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改革开放40周年丨40年,感受最实在的变化 从井边搓澡到在家洗热水澡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家住沈家门和润金樽花园的刘彩娣阿姨,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作为与改革开放共成长的一代人,她感受最深的是生活中的细微变化,“就拿最日常的洗澡来说,现在跟过去完全不一样,这是改革开放最实实在在的变化。”

  井边的“公共露天澡堂”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洗澡对很多人来讲就是一条毛巾、一块咸肥皂、一个面盆,“当时普通百姓家里很少设有专门的卫浴间,要洗澡的时候就烧点热水,擦擦洗洗就好了。”

  刘阿姨回忆,夏天,出了一身臭汗的男人们大多是在井边洗澡的。北安公园附近有一口井,每年从6月份开始,那里就成了男人们的“公共露天澡堂”,到了傍晚,男人们光着膀子、趿着拖鞋、带上毛巾,直接在井边搓澡。说是洗澡,其实只是将一桶水从头顶淋到脚,再拿毛巾在胸前背后斜搓几遍而已。大井头周边,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而女人们,都是在屋内洗,烧点热水,掺点凉水,调好水温,或擦或洗,“洗完后要出门把水端出门去泼了,再拿拖把将地上的水渍擦干,等洗完衣服又忙出一头一脸的汗,等于白洗。”

  厚厚帘子隔出凉热两个世界

  到了冬天,洗澡就成了件麻烦事儿。好在沈家门泰来街上有一间公共浴室,刘阿姨一般带孩子每个月去一次,“那时一星期只休息一天,我们一般挑星期天下午去。”

  为了保温,澡堂门口挂着厚厚的帘子,一掀帘子,里面就是个雾气蒸腾的世界,热烘烘的。时隔多年,刘阿姨依然记得当年浴室的格局,“分男女两边,更衣室当中有两排长凳子让你可以坐着换衣服、拖鞋,周边是一格格的储物柜,可以把自己带来的东西放进格子,把钥匙套在手腕上,就可以进去洗澡了。

  到了过年前,人人要洗“过年澡”,所以澡堂子里特别热闹,更衣室里人头攒动,连找个坐下换衣服的位置都没有。

  去公共澡堂洗澡比在自己家洗要舒服,但洗完澡出来,得拎着一堆脏衣服走回家,“里面热,外面冷,内外大概有20摄氏度的温差,孩子容易感冒,跑来跑去也不方便。”

  浴帘也无法实现在家洗澡的梦想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市面上流行一种浴帘,号称洗澡不再冷。面对这个“新式武器”,刘阿姨也动了心,和同事一起买了这种浴帘,“说是一种新型材料,我摸起来像塑料,厚厚的一层,洗澡的时候像蚊帐一样围起来。”

  买回家后,刘阿姨兴致勃勃地烧上几壶开水,挂起浴帘,打算让孩子在家里好好泡个澡。然而实际体验下来,结果却并未像刘阿姨想像得那样好,“它最多起到给热水保温的作用,并不能升高温度,所以在家洗澡的梦想还是实现不了。”

  儿子洗澡的时候,刘阿姨就候在旁边,不时为冷却的洗澡水添些热水以保持温度,“洗澡时如果不小心碰到浴帘,会打一个寒颤,因为浴帘的材质有点冷。”

  在家舒舒服服洗热水澡

  10多年前,刘阿姨一家买下和润金樽花园的房子,新家里有了卫浴间,装上了热水器、浴霸,冬天不怕没地方洗澡了,“想啥时候洗,就啥时候洗,洗完就钻进暖暖的被窝,再也不用拎着一袋衣服跑来跑去了。”这一点让刘阿姨很满意。

  孝顺的儿子还给她装了个浴室专用凳,平时不用的时候可以收起来,需要的时候可以把凳子翻下来,刘阿姨能坐着洗澡了。

  沐浴用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就是一块咸肥皂,后来讲究一点的人开始用香皂。”刘阿姨当时就特别钟情一种檀香味的肥皂,“感觉洗过之后整个人都香香的。”在电视广告的引领下,刘阿姨也学着赶时髦,去百货商店买来明星做广告的洗发水、沐浴露。“现在,我每天可以在家舒舒服服地洗热水澡,比起40年前一个月一次去公共浴室洗澡相比,又方便又卫生!”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徐莺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