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海丝”漂来的水仙球能否开出海岛的旅游之花?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提示

  普陀水仙是舟山市的市花。舟山各个海岛,特别是嵊泗列岛的野生水仙花资源依旧比较丰厚,这也得益于边远海岛自然生态保护良好。白节山、壁下山等地还有大批野生水仙花生长,一到冬春季节,漫山遍野的水仙花,蔚为壮观。从目前史学界的分析看,嵊泗乃至舟山海岛的野生水仙,或许是“海上丝路”的见证者。

  1964年6月29日的《新民晚报》曾经刊登一条新闻《嵊泗好多小岛发现野生水仙》,引起笔者的好奇,嵊泗列岛咋有这么多的水仙花?这则报道说:“本市花木公司最近在浙江省嵊泗列岛发现了野生水仙。初步调查,野生水仙分布在花鸟岛、绿华岛、白节、泗礁等小岛,遍生于山谷之间,与栽培的水仙系同一品种。现值水仙球根收获期,这个公司已派员收购了三万斤。”

  这条新闻有几个要素值得关注。一是,嵊泗列岛遍布野生水仙,可能是我国分布最广的海岛生长区。其二,嵊泗列岛的水仙花商品化,在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

  关于嵊泗列岛,乃至舟山水仙的历史文献记载,值得研讨。更重要的,海岛水仙的历史渊源也颇值得研究。

  一、舟山海岛水仙的历史文献记载

  1.舟山水仙记载,源于元朝

  舟山水仙的文献记载,最早可能是元大德二年(1298)编修的《昌国州图志》卷四《叙物产》在“花类”一条记载“水仙”,但并无具体介绍是人工栽培,还是野生。

  成书于至正二十一年(1361),盛熙明所编撰的《普陀洛迦山传》中,则介绍了普陀山的水仙,其云:“宝陀寺,在州之东海梅岑山。……山茶树高数丈,丹葩满枝,犹珊瑚林。水仙、紫荪,芳菲满地。”

  至清代,康熙年间的《定海县志》关于“水仙”记载:“雅蒜,悬山海涂有数十亩”。雅蒜,即水仙别称。这是关于海岛野生水仙遍布的最早记载,有数十亩之多,且主要长于“海涂”。

  据《舟山市志》介绍,舟山地区林科所何国任老师自1979年开始,用3年时间,对50多个岛屿水仙资源的分布及其生态、生物学特性进行了调查,发现共计有31个岛屿有水仙的分布,资源蓄积量达到170万粒左右。

  据《普陀县志》记载:“1979年调查,12岛有野生水仙,普陀山、桃花岛、虾峙岛河泥槽、洛迦山、小龟山等球数总量近百万只。近年挖掘过量,已寥寥无几。”

  2.嵊泗水仙的历史文献记载

  嵊泗列岛的水仙,可能最早记载于清代地理学家陈伦炯在雍正初年所撰的《天下沿海形势录》:“江浙外海以马迹山为界,山北属江,山南属浙。而陈钱外在东北,俗呼尽山(今嵊泗县嵊山岛),山大岙广,可泊舟百余艘,山产水仙。海产淡菜、海蜒。”所述的尽山出产“水仙”,可能源于作者海上经历所见所闻。尽山,为古代浙江赴日本贸易的重要候风港,是东亚海上丝路的驿站。

  关于嵊山岛的水仙花,近代文献记述也较多。曹仲焘在《嵊山剪影》中说:“冬季,气候比较大陆温暖,虽是海风很大,却少坚冰积雪的时候,山上是光秃秃的一片,只有野水仙花,散布在每一个山岗上,这是唯一的空谷佳人。 ”这也说明嵊山岛曾经遍长野生水仙花。

  3.嵊泗列岛遍布野生水仙

  上海《新民晚报》1964年报道嵊泗列岛的野生水仙,说“初步调查,野生水仙分布在花鸟岛、绿华岛、白节、泗礁等小岛,遍生于山谷之间”,各海岛出产水仙,也常见于嵊泗的地方文献中。

  壁下水仙,也曾是一方名产。1989年《嵊泗县志》记载,壁下“岛上到处长有野生水仙花”。《浙江省乡镇年鉴1999卷》介绍:“壁下水仙,叶姿、花色香味俱全,有很高的观赏价值,生命力强,土栽水养均宜。”

  嵊泗的一些地名,也常被各界人士演绎,烙上了“水仙文化”的痕迹。如嵊泗的花鸟岛,原名“花脑”,今“花鸟”得名,被理解为岛上盛产“水仙花”,且岛形似飞鸟展翅,故称“花鸟”,这是非常具有诗意的地名演绎。

  又如绿华山,据说岛上杨柳依依,青松、水仙花遍地,长年常绿,故名“绿华”。其实青松是近代种植的,水仙花倒是土生土长的海岛特产。这些地名演绎故事,充分说明嵊泗水仙花的生长广泛性。

  二、嵊泗(舟山)野生水仙,或许是“海上丝路”的见证者

  关于中国水仙的起源,学术界一直有两种说法。一是说我国也是水仙的原产地,其依据是宋代有关于水仙的诗歌,并有史料记载湖北武当山出水仙。另一说则认为水仙是外来植物,分布中心是地中海沿岸,我国水仙只是一个变种。我国唐代以前未见有水仙的相关记载。南京师范大学的程杰教授综合相关文献史料,认为后一种说法更具有合理性,并从史料角度提出,水仙是五代时期通过波斯人传播到中国湖北,并沿着长江一线传播至长江中下游一带。至宋代,又通过海路由南往北,传播至浙东地区。

  1.水仙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产物

  程杰教授在五代时期钱易所撰的《南部新书》中找到水仙由波斯传入中国的依据。该书卷一〇记载:“孙光宪从事江陵日,寄住蕃客穆思密尝遗水仙花数本,摘之水器中,经年不萎。”据程杰教授考证,孙光宪当时为五代十国南平国的江陵(今湖北荆州)官员,穆思密为寄居当地的“蕃客”的穆斯林移民后裔。这段记述是中国最早的明确关于“水仙”花名的记载。程杰认为,水仙花球根可能作为治疗痛风的药物,通过波斯商人来华贸易而传入中国。此后,北宋时期水仙花的分布中心主要在荆襄地区,并逐渐向长江中下游沿岸传播。

  2.沿海地区的水仙则可能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传入

  不同国家和地区间的贸易交流,也是观赏植物传播的重要途径。五代时期传入荆襄地区的水仙,是波斯商人所传,这是通过陆上丝绸之路,从西亚,穿越中亚沙漠,而传入中国。而沿海地区的水仙,则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途经红海、印度洋,经东南亚传入我国的广州、泉州、宁波。

  据《广州名城辞典》介绍相关考证成果,“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引进的农作物品种是很多的”,其中“花卉品种有茉莉、素馨、水仙、指甲花、昙花等”。

  宁波地区也在北宋时期出现水仙花的相关记载。北宋文人晁说之有两首关于宁波水仙花的诗歌。其一《水仙》诗:

  水仙逾月驻芳馨,人物谁堪眼共青。

  白傅有诗皆入律,腥咸声里亦须听。

  其诗二《四明岁晚水仙花盛开,今在鄜州辄思之,此花清香异常,妇人戴之,可留之日为多》:“前年海角今天涯,有恨无愁闲叹嗟。枉是凉州女端正,一生不识水仙花。”

  晁说之的这两首诗,说明北宋时期宁波的水仙花已经较为普及,不仅仅是达官贵人的观赏植物,更是民间百姓的头饰品。说明此时宁波一带的水仙花已经不是稀罕之物。

  唐宋时期的宁波港,已经是一个对外贸易港口。宁波大学刘恒武教授在《宁波古代对外文化交流》一书中引述日本学者三上次男等关于埃及、伊拉克、伊朗等国所发现的唐宋时期宁波越窑陶瓷遗物调查内容,认为宁波的越窑青瓷那时已向中国南海及印度洋沿岸各地输出,“应是由明州港与泉州、广州等华南港口联合完成的。”随着与西亚对外贸易发展,西亚文化自海上输入浙东也就成为极其自然的事情。程杰认为,宁波是沿海重要港口,这里的水仙是远离当时荆襄一带的分布中心,与黄庭坚等人所见江陵一带水仙应不同源,有可能直接从海上传入。他认为南宋的水仙盛产地高度集中在东南沿海尤其是浙、闽、苏(含今上海市)沿海,与宁波、泉州等外贸港口物资与人员大量进出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水仙,又被称为“洋水仙”。清《乾隆鄞县志》记载:“水仙单瓣者佳(闻志)本名雅蒜,元佑间始盛得名(曹志)。按,水仙不产于明,以台湾出者为佳,故亦名洋水仙。”这条记录有两个信息,一是说明“水仙不产于明(明州)”,是外来物种,故称“洋水仙”。其次是说明水仙以台湾产为佳,《乾隆鄞县志》编者认为可能是从我国台湾地区传播过来。这些信息至少说明,宁波的水仙是从南方传过来。这也基本可以印证程杰教授的论述。

  3.嵊泗水仙与海上传播

  水仙花是外来物种,舟山海岛的水仙应该源于宁波或福建海域,其传入各个海岛则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水仙花从宁波到嵊泗等海岛的海上传播,有两种可能。其一可能是过往商舶携带遗落。其二是水仙花根球在海上随处漂泊而落地生根。这两种可能都有,但以第二种可能为主,水仙花散布于舟山30个以上岛屿,这与水仙花的繁殖方式有关。水仙依靠球茎无性繁殖,球茎能长期保存而不腐,又适合含有盐分的沙地生存,因而能够随潮流、风流漂泊而在海岛定居生长。

  水仙花不仅在舟山嵊泗列岛扎根,不断繁衍盛开,而且又以嵊泗列岛为根据地,漂到日本、韩国沿海,形成大批的野生水仙分布地。日本很多学者认为日本水仙与中国水仙种属相同,日本水仙是通过黑潮从中国沿海漂流过去。

  日本学者柳宗民认为“这大概又得归功于黑潮”。他认为,福建沿海地区常有台风登陆,那么水仙生长地被惊涛骇浪席卷也是常有的事。慢慢地球根就被冲进了海里,乘着黑潮漂啊漂……部分随黑潮主流漂到了沿太平洋地区,部分随黑潮支流对马暖流漂到了日本海一侧,在隐岐岛、越前海岸等地上岸。越前海岸位于能登半岛西侧,独特的地形能挡住对马暖流的去路,因此这一带海岸边常会出现顺着洋流漂过来的东西。这一说法,颇有意义,从海流角度看水仙花的海上传播,不仅仅是从福建,还可以从舟山群岛传入日本。参考舟山学者王建富老师的文章,“从海流上看,我国沿海海流深受黑潮(也称台湾暖流)支流的影响,无论春夏秋冬,黄渤海沿岸的海流都是自北向南漂流,流速约在20~40厘米/秒,这股海流到了长江口和舟山群岛附近以后,由于受长江水团的影响,自西向东流动,并在舟山群岛以东海域汇入黑潮,沿东北方向流向日本和朝鲜半岛沿岸,循环往复,日夜不休。”古代东亚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商船,就是借着黑潮海流由舟山嵊泗海域顺流驶往日本,嵊山就是古代海丝路上的避风港。由此可见,嵊泗水仙球根漂流至日本,与古代商船由嵊泗海域出洋到日本,借风借潮,是同一个航向。嵊泗水仙的海上传播,是东亚“海上丝路”的历史见证。

  三、做好“嵊泗水仙”的历史文化大文章

  由于各种原因,国内现存的野生水仙分布地带已经很少了,而嵊泗列岛的水仙大面积分布则是嵊泗海岛自然生态的最佳代言,也是舟山野生水仙的主要阵地。

  嵊泗野生水仙的广泛分布,主要得益于历史上海岛开发影响较小。且多数海岛地处偏远,人迹罕至,又由于嵊泗海岛冬暖夏凉,适合水仙花生长。

  野生水仙资源,也是旅游生态资源。建议花鸟岛挖掘水仙文化,建水仙园,诠释花鸟岛与古代东亚海上丝路的关系,使水仙花和灯塔一起,架构起海丝之路“海上花鸟”的文化耦合。

  要保护好嵊泗海岛的野生水仙资源,不宜过度开发。要避免大规模的商业性挖掘,要吸取一些海岛自然生态环境破坏,水仙花资源衰退的教训,在壁下、白节山等岛屿建立野生水仙保护区,保护好海岛生态资源。

  本文提出嵊泗水仙海上传播话题,旨在引起各界重视,进一步做好相关史料的挖掘,做好海岛水仙文化的弘扬与传播。在本文撰写过程,笔者也发现福建平潭正在着手“平潭水仙见证海上丝绸之路”的课题研究,说明中国水仙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关系确实十分密切。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孙峰 CseaC.com-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