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晚一天,明代“接待烽堠”就没了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三江烽堠烟道遗迹

  去年12月17日,舟山市民政局地名专家王建富前往普陀南中山考察明代“接待烽堠”所在位置,当地因正建设登山步道,考察工作轻松了十倍。由于曾经建设通信铁塔,“接待烽堠”主墩已不见遗迹,只有两个副墩尚存。王建富到现场时,保存最好的副墩因建设观景台的需要,民工正在开挖遗迹土墩。

  “我们立刻向民工解释了这两个土墩来历,他们随即向普陀文体广电局相关人员汇报了情况。 ”王建富告诉记者,当天运气非常好,正好遇到普陀文体广电局相关人员去查看工作进度,当他们得悉这是烽火台遗迹后,当即修改建设方案,要求工程队停工,不再开挖,打算修改施工方案,表示将予以保护。

  用王建富的话来说,如果晚一天,明代的古接待烽堠遗迹就没了,太庆幸了。

  第二天,记者跟随王建富与普陀文体广电局的相关负责人再次来到南中山明代“接待烽堠”遗迹,现场已经将遗迹做了保护处理,大家在现场讨论后决定尽量维持原貌。

  文物保护意识不断提高

  说起那天碰到王建富的场景,道路施工人员张安静一边干活一边告诉记者:“我们当时正在抓紧做登山步道,当时那位老师一说这一块区域有可能是文物,我们就立刻停工了,我马上打电话汇报这个事情。 ”他说,自己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也经常在报纸、电视上看新闻,知道文物很珍贵,破坏了就没办法复原了。

  记者从普陀文体广电局文化遗产科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近几年,在舟山城市建设过程中经常会发现比较有历史价值的文物或者文化遗迹,2016年,普陀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定海测候所旧址”被重新修缮,整个修缮工程坚持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以内外墙修复、地面补缺、周边环境整治为切入点,恢复原有建筑布局形式,加强文物建筑安全。 2018年,在沈家门泰来街改造时,具有民国时期日式建筑风格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录点——戴氏民居被积极修缮保护,使之与中国仿古建筑风格相融合,并将体现渔业文化的渔具用品制作与销售融入街区业态布局,形成别具一格的历史记忆。“在平时工作中,经常会有热心老百姓来电或者来访,给我们提供关于文物的线索,这是以往几年不多见的现象,我切切实实感到舟山老百姓对舟山本土历史文化的关注和关心。在获知和疑似文物有关的消息时,常有热心市民来告诉我们,我们积极组织专家前往考证,一旦确认是文物,会立刻被保护起来。 ”

  王建富多次在朋友圈提到,接待烽堠遗迹被发现后,普陀文体广电局非常重视,“其实我们一些相关部门很多时候是不了解文物情况,一旦了解,相关部门都会为文物提供保护。 ”

  历史的发展总是不尽如人意,在王建富的调查过程中,他也发现了不少烽堠遗迹因为历史原因被毁坏的现象,“例如位于岑港的碇齿堠,我看了下实际遗存墩台4个,散布在双狮山炮台岗及相邻山峰之巅。其中,主墩保存较为完整,保护牌所在位置的土墩已经因发电风车建设而不存在,保护牌所说的500米范围内只有一个墩,也因输电铁塔建设部分受损。 ”他不由自主地感叹,边上一座铁塔、一座风车,这个主墩能保存下来真是万幸。而石墙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王建富告诉记者,石墙堠的地址在今官山路以南的炮台山,如今这里已经建设为新城中央花城住宅小区,石墙堠早已不复存在。

三江烽堠烟道遗迹

  保护烽堠,有助于文化传承繁盛

  王建富从去年11月上旬开始实地查找烽火台遗迹保存情况、土墩数量等内容。到目前为止,已考察烽火台12座遗迹,发现墩台(烽炬)遗迹39个。多数烽火台可见比较明显的墩台遗迹,也发现了部分因输电铁塔、发电风车建设、城市建设、绿道建设而损毁现象。

  舟山的这些烽堠见证了古代舟山海防体系与当地军民抗击倭寇等外来之敌入侵的历史,同时也是舟山烟墩、炮台岗(山)、打旗岗、瞭贼嘴、擂鼓山、墩头山等许多地名的来源,为今天研究舟山明代海防和抗倭历史以及地名来源提供了宝贵的实物史料,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价值。

  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的建设“文化浙江”重大部署,就是要再创文化辉煌、再造文化高峰、再现文化盛象。站在昨天的浙江文化基础上,众多专家学者不断深化研究阐释,加强保护抢修,推进普及传播,推动历史文献、浙江古籍、文物非遗、传统戏曲等优秀传统文化活起来、传下去,推陈出新、永续流传。舟山这些遗留下来的烽堠也正证明了浙江是文化之邦,文渊深厚、文脉广袤、文气充足。

  王建富告诉记者,古代烽堠和瞭望哨遗迹是舟山群岛近千年海防历史的见证,承载了舟山人民抵抗外倭的不屈精神,也记录了舟山历代的战争场景,是舟山人民砥砺前行,守卫海疆的历史见证,也是明清两代部分时期因军备松弛,造成社会倒退的历史见证。

  在现代,烽堠能为舟山发展全域旅游提供很好的历史实物景点,又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国防知识教育和历史文物知识教育的活材料,烽火台的作用由此可见一斑,这也补充了历史文献在这方面记载的缺失。

  古接待堠为何方“圣物”?

  古人认为,烽堠是传递警情信息的主要手段,巩固边防的重要措施,对之非常重视。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在《纪效新书》说:“卫所、烽堠,为边防第一要务。 ”

  自南宋以来,古代海防将士也曾筚路蓝缕,砥砺海疆,在沿海一带构筑了以烽铺、烽堠为基础的“海上长城”。这些烽堠虽然已随历史的烽烟远去,但也曾确确实实地为御敌守疆、护卫沿海居民的安宁,做出过巨大的贡献。烽燧虽远,旧事难忘。

  据史料记载,南宋理宗宝祐六年(1258),为防制北兵、海盗和日本,朝廷命令定海水军(注:治在今宁波市镇海区)在镇海招宝山及今舟山境内设立“海上十二烽铺”,开启了舟山设置烽堠之肇始。明初为防倭、抗倭,朝廷又在舟山群岛设立了3寨6隘28烽堠以瞭望讯息,相互声援。这些烽堠是我国古代海防体系和古代军民保卫海疆的实物见证。鉴于烽堠在海防和抗倭中的重要地位,许多地方也以地名形式留下了深深的历史烙印,如岑港的烟墩,金塘的西堠、东堠以及舟山群岛各地的炮台岗(山)、烟墩等名称,成为当地重要的历史文化遗迹。

  元代,强大的蒙古军团曾两次远征日本,蒙古铁骑的强大军力也威慑了海上盗寇和邻国的骚扰,舟山群岛的经济社会文化得到了更大的发展,海上太平无事,十二铺遂废。

  明代,舟山的兵事主要来自倭寇的侵犯骚扰。明代在舟山设烽堠28处,每个烽堠内均设旗军驻扎、瞭望,日举烟旗,夜举火号,以通声息。海上的防线由水军担任,陆上防线由各卫所的陆军和巡检司担任。各卫所负责防守一定的海区和地域,并互相呼应。平时水军巡逻于海上,查明敌情,遇小规模敌入侵,即行抵御,歼敌于海上,一旦敌人接近海岸,烽堠报警,卫所陆军迅速赶赴敌人登陆点,水陆军协同作战;当大规模敌入侵时,朝廷则命若干卫所的水陆军会合或组建专职抗倭部队抗击。

  在王建富的考察中,舟山目前遗留最多的还是属于明朝的烽堠,可惜部分因为历史原因被损毁,目前在双桥、小沙、马岙等地还遗留少部分。而清代的烽堠多数在明代烽堠的基础上修复,但有部分改名,个别废弃和个别新增。

  舟山的人文历史到底有多深厚?

  考察工作仍在继续,新的墩台遗迹不断被发现……

  王建富告诉记者,在其考察期间,普陀文体广电局、岱山旅游局一起介入到这些烽堠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作中。“城市建设、电力设施建设等各类建设行为是造成文物或者文化遗址破坏的主要原因,所以我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媒体的力量,呼吁有关部门,在开始建设施工前,多了解、多调查,尽可能多地保留一些历史文物。 ”王建富说,“舟山的人文历史很多,你要说舟山的雅文化或者说文人文化,主要集中在宋、元和清代,加上明清三次海禁对舟山的影响巨大,很多历史资料出现断层,所以确实谈不上深厚。不过舟山的海岛文化比较齐全、丰厚,如渔文化、盐文化、海防文化、海上贸易文化、民间信仰文化、农耕文化、移民文化等。‘浪岗西嘴头,一网两船头。嵊山鳗嘴头,独网两船满。’典型地体现舟山渔文化的渔谚,这类渔谚非常多,有些至今仍在生活中使用。 ”

  习近平曾强调,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多年的文明和璀璨的历史。保护历史文物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必然要求。

  如果说青山绿水是乡愁的依托,那么历史文物便是民族乡愁的根基。我们看到,我国是世界文物大国,随着舟山城市建设的发展,舟山的保护文物力量也正随之壮大。 照片由王建富提供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陈静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