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千岛文艺

似水流年丨做梦也想不到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身在北京的中国作协主要领导,竟然会关怀一个身在天涯海角、默默无闻的笔耕老者,怎不令人感动!

  2018年11月20日,是我难忘的日子。

  天公作美,前一日还是阴雨霏霏,那天艳阳绽开了笑脸。时近小雪,沈家门依然温和似春,住宅小区的花圃茶梅吐芳,菊朵呈彩, 莺飞雀舞,香樟枝头的喜鹊叫个不停,迎候着贵宾来临。

  9时许,一行十余人向我家走来。从窗口望去,里面有我熟悉的省作协党组书记臧军、市作协主席来其以及舟山市人大及有关部门负责人与普陀区委领导同志。我眼睛一亮,走在前面身材魁梧的那位不就是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钱小芊吗?这心哟,不由扑通扑通地直跳起来。

  早在十月下旬,舟山市普陀区文联秘书长蔡真就来电话,说11月20日有领导要来看望我。我问:“是哪位领导呢? ”他说:“不清楚,上面只叫我告诉你一下。 ”我心中揣摩:近日,普陀区文明办提名我为市好人候选人,难不成是市里有关部门领导?又忖,这么早就预约,也许,那位领导不在舟山……

  会是谁呢?猜不透,等着吧。

  此后,我每扯下一张日历,企盼客人来临的希冀便增长一分。 11月15日下午,来其主席来电话,叮嘱我20日上午不要外出,说是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钱小芊同志要来看望我。乍一听,我呆住了。回过神,我的眼眶湿润了,拿话筒的手不住地颤抖。这是真的吗?做梦也想不到呀!身在北京的中国作协主要领导,竟然会关怀一个身在天涯海角、默默无闻的笔耕老者,怎不令人感动!

  眼看钱小芊同志等已到了大门外,我赶紧跑下楼梯,将贵客引领到家。大驾光临,蓬荜生辉,顿觉居室充满了光亮,充满了温馨。“钱小芊同志,我见过您! ”握着他的手,我笑着说。

  他一下子愣住了:“哪里呢? ”“杭州,省作协第八次作代会呀,您还讲过话呢! ”我清楚地记得,那时他的模样还很年轻,而今鬓角有几缕白发了。“哦,那是2013年秋,五年了,哈哈! ”他将两盒铁皮枫斗递给了我,亲切地说:“活活血,调调气,补补身子。 ”我的心底涌起了一股暖流。

  他抬眼打量了一下我的居室,问这房子是什么时候建的、多大面积?我回答后,他又仔细地看了装潢,连连点头:“挺好,不错! ”他为我这个生活在海岛的基层作家有这样的住房而感到欣慰。

  入座后,他仔细地询问了我的文学创作情况, 有什么新作要出版, 向哪些刊物投稿。我向他说起,2015年,我与孙和军追述舟山渔民营救“里斯本丸”落海英俘的长篇报告文学《东极之光》,被中国作协列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蹲点创作计划,至今已完成了20万字初稿,进入修改阶段,列入了省作协的扶持项目。去年10月11日至13日,普陀区委宣传部在东极镇举行了《东极之光》改稿会。

  臧军接过话头说:“《东极之光》不仅是省作协,也是省委宣传部的文化精品扶持项目。 ”

  钱小芊同志说,习近平同志关注舟山渔民营救英俘的“里斯本丸事件”,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很有分量的题材,两位作家一定要把《东极之光》精打细磨成精品。他双眼久久地望定了我,殷切之情,感人至深。

  古人说,“使人畏我,不如使人敬我。敬发乎人之本心,不可强求。 ”信然。

  临别,我站在他身边与一起来看望的同志们合影留念。

  钱小芊同志回北京了,他对我文学创作的鼓励,以及对我这个基层作家的关爱之情与拳拳之忱,深深地烙印在我心上,不会抹去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阎受鹏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