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历史长廊丨50年前画家笔下的沈家门渔港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潘思同的《沈家门渔港》

1960年的沈家门泥道头和八闽会馆

  50年前的沈家门渔港,帆船林立,一派忙碌景象。而街区内,小楼房鳞次栉比,竟然还有小桥流水,蜿蜒的东河穿过青龙山脚下,远处还有一座小桥,依稀可见小船摇动,似乎比较静谧。

  潘思同在舟山群岛的作品

  潘思同(1903-1980年),广东省新会人,著名水彩画家、美术教育家。1925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门学校西洋画科,曾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洋画系素描、水彩画教授。1933年任上海商务印书馆美术编辑,1955年起长期执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潘思同潜心于水彩画创作,擅长描绘风景。这一幅水彩画《沈家门渔港》(39厘米×54.5厘米)作于1962年,力求表现蒸蒸日上的渔港建设风貌,是潘思同描绘祖国建设面貌的代表作品之一。

  《沈家门渔港》还有另一个版本,作品篇幅26厘米×37厘米,也是1962年创作,色调有所区别,而内容基本类似前一幅。同一时期,潘思同还在舟山群岛采风,创作了《万帆纷发》(《浙江日报》1962年12月2日刊登),1964年创作了水彩画《海滩》《晒虾场》等,后两幅作品现馆藏于广东美术馆。

  《沈家门渔港》里的小镇风情

  渔港的繁忙景象,是通过那一艘艘扬帆的渔船来反映的,在帆船群中还有一艘客轮,吐着白烟,即将靠岸。

  岸边的帆船,密密麻麻地停泊在海滩边。从泥道头的八闽会馆附近海滩,到大道头(今中大街路口),再一直排到石灰道头,那是渔港的核心区,旧时渔港的货物装卸作业几乎都在那里,渔需物质的供应也集中在那里。港池内还有一艘艘散落的帆船,漂浮在海中,这些船儿一直散落到对岸的鲁家峙岛附近。

  小镇的街区,最主要的当属中大街、西大街、东大街,两边是砖木结构的两层楼店面房,布店、食品商店等都分布在那里。

  细看《沈家门渔港》,比较醒目的是两幢两层楼的楼房,那是八闽会馆旧址所在,当时已经被改造成一所小学。不过画家笔下的八闽会馆是被作者做了一番艺术加工和景物取舍的。

  在老底子沈家门人的回忆中,八闽会馆是一个相当有名气的建筑,至今当地还有会馆弄这一地名被老人们相传。

  八闽会馆,旧址在今滨港路东河路口附近。旧时有很多福建渔民在沈家门谋生,移居渔港。八闽会馆作为“八闽同乡会”“八闽渔业公所”集会之场地,是福建渔民在沈家门的一个服务机构,一个商贸中心,它也是沈家门渔港文化的一个见证,是福建和舟山两地商贸、渔业经济交流乃至妈祖文化传播的一个缩影。旧时八闽会馆非常热闹,附近的泥道头也有不少店铺,还有几家钉铁社,为渔船制作船钉渔具等。

  旧时八闽会馆的中间是大殿,一幢高平房样式的建筑,供祀“妈祖娘娘”等神像,两旁厢房则是砖木结构两层楼,作为由闽籍青年组成的“沈家门义勇警察队”队部,大殿南面楼房则用来办学校。到了上世纪50年代以后,整个八闽会馆都成了一所学校,就是沈家门二小。画中的八闽会馆,隐约绘出不少学生在活动。

  画中左侧小桥,通往东大街,街口有一座暗红色的两层楼高大建筑,那是曾经的俞家大屋。据悉,俞家也是沈家门殷实人家,上世纪50年代后期,这个房子被没收改造为沈家门渔网二社,沈家门很多妇女以织网为业,这个渔网社曾经是很多“织女们”熟悉的地方,她们在这里领取网线、运送网具,并领取薪酬。

  画中有两座小桥。左侧的那座小桥,可能是出于画面布局的需要,画家作了一些加工处理,把青龙山脚下碶门边的一座小桥乃至河道都移位嫁接到了八闽会馆附近。

  画中的另一座小桥,就在画作的右侧,桥上依稀有行人肩挑行李,桥下还有小舢板,这一座小桥似乎就是老底子的东升桥,位于今沈家门东河菜场北侧附近。从泗湾方向流淌过来的溪水,经过不断汇集成河,沿着老普陀中学的外墙一路向南向东,就称为东河。据老一辈回忆,过去东河这一带水系比较丰富。东河是一条蜿蜒曲折的河道,有些地段还非常宽阔。东河在今东河菜场附近折行向东,一直到健民路再折行向南出海。旧时东横塘一带的一些居民人家,依河而居。

  蜿蜒东河的变迁

  潘思同笔下的沈家门渔港风貌,描绘得相当生动别致,浓淡相宜。

  创作此画时,潘思同年近花甲,他带着画夹,一路在沈家门采风写生,几乎跑遍了渔港的角角落落,充满故事的老房子,张扬风帆的绿眉毛,还有石板铺就的商街,蜿蜒流淌的河道,渔港的风情皆烙印在他脑海中。

  如今5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渔镇变成了现代气息浓厚的渔港,当年的东河,由于水质恶化,1981年开始被填,地下铺设排水管道。经过填河修路,东河被改造成一条宽敞的街道,这是当时沈家门老城区最宽敞的一条街道。今天的东河路,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绿树掩映。而总有一些小小的遗憾,曾经蜿蜒于渔港的东河,只流淌在美术家的画纸上,流淌在老人们的心里。

  读着这一幅渔港画作,回忆消逝的东河,也让我想到了“五水共治”的意义。一定要保护好现有的城市水系,保护好城市河道的水质,让绿水青山为渔港添彩。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孙峰 文/摄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