是浙江定海,她是定海白泉金山村后岙蒋家的后人。

  蒋鉴是抗战时期国共合作背景下涌现出来的平民英雄之一,被树为抗战巾帼英烈的典范。她去世后,当时中国共产党的大型机关报《新华日报》还曾经以纪念特刊专版形式刊发悼念文章。她的事迹也入选《浙江民国人物大辞典》、《抗战英烈录》(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编)等书籍。

  3年多时间,孙峰通过多番走访寻找,联系到北京保育生联谊会的刘晓钟、重庆保育生联谊会秘书长裴钟、中国战时儿童保育暨抗战历史研究会副会长王笑利,又通过他们联系上蒋鉴的学生李红,获得了更多关于蒋鉴的生平事迹和相关资料。

  寻访蒋鉴意外和其孙女取得联系

  2015年5月,孙峰先到杭州寻找蒋鉴旧居——杭州河坊街东太平巷3号建筑。这幢青砖砌筑的西式别墅,是蒋鉴和丈夫周明栋在杭州的诊所兼居住之地,后曾作为西泠印社的办公场所。遗憾的是,旧居中与蒋鉴工作、生活相关的物品痕迹荡然无存。据说蒋鉴还有亲属住在杭州,但是孙峰一直没能联系到。

  同年7月,孙峰又在上海图书馆查阅了1940年10月~11月的《新华日报》,找到不少悼念蒋鉴逝世的纪念文章,其中有邓颖超同志撰写的《痛悼蒋鉴》。后又前往四川合江,考察蒋鉴生前创办的四川省第五保育院旧址,在朋友的陪同下,孙峰在合江老城区转悠,探访广驿巷,寻找知道旧事的老人打听保育院旧址,“广驿巷的尽头是沿江马路,路边就是长江,滚滚长江自此向北,流向重庆。川五院应该设在附近,长江的江水,为数百位师生的洗涤等提供了生活用水。 ”孙峰说,蒋鉴还曾在武汉参加汉口妇女后援会,这部分历史资料也值得深入挖掘。

  1940年10月5日,蒋鉴因病与世长辞。这位伟大的母亲走了,难童们痛哭终日,伤兵们顿足而泣。社会各界为蒋鉴举行了隆重的祭悼活动,延安陕甘宁边区、全国儿童保育会纷纷举行追悼会。孙峰告诉记者,抗战时期蒋鉴的追悼会十分隆重,她因病去世后,无论是中国共产党主办的《新华日报》,还是国民党控制的新闻报刊,都对这位抗战英烈进行了悼念和宣传,关于蒋鉴的纪念文章至少有六十多篇,冯玉祥、邹韬奋等爱国进步人士都撰写了悼念诗文,单《新华日报》就在1940年10月~11月期间连续刊发了20多篇悼念文章和相关新闻,其数量之密集,足见当时中国共产党对这一伟大女性的赞赏和缅怀是多么隆重。

  “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她最终的归宿地至今却难以考证,这也是我目前正在研究的内容。”从蒋鉴的籍贯、家谱与家族关系、旧居,再到她创办的川五院旧址,孙峰几乎把关于蒋鉴的资料都搜罗起来,在自己的“老舟山”博客中专门开设了一个板块“定海蒋鉴研究”。正是因为这个板块,孙峰研究员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尤其是当年的保育生和他们的后人,纷纷在孙峰的个人博客中留言鼓励。这其中也包括蒋鉴的孙女周竞,她看到孙峰的博客后,第一次注册微博,使用微博私信联系孙峰,如今一直和孙峰保持联系。周竞是周明栋和后来所娶之妻的长孙女,现任美国新泽西州蒙莫斯大学的美术设计系终身教授,她虽未见过蒋鉴,但从小听爷爷奶奶讲起她的故事,并为她感到自豪,亲切地称呼蒋鉴“胖奶奶”。她有一个愿望,想为她做一个中英文网站,希望她的事迹和精神能被世人记得久一点。

网络上误标的蒋鉴旧照

  陶行知书信中的蒋鉴

  记者从孙峰处得知,由于蒋鉴的认真工作和热情关怀,四川省第五保育院的儿童个个健康成长,成为全国48所保育院中较好的保育院之一,受到全国保育总会嘉奖。中央电影摄影场曾派摄影师来院拍摄难童生活纪录片《第二代》,在国内外放映。教育家陶行知也派人挑选9名有特长的儿童进育才学校深造。

  蒋鉴重病以后和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还曾有过书信来往,《陶行知全集》中收录了陶行知与蒋鉴的一段书信往来。

  书信中说:

  周蒋鉴先生大鉴:

  读来信,知先生因事繁操劳,忽抱贵恙,并以警报频频,未克来渝施行手术。不识近况何若?但愿 “吉人天相,早占勿药”。先生专为介绍教导主任及二四年级级任,事关保育工作,自应效劳,唯此如先生所希望之工作,此刻一时尚不易觅得。特此先行奉复。并祝康健!

  陶行知启

  “七七”三周年纪念日

  这封陶行知回复蒋鉴的书信,收录于《陶行知全集(第九卷)》(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年08月第1版),全集的编辑者还给书信加了一个标题《所望之工作一时难觅——致周蒋鉴》,并在人物索引中,介绍蒋鉴说:“周蒋鉴,曾写信请陶行知帮助求职。 ”其言下之意是蒋鉴请陶行知为自己介绍一个新工作,事实是不是这样?

  在孙峰看来,《陶行知全集(第九卷)》的编辑误解了陶行知这封书信的原意。蒋鉴不是要求为自己介绍工作,而是请陶行知先生推荐介绍几位教师到她所在的四川省第五保育院来工作。从书信的时间上看,那是“七七”三周年纪念日,即1940年7月7日,当时的蒋鉴已经被发现得了重病,原准备到重庆动手术,但是由于日军经常轰炸重庆,正如陶行知所说的“警报频频”,因此不能前往。陶行知在信中祝愿她尽早恢复健康。重病中的蒋鉴,怎么会让陶行知再替她寻找一个新工作呢?更何况,蒋鉴是一个热爱孩子如自己生命的人,她怎么会选择离开保育院呢?因此,蒋鉴给陶行知写信,不是为自己寻找一个新工作,而是要为四川省第五保育院寻找几位新的老师。

  正如陶行知信中所说:“先生专为介绍教导主任及二四年级级任”,蒋鉴是要求陶行知先生能够为保育院介绍一个教导主任以及二、四年级的任课老师。当时的保育院规模不断扩大,学生人数不断增多,因此师资比较紧缺,而蒋鉴向来重视保育院的教学工作,对师资的要求一向较高,因此她为四川省第五保育院的孩子们请来了不少好老师,曾经写过《我的一家》一书的欧阳陶承,就担任过川五院的总务主任。从这封信,我们可以看出重病中的蒋鉴,考虑的还是孩子们,她的心中满载着对保育院、对难童们难以割舍的亲情!陶行知理解蒋鉴的一片苦心,他也知道这“事关保育工作,自应效劳”,但是“一时尚不易觅得”,难以立刻满足蒋鉴的心愿。后人竟然将此误解为蒋鉴向陶行知求职,不得不令人感到难过。

  网络上的蒋鉴旧照有误

  在某旧书刊网站上,有一张合江川五院的照片售价高达6000元,其中就有蒋鉴的身影。孙峰告诉记者,这是抗战时期,在四川合江保育院的校园里,重庆西亚电灯泡厂(西亚电器厂)老板胡西园(宁波镇海人,中国第一个自制灯泡的发明家,创办中国第一家灯泡厂,被誉为“中国灯泡之父”“中国电光源之父”)、夫人於森龄与蒋鉴等旅居合江人士的新生活周年聚餐留影纪念,这也成为了蒋鉴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在照片的放大图中,一位挽着传统发髻,着旧式旗袍,披着类似皮草披肩的女士边上赫然写着“蒋鉴”,这是照片出售方的加注。对照蒋鉴的其他照片,这位女士确实和蒋鉴有相似之处,但是仔细回味,蒋鉴出身富裕家庭,基本上把钱财都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孙峰在其文章中写道:“在四川合江,蒋鉴建立了四川省第五保育院。当时保育院的开办费只有1000元,钱不够,她把家里的钱拿出来,还不够,求助朋友赞助。”可见,蒋鉴是倾其家财承办四川省第五保育院,细心抚育幼童,参加抗日救援活动,义务照顾抗日伤病军人,又怎么会着装如此富贵,由此可以判定,这位衣着华丽的女士并不是蒋鉴。

  那么蒋鉴身影在照片的什么位置?孙峰告诉记者,照片第二排最左边那位才是蒋鉴,身着棉衣,和周围的太太们相比显得十分低调,几乎看不出是大户人家的“阔太太”。为什么说这位才是真正的蒋鉴呢?蒋鉴的右胸口一直戴着一枚类似勋章一样的徽章,这是当时承蒙她照顾的武汉伤兵为了感谢她,大家集资定制的。对于蒋鉴来说,这枚徽章承载着众多抗战伤兵对她的肯定和情感寄托,意义非凡,所以在蒋鉴的照片中,经常看到她佩戴在身。在她的遗嘱中,她将这枚徽章捐献给了战时儿童保育事业。由此,孙峰判定,这家旧书网站的蒋鉴旧照,店主标识有误。

  关于蒋鉴,还有很多

  作为定海人,蒋鉴的事迹自然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包括她在内的“定海帮”义商家族,为兴办教育东奔西走、鞠躬尽瘁,他们身上流淌着“公益慈善”的血脉,所象征的“崇文重商”定海精神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在定海区委宣传部、白泉镇政府的重视下,白泉文化广场、白泉镇金山文化礼堂,也策划了关于蒋鉴的事迹陈列。而孙峰编纂的关于蒋鉴的文献资料集也将于明年正式出版。

  孙峰告诉记者,他曾和白泉镇的相关负责人谈起这位出身于白泉金山村蒋氏一族的抗战英烈蒋鉴,希望将此作为白泉历史文化宣传的一个亮点。

  目前孙峰正打算与周竞合作,建立一个纪念蒋鉴的中英文网站,向世界各国介绍中国抗战时期的难童保护事业,宣传这位定海籍抗战英烈的感人事迹,同时也为保育生们及后人提供一个悼念“蒋妈妈”的平台。除此之外,他还打算继续向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希望未来能够建设一个关于蒋鉴的雕塑或者纪念馆,让蒋鉴精神留驻在故乡定海。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陈静;何冬健;姚凯乐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