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改革开放40周年丨从小人书到城市书屋 40年的阅读史折射社会变迁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改革开放40年波澜壮阔,阅读的状态几经变动。从小人书摊到城市书屋,这不仅是人们阅读地点的变化,同时也折射出整个社会的变化。虽然现如今我们买书和读书的方式有很多,但阅读依然是保留在我们心中的一个情怀。

  改革还将继续,阅读不会止步。

  看小人书的美好时光

  对舟山船厂退休职工陈建兴来讲,小人书是童年记忆的一部分。小时候,老陈便是小书摊的常客,“那时普通百姓家里条件普遍不好,可供阅读的书籍很少,大人的工资收入要应付生活必须开支,很少有闲钱给孩子买书,所以孩子们的书大多是借来看的。 ”

  老陈的记忆里,在定海状元桥有一个小书摊,“就是在东大街附近,放书的架子跟门板似的,上面码放着小人书。”那一排排小人书跟等待检阅的士兵似的,用麻绳固定住。

  放书的架子旁边放着几条长凳,老陈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里借书看,“我们那个年代,借书也不贵,一般一分钱一本,如果特别新、特别厚的书,两分钱一本。 ”

  书里大多是黑白的,每页都有图画和文字,“文字很短,通俗易懂。”老陈手里有了零花钱就往那里跑,聚精会神地看上一下午。

  “《三国演义》《西游记》都是在书摊上看的。 ”老陈回忆,当时的小人书分好几种,有的一本书就是一个故事,像《51号兵站》,也有系列的,像《西游记》,一个章回就是一本书,“看完了一本还不过瘾,继续借,一直看到太阳落山、小书摊打烊为止。 ”

  有因为看的人多,到手的书大多已经被“翻烂”,但依然散发着挡不住的魅力,如磁铁般吸引着老陈。特别是书里的人物、故事,对老陈来讲是一个大千世界,“男孩子嘛,特别喜欢打仗的,我那时看过很多英雄人物的事迹,像《抗美援朝故事集》里就有很多爱国向上、团结友爱的故事,陶冶过我们的理想和情操。 ”

  阅读成社会流行风尚

  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读书成为当时社会的风尚。遇到自己喜欢的书,而当地又买不到,很多人还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抄下来。“我就干过这样的事儿。 ”老陈说,“当时向朋友借阅了一本书,一看就觉得特别喜欢,舍不得还,但跑了新华书店没找到,我就弄个笔记本,大段大段地抄下来。 ”

  就连年轻人找对象,书也成了很好的媒介,“这其实是有道理的,书一借一还,有来有去,感情就热络起来。 ”老陈说,自己当年跟爱人谈恋爱时,也借了不少书给她看,等她看完再聊聊读后感,原本陌生的两个人因为有了共同话题,而迅速“感情升温”,从而结下良缘,“现在想起来,得感谢书这个媒婆。 ”

  老陈到船厂工作后,依然孜孜不倦地学习,有空就去书店逛逛,看上喜欢的书就买下来。有段时间需要一些专业技术方面的书,“虽然当时舟山已经有了新华书店,但一些专业书买不到,朋友出差时我就托他去上海带。”老陈说,虽然从现在的眼光来看,当时的书几角几分一本很便宜,但对那个物价普遍较低的年代来讲,也是不小的开支。

  在老陈看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阅读的繁荣跟当时的社会背景密切相关,“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出版了很多文学书,当时的文化氛围很浓厚。在没有网络的年代,人的精神食粮就是买书。 ”

  纸质阅读的温暖无可替代

  时间的年轮飞快转动。现在的老陈,已经开始享受退休后的生活。除了晨起会去公园锻炼一下身体外,他也会去图书馆借借书,“现在特别方便,也不用另外做借阅卡,一张身份证就能直接刷卡进门,一次性能借3本书。 ”

  而且还书也很方便,“我家附近就有一个城市书屋,和图书馆通借通还,我吃完饭散个步就能顺便把书还了。 ”

  因为对小人书有着挥之不去的情结,自从孙女上幼儿园以后,老陈也想着给孙女买儿童读物,“现在叫绘本了,但在我眼里就是放大的小人书。 ”有些绘本,老陈还是很欣赏的,“像我给孙女买过一本《爷爷一定有办法》,这本就很好,说的是一家人怎么旧物利用,里面藏着生活的智慧,绘本画得也很温暖。 ”

  不过动辄几十元的绘本让老陈感觉有点不太值得,“有些看过一遍后她就扔一边去了。”所以他会带孙女去图书馆或城市书屋看书,“现在阅读环境很好,像图书馆一楼,专门有儿童阅读区,书的种类也很多。带着孙女给她讲讲绘本,感觉他们的童年比我们幸福多啦。 ”

  虽然现在网络阅读很迅速便捷,但老陈还是保持着看纸质书的习惯,“因为手机看久了伤眼。 ”不管时代如何变迁,纸质阅读的温暖,无可替代。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徐莺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