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英国人福琼两上金塘岛采盗茶树种子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18世纪英国对茶叶的分解描述

  关于金塘岛的特产,很多人自然会想起李子,是的,金塘李是金塘岛最重要特产。然而在160多年以前,一个英国“采茶大盗”来到金塘,他要盗窃的却是金塘岛上茶树和种子。这位对中国茶叶极其精通的英国园艺家,走遍了舟山群岛的很多地方,他认为金塘岛上种植的茶叶比舟山群岛上任何别的一座岛屿都要多。

  罗伯特·福琼笔下的金塘岛

  罗伯特·福琼(Robert Fortune)由英国皇家园艺协会派遣,在1839~1860年中曾四次来华调查及引种野生或栽培的观赏植物及经济植物。后来受东印度公司的派遣,他充当起了间谍角色,在1851年2月通过海运,从中国运走2000株茶树小苗、1.7万粒茶树发芽种子,同时带走6名中国制茶专家到印度的加尔各答,后英国人在喜马拉雅山南麓建立茶园,导致目前印度及斯里兰卡茶叶生产兴旺发达,而中国出口茶叶的数量则大大减少。罗伯特·福琼因此被称为“改变世界的超级茶叶盗贼”。

  他曾经多次来到舟山,在他1853年出版的《两访中国茶乡》一书里,对定海、普陀山各地的风情民俗有不少描述,其中对金塘岛的描述也比较详细。南京大学的敖雪岗老师翻译了这一部《两访中国茶乡》(江苏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出版),让我们能够方便地阅读到福琼关于舟山乃至金塘的描写。

  福琼第一次来金塘,是在1844年从舟山到宁波镇海,路过金塘。

  有趣的是,英国人一般把金塘岛称作“Silver Island”(即银岛的意思),在地图上也有音译成Kin-Tang。初到金塘,在福琼这位植物学家看来,岛上的群山、峡谷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因此他经常把小船停靠在岛上众多的海湾中,到岛上进行植物资源方面的考察。

  金塘岛离舟山本岛尽管比较近,但在英国人占领舟山期间,却很少有英国人光顾这儿。据说清朝政府要求英国军官和士兵不得踏足金塘岛。

福琼所用的存储植物的玻璃箱

  第一次上岛,他的到来让从没有见过老外的岛民们大吃一惊。有一天,福琼爬上金塘岛上某座美丽的山坡,看到远处有一个小伙子,似乎正在专心致志收割柴草,福琼闷声不响地走过去,站在他边上的一块岩石上,故意弄出一些声响以引起他的注意。书中说,“他抬起头来,我永远也忘不了一瞬间他脸上的表情,即使我来自另一个世界,他脸上吃惊的神情也不会比这强烈多少。实际上,我估计他大概认为我是从云端上降下来,或者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看到卷头发碧眼儿的洋人,小伙子吓得像施了魔法似的定格在那儿,随后他又扔下手中的柴刀,飞快跑下山。在福琼的眼里,金塘岛似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而他的突然闯入则打破了村民们平静的生活,村民们冲出自己的小屋,大批聚集在房子前,观看这个不速之客。福琼去过很多地方,很理解这样的现象,他说,“假如有一个中国人突然闯入到苏格兰高地或威尔士某个偏僻的村子里来,这种从未有过的景象给村民们带来的又会是何等的惊讶与震动呢?”因此罗伯特·福琼非常镇静,缓慢而行,很快就消除了他们的恐惧。

  第二次到金塘岛是在1848年,他对金塘岛充满了赞美。他说,这儿的自然风景还是最为美丽的,它是舟山群岛上最美的一座岛屿。在这次访问中,岛上的美景深深地把我吸引住了。

  他从宁波到金塘,“穿过沥港小镇或者说沥港村,很快就来到海边第一列山的山脚下,顺着小道翻过山顶,就可以进入岛内。路边、山上我看到很多乌桕树。本地人仔细地把乌桕树种籽收集起来,这些种籽因为富含油、脂而很有经济价值。在第一列山的低矮山坡上,零星散布着一些茶田。当我爬到第一列山的山顶,往山的另一侧眺望时,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幅非常吸引人的美景。山下是一座宁静优美的山谷,其间散布着一些小小的农庄,山谷四周都是长满灌木和各种树木的山岭。这是一个晴朗的秋天,很多树叶都已染上或红或黄的秋韵,快到它们飘离树梢的时候了。乌桕和某种枫树的叶子呈现出的是一种明亮的血红色,而其他枫树的叶子则接近白色。这些颜色斑驳的树叶和深绿色的松叶互相映衬,显得格外漂亮。一丛丛的竹子和前文介绍过的棕榈树则给这个地方又增添了一点热带风情。 ”

《两访中国茶乡》封面

  “银岛上有一连串山岭和山谷。与舟山情况类似,但在外观上比舟山的更为多样。翻过第一座山,走下山谷的时候.旅行者最初可能以为,他四面都将被山岭包围,但继续前行,山路却又慢慢地从山窝里转了出来,眼前又出现了另一条山谷,和前面的山谷一样漂亮。就这样,像一个绚烂的万花筒一样,一幅幅绘自大自然之手的图画交替出现在行者眼前,美妙无比。 ”

  除了看到美丽的风景,福琼在金塘岛的沥港码头还看到两艘停泊着的鸦片船。鸦片战争后,英国人有恃无恐地把鸦片大肆贩卖到中国,定海就有好多害人的大烟馆,一直到舟山解放才被严令取缔。在舟山这个优良港湾中停满了南来北往的货船,福琼观察到这些货船似乎都是以舟山作为始发地。然而在这些商船中,就包含了一些英国的鸦片船,繁荣的港口后面包藏着罪恶的鸦片交易。然而,福琼却很少去批判这种罪恶的交易。他默认了这种赤裸裸的犯罪,在金塘期间他就住在鸦片船上。

  在金塘岛上喝茶、采茶

  关于金塘的茶叶,1999年出版的《金塘志》是这样记载的,“清时境内已有种植,大多在番薯地间作套种,产量甚微,采摘少许经土法粗略加工,自作饮料,极少出售。 ”这一段说明中,金塘人喜欢饮用自己土法炒制的茶叶,这是正确的。但是说清代金塘的茶叶产量很少,极少出售,则显得有一些武断了。在福琼的观察中,恰恰相反,金塘岛内广泛栽种绿茶茶树,而且外销极大。

  金塘人喜欢喝茶,好客的海岛居民也用此热情地招待远方的客人。“他们请我到屋子里坐下,更经常的则是坐在门前的凉棚下,这时他们总忘不了给我递上一杯他们的国饮——茶。在炎热的夏天喝上一杯茶,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让人消困解乏”。福琼对金塘茶叶充满了赞美,他说,“那种又纯又正的茶水,既不加糖也不加牛奶。在消困解乏方面,它比葡萄酒和啤酒都要好很多。茶可以解渴,可以提神,还可以祛除这种气候所引起的种种疾病。 ”

福琼化装成中国人在各地采盗茶叶

  在福琼的笔下,金塘岛内广泛栽种绿茶茶树,他到金塘的目的就是希望采集到一些茶树种子。他说:“银岛上种植的茶叶比舟山群岛任何别的一座岛屿上的都要多。除去本地人喝掉的,大部分茶叶都销往宁波和乍浦,供那儿的人消费,或是出口到马六甲海峡。尽管都是些好茶叶,可它们并不是按照英、美市场的口味来加工的。 ”由此可见,金塘岛盛产的茶叶经过土法炒制销往宁波、乍浦,并远销南洋各国,茶叶竟然还是当时金塘岛主要的外贸产品。

  在金塘岛上,其他一些有经济价值的树木也引起了福琼的注意,他采集了乌桕树和油桐树的种子。在书中他介绍,前者可以用来榨油,以出产桕油和桕脂而闻名,这两种东西在中国用途很广,桕脂可以用来制作蜡烛;油桐也是一种很有价值的油脂,它可以和油漆添加在一起使用,所以这种树通常又叫做漆树。

  最后福琼把金塘岛上收集的这些种子,加上采集来的大量的茶树种子,都小心地包裹好,然后离开银岛,经由乍浦前往上海。这位“采茶大盗”就这样大摇大摆、毫无阻碍地偷走了咱舟山岛上的特产。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孙峰 CseaC.com-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