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史话

沉船:舟山群岛的“时光胶囊”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提示

  在1939年纽约“世博会”前夕,人们在地下埋入一个鱼雷状的容器,放进凝聚着20世纪人类智慧的器物,命名为“时间舱”,也称“时光胶囊”( time capsules),向后人展示人类文明成果。

  舟山群岛沉潜着人类开展海上交通与贸易以来大量的沉船,它们就是中国东海的“时光胶囊”——一份无价的水下资产。

  2016年,我们浙江海洋大学一群中文系与历史系师生在六横岛进行水下文物与双屿港港城调查时,听到了岑山村一带出土过古代船板,也流传着“黄金船”的传说。这让我想起一句名言:“海难是上帝写了一半的剧本,句号得由那些沉船打捞者来完成。”

  世界水下考古还只有60年的历史。舟山群岛水下考古,在“书写”海难“剧本”上还只是开篇,远远没有“打上句号”。

  舟山群岛作为海上交通中枢,远古就有“海上河姆渡”,中古也有“十六世纪的上海”双屿港,近代则有震惊中外的太平轮与里斯本丸号船难,现代更是拥有全球最大的现代化海港上海洋山港和宁波舟山港。但是,舟山却没有一个类似“南海一号”或泉州开元寺陈列的宋船之类的文物,甚至未能列入中国海上丝路“申遗”城市。这于逻辑说不通,但是,事实上,舟山缺少海上丝路的水下文物,舟山务必提升水下考古理念与实力,加强水下考古的力度与速度,最好是形成一种媒体聚焦的烈度,强力发掘舟山水下遗产!

上篇

  海难悲歌唱古今——古代沉船的渺茫图像

  舟山沉船考古虽然初露端倪,但是大多源于基建中的不经意发现。据市博物馆副研究员贝武权2008年的记载,1974年春,定海白泉农民在兴修水利时在崇圣宫东300米水稻田下1米深处挖出大批木板、木头,为宋代沉船;1984年,定海岑港外钓山涂面上,文物部门清理了一艘明代战船,搜集到铁炮、铁铳等文物;2004年,离海岸线约5至6公里远的定海东海东路东首,工人在挖地基时从地下2.8米处泥土中发现碎木片和瓷器碎片,附近还有宋代的酒瓶、瓷碗碎片以及元代吉州窑的“兔毫盏”、明代早期的青花瓷碎片……

  这是沉船本身实物的偶然发现,还有一种发现也来自渔民,那就是完整的瓷器:西堠门大桥西北不远处,渔民曾经在这一带发现北宋越窑青瓷碗和青瓷瓜棱执壶、南宋青瓷碗、元代四系陶碗,文博部门认定,那里有一个沉船群;虾峙岛中部南侧虾峙渔港、庙湾一带鲚鱼礁则发现过宋代青瓷碗和黑油盏;东西白莲岛,介于佛渡水道与虾峙门航道之间,水流湍急,也是沉船事故高发地,那里的渔民起网带出过元代龙泉窑青瓷碗……

  《蓝色宝藏·舟山水下考古集萃》载入了舟山古代沉船“鲚鱼礁宋代沉船”“菜花山沉船群”“东白莲元代沉船”“江礁明代商船”。

  作为海上丝路门户城,舟山古代水下沉船就是海上贸易文化的“时光胶囊”,考古价值巨大。

  舟山近代沉船的打捞,不只是考古的学术课题,还是国家文化工程的组成部分。

  中国最大起吊船已经可以吊起12000吨的构件,远远大于太平轮与里斯本丸的重量,舟山水下考古可以考虑借助最新技术成果开展全新考古历程!

中篇

  沉舟东海当年恨——近代沉船的人间悲剧

  舟山震惊世界的两大近代沉船事件分别是1942年的“里斯本丸”事件和1949年的太平轮事件。

  1942年10月2日,参加香港保卫战失败后成为日军战俘的1816名英军,乘坐日本“邮船”里斯本丸,驶往日本,以弥补劳动力的不足。途经舟山海域时,由于该船并无运载战俘的标识,遭到美国太平洋舰队潜艇鱼雷攻击而沉没在中街山列岛(东极诸岛)。

  据省档案馆馆藏定海东极乡乡公所呈“为奉令查报三十一年(即1942年10月2日)救助英国战俘经过情形”记载:“(民国)三十一年十月二日上午九时许,突闻岛外海洋霹雳,山谷传音,糜不恐怖。然而司空见惯,亦属无可奈何,听之而已。是午,青滨山、庙子湖一带海面,发现数百难人漂流,在狂风怒吼中挣扎……合计(渔民)共救得三百八十四人。”

  据统计,78年前的这场悲剧中,东极诸岛198位渔民,46艘渔船,65次来回,历时12小时,救起384名英国军人。但是不幸的是,日军随后武装登岛,强行抓回381人,伊文思等3人躲在青浜岛小孩洞,最后辗转返回英国,揭露沉船事件中日军的残暴。

  据载,10月5日在上海码头,所有再次被捕的战俘们齐集一处进行早晨点验,结果只剩970人,少了846人(含伊文思等3人),将近半数战俘丧生大海,数百人被囚在3号舱。

  “里斯本丸”沉船后7年,1949年除夕的前夜,一艘满载着一千多名乘客的太平轮从上海外滩16号码头开往我国台湾基隆港。

  这是一艘小年夜的逃难船,满载着国民党要员、船东、政商名流、教育家、记者、地下情报人员、台商、单帮客……

  1月27日深夜11时45分,在舟山群岛白节山附近,太平轮船首与反向而行的货船建元轮腹部呈丁字形相撞,两船相继沉没,除了50名左右人员生存,其余全部葬身大海……

  据《惊涛太平轮》记录,太平轮有过“黄金间谍战”传说,也有最遗憾的个人命运记录,那就是一名穿着时髦的美丽少妇被舟山渔民发现时,居然还有一口气!身上证件有“张桂花”三个字,但是她被救起几天后还是身亡了,至今,长涂岛还有她的孤坟,太平轮旅客名单里也没有她;1949年3月17日上海《大公报》报道,在一具浮尸漂到了日本长崎港,被日本渔民打捞,经查为太平轮遇难者袁家艺,袁世凯的孙子……

  这就是被称为中国近代特大海难、“东方泰坦尼克号”的悲剧事件。

  2011年,我在上海海事局主办的“浙江文化名人灯塔行”活动中见到了台湾老兵返乡运动的核心人物、台湾“太平轮纪念协会”理事、舟山人姜文标(姜思章)。他当年只有13岁,他的父亲参与了营救。

  我们在白节山海域举行了简单而庄重的祭祀仪式。

下篇

  云帆望远不相见——古今沉船的价值“打捞”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打捞沉船管理办法补充规定》可知,打捞沉船实体本身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

  舟山近代沉船具有国际意义、国家意义。沉船打捞,除了实体打捞还有价值的“打捞”,如果无法打捞实体,那也要充分“打捞”沉船的附加价值!

  舟山沉船的“附加值”还有待发掘。

  “里斯本丸”沉船固然是舟山二战话语权的见证,也是日本帝国主义战争罪行的铁证,还是一个牵系中英两国人民情感的精神焦点。

  2008年,以东极渔民冒死救助英国战俘为主题的电影《东极拯救》在全国公映。

  2015年10月20日,习近平主席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举行的欢迎晚宴上的祝酒辞中,提到了二战期间中英两国人民相互支持、休戚与共的两个动人故事,其中一个就是舟山渔民对“里斯本丸”船上数百名英军战俘的营救。

  2017年10月2日,中英两国同时举行“里斯本丸”75周年纪念活动,中国方面的活动在浙江海洋大学举行。

  2018年,方励自费在英国大报登“寻人启事”,寻找1942年“里斯本丸”沉船事件中的英军战俘幸存者和他们的后人。

  2019年1月,方励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在采访过程中,遇难者的家庭特别期望他们的亲人能回家。但英国军队又有‘战争坟墓’的传统,当这些战俘战死沙场的时候,死去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坟墓……我也提出了一个观点,战俘们死去时是在监狱里,被囚禁在底舱,这并不应该是他们安息的地方。所以,我们进行了一个工程技术的设想,那就是在沉船区域做一个海底围堰,在围堰之上做一个战争纪念馆……目前来说,这部纪录片(《里斯本丸沉没》)就是最好的纪念碑。”

  2019年10月20日,14位来自英国的客人参加了“里斯本丸”沉船遇难者后人舟山纪念活动。林阿根,作为唯一健在的救援者被请到了现场。他今年95岁了!

  《东极大营救》据传也将拍摄……

  太平轮沉船,则是一个牵系我国海峡两岸的精神焦点。

  我们知道的史实由于迟到的调查,只是一鳞半爪,但是也弥足珍贵,堪称激发沉船附加值的元素。

  例如:太平轮上,装载了国民党机关报设备、中央银行机密档案、陈果夫别克轿车、永宝斋珍宝、600吨钢条,此外,高官显贵富商们在迁徙时携带的无数金条、银元、文物与珠宝也难以计数。遇难者中名气相当显赫的有世界著名“神探”李昌钰的父亲李浩民、音乐教育家吴伯超、海南受降代表王毅将军、永宝斋主人常子春的11位家人、山西籍“国大代表”邱仰浚、总统府机要室主任毛庆祥的两个儿子、蒋经国留俄时的好友俞济虞、辽宁省“省主席”徐箴,幸存者则有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参谋葛克。

  澳大利亚军舰“华尔蒙哥号”是大部分幸存者的救星,因此,太平轮也是中澳关系的重要史料。

  2010年5月25日,太平轮协会的秘书长,《太平轮·一九四九》作者张典婉作为发起人之一,参加了在白节山海面举行的海祭仪式。她说,此次活动,是为寻找两岸记忆的拼图。

  2014年,吴宇森执导的电影《太平轮·乱世浮生》在全球放映;2015年,《太平轮·彼岸》也相继放映。这是有关太平轮的两部史诗级大片,被誉为“有颜任性”——全亚洲最好看的脸集中在影片里,章子怡、金城武、宋慧乔、黄晓明、佟大为、长泽雅美激情演绎。

  舟山古今沉船,是一个具有无穷无尽精神价值的重大现象,值得长久关注。

  (作者为浙江海洋大学人文与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瞿明刚 舟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