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文物典藏

一位抗战烈士遗物引出的故事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烈士遗物捐献者朱阿双(左一)和老干部袁金炉、傅方达、袁行忠在一起研究日军钢盔

  ——谨以此文纪念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的无名英雄们  

  提示:今年八一建军节那天,普陀芦花中学退休教师朱阿双走进了位于普陀平阳浦中亿冷库的傅方达红色纪念馆,将收藏多年的一顶日军钢盔和一把指挥刀捐献此馆,希望馆主傅方达将这60多年前一位叫文礼的烈士遗物展出,让更多的人们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由此引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同时也使我们对这位只知名不知姓的烈士的身世之谜、遗物来源等产生了好奇和探询欲望。

  一 文礼当年住在小蒲岙朱家师兄朱阿纪家中,朱家成了抗日游击队秘密据点之一

  日前,我们闻讯来到傅方达红色纪念馆,采访有关知情人士,包括老干部傅方达、袁行忠、袁金炉和当事人朱阿双。

  据朱阿双说,自日军占领舟山后,文礼曾在勾山小蒲岙他家住过三年左右,文礼是做篾匠父亲的师弟,他知道师兄为人可靠,所以曾想把父亲发展为地下党员,并要他参加抗日游击队,只因父亲胆小怕事,所以没有参加。但父亲毕竟明大义,算是地方进步人士,除了替他们保密,也支持配合他们的抗战事业。朱家实际上成了游击队的一个活动据点。

  当年文礼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单身,大家叫他“文礼”,并不知姓,也不知从何地来,只笼统知道他是“上路人”(海岛人对来自大陆人的称谓),是和父亲一起做篾匠的伙计,为人很好,有空时常抱着幼儿朱阿双逗着玩。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抗日游击队队员,篾匠只是一种身份掩护。和文礼经常联系的中共地下党领导的游击队有当时家住大蒲岙的向修志、上海人王小玉(化名,原名王亚静)等,向修志丈夫金明善也是著名的游击队员,后牺牲。向修志当时以开店为掩护进行地下抗日活动,王小玉对外身份是教师,白天在大蒲岙庙教书,晚上组织农会搞农民运动。袁金炉老干部当年曾是游击队三五支队的地下通讯员,负责给活动在定海、沈家门、马岙、北蝉一带的三五支队和东总之间送信。也给向修志送过信。

  小蒲岙只有十几户人家,由于朱阿纪家位于偏僻的冷水坑边,后门靠山,地理位置隐蔽,是个易藏易退的地方,当时为了让上海来的地下党王小玉安全起见,有一天,文礼对朱阿纪说:“师兄,现在风声紧,我想把小玉安排到你家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师兄很快就答应了,后来王小玉直到文礼牺牲前离开,在朱家共住了一个多月。

  二 文礼和战友乔装成卖杨梅的贩子,伺机袭击设立在东南沿海重镇——沈家门白虎山嘴的日军岗亭

  文礼是在一次“背日军岗哨(地方土话,即抓哨兵)”后,将缴获的子弹送往游击队驻地时失踪的。

  当时,日军十分猖獗,驻沈家门的日军司令部,为了阻止游击队活动,在宫墩、泗湾、白虎山嘴(现伏虎路口)岔路口等交通要道都设有岗哨,稍有风吹草动,就实行戒严,凡过往行人一律进行盘查甚至搜身,一有可疑形迹就抓人甚至杀人。

  日本人对什么样的人作为游击队嫌疑分子对待?一是对经过岗哨的男子头部查验,凡发现头上有帽痕的或者手上有茧的,就认为是游击队员(这一招与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事件中如出一辙),立即扣押,有的则当场枪杀。日军还对过往的年轻女人实施猥亵甚至强奸等兽行。为了免遭哨兵的蹂躏,年轻女性不得已要经过岗亭的,只得在出门前用炭灰抹黑脸,或者装扮成老太太模样。有的则趁哨兵不备,偷偷绕道过去。在岗亭接受检查时,你若离哨兵走得近了,哨兵就认为你想刺杀他,要抓。你离哨兵远了点,又认为你像游击队,真可谓近不得又远不得。

  同时,日军除了陆上封锁,还经常开着舰艇巡逻海上,遇可疑目标就开枪扫射。有时,泊在马峙门一带军舰上的日军甚至把岸上人家也当作攻击目标,不顾一切地向平民打排枪。一天晚上,日军发现岸上百姓家窗口的灯火,又开枪射击,把对岸大干一户人家的水缸给打爆了,当时还是孩子的傅方达正好在那户人家——他的外婆家,好奇地捡起落在地上的未开花子弹一看,竟如大人手指般粗。

  日军的种种暴行,使百姓出门提心吊胆,天天不得安生,深受其害的人们,对日军痛恨不已,也激起了抗日将士的愤怒。

  游击队决心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为流动作战的游击队补充一些弹药,这就有了后来文礼等队员进行的著名的白虎山嘴“背岗哨”事件。

  此事发生前一晚,文礼曾告诉朱阿纪说,师兄,我们明天要去白虎山嘴“背岗哨”,你去不去?师兄没有胆量同去,只是嘱咐他小心行事。文礼准备了编竹器用的白藤等工具,第二天天没亮就出门了。

  这是1942年7月7日上午(经普陀史志办邬永昌先生根据有关资料核实),那天细雨霏霏,又正值杨梅上市季节。一大早,文礼等四五个游击队员装扮成进城卖杨梅的商贩,挑着几担杨梅大摇大摆地朝白虎山嘴日军岗哨走去,杨梅担上还放着雨伞,而驳壳枪就塞在雨伞里面。当时家中开铁店的鲁姓男孩住在岗亭附近,恰好目睹了这次事件的全过程。

  当文礼他们快到岗亭时,其中一个日军离岗去买东西,岗亭里只剩下一个哨兵。文礼他们当机立断,立即兵分二路,分头出击。除了一人放哨,文礼和另一位队员来到岗亭,趁哨兵只顾兴冲冲地弯腰抓杨梅吃时,迅速掏出筐里的白藤箍,从背后猛地套进哨兵脖子用力将他勒死,然后赶紧拖着他钻进了附近山林中。

  另一路队员也在半路上成功截击了买东西的另一日军哨兵,随即将他捆绑装上接应的小船后迅速离开。

  三 文礼乘小船到临城田螺峙时,不料被暗中追捕的日军发现,日军从船上搜到了那只装子弹的饭桶,文礼惨遭杀害

  游击队大白天“背岗哨”事件发生后,震惊了日军,驻沈家门的日军首领非常恼怒,当即下令对沈家门全城戒严,同时出动军舰封锁港口,并扩大到周边地区进行疯狂搜捕。凡进出城内外的民众,必须手持白布,日军才视作“良民”而免于抓捕。

  当时,年少的傅方达和袁金炉,都亲历了这次戒严事件。傅方达说,那年我10岁,当时一片混乱,日军到处在抓人,我父母带着我和弟妹,挑着箩筐穿过混乱的人流逃难,我们爬向泗湾山、翻过大岭,一直逃到现今兴业公司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