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舟山海洋文化 > 文物典藏

舟山本地文史爱好者考证让永清炮台残碑补上一段地方史

http://www.cseac.com 中国海洋文化在线

图为我市文物部门在定海发现的清代海防炮台残碑遗迹。

  昨日舟山日报二版刊发《定海发现清代海防炮台残碑遗迹》图片报道(上图),引发了众多爱好历史研究的市民热议。“舟山文史地”QQ群一干群友,根据刊发的残碑图片翻检史书,展开一番考证解读。

  经过辨识讨论,大家认为该碑正文应是“永清炮台”,碑右书“浙使者茶陵谭□麟建”,左上书“光绪六年秋”,左下并列两列字体较小的落款可辨认“同知衔前知富阳县事宝应”、“遇缺即补巡检”,左下尚有“堺石”二字。此碑文内容反映了炮台督造官员、具体承建官员、建造时间、炮台名称等详细信息,确是研究清代海防设施变迁的实物见证。

  但这个“永清炮台”并不为舟山文史界熟知。检阅《光绪定海厅志》、民国《定海厅志》、《浙江军事志》有关海防炮台的记载,有雍正年间建青垒山、岑港、沈家门和南道头炮台,乾隆年间增设五奎山炮台,道光年间筑东岳山震远炮台、筑晓峰岭围城,但均在两次鸦片战争中被英军击毁。同治年间加修东岳山震远炮台,重建五奎山保定炮台,新建莫家山克敌炮台、獭山奋武炮台、东港浦德威炮台。光绪十一年增建竹山嘴定远炮台。而这个“永清炮台”竟然没有文字记载。后有供职于市文保所的群友提供线索,在《光绪定海厅志》的《盐仓岙图》上,找到獭山“永清炮台”的标注。最后,供职市档案局(史志办)的群友翻出《清史稿》,在《志四十·地理十二·浙江》一段关于定海直隶简介文字最后一句为:“定远、振威、永清等砲台。 ”至此,确认永清炮台属于舟山无疑,原址应在此次发现处不远的獭山。

  碑右书“浙使者茶陵谭□麟建”,其上碑缺,脱字,应为“抚”,全文应为:抚浙使者谭钟麟建。谭钟麟(1822~1905年),字崇德,号文卿,湖南茶陵人,清咸丰六年(1856年)举进士,选为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同治年间,历任江南道监察御史、杭州知府、河南按察史、陕西布政使等职。他理政有方,主事果断。在杭州,惩治豪劣,清退豪门势族强占的“荒田”给百姓,又厘定赋税,安定民心。在陕西化解回汉民族矛盾、推广蚕桑和织绸、理财方面颇有建树,陕西绸被后人称为“谭公绸”。光绪年间,历任陕西、浙江巡抚、吏部左侍郎、工部尚书、福州将军和陕甘、闽浙、两广总督,加授太子少保衔。光绪五年调任浙江后,谭钟麟派人清查土地,治浚河道,鼓励商运,修筑炮台,重建文澜阁并珍藏乾隆帝赐予的“四库全书”,名震一方。谭钟麟是一位有民族气节、注重国防的爱国官员,光绪十七年,转任闽浙总督的谭钟麟“截留新海防捐,输厦门胡里山炮台”,直接促成了厦门胡里山炮台的建成。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遂溪、吴川民军奋起抗击法国侵略军,他派兵支援民军。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得知慈禧太后同意将九龙、广州湾分别划入英、法租界,谭钟麟大骂签约的苏元春丧权辱国,并电奏朝廷,请求废除租约,但朝廷不予理睬。遂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一月,告假两个月闲居长沙,从此再未赴任。

  值得一提的是,谭钟麟三子是民国闻人谭延闿,光绪六年,正是其父建造永清炮台当年,生在浙江,后三次出任湖南督军兼省长兼湘军总司令,授上将军衔,陆军大元帅,曾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第一任行政院院长,也是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的介绍人。

  主事建造永清炮台者,当为“同知衔前知富阳县事”。查《富阳县志》,其间任富阳知县的只有宝应监生王之寯,光绪二年任职。光绪六年初,王之寯已是“前知富阳县事”了,离职富阳,估计奉巡抚谭钟麟之令,来舟山建造炮台。碑中提及的另一个“遇缺即补巡检”,应该是配合王之寯造炮台的巡检司官员,当时定海有两巡检司,一在岑港,一在道头。

  据了解,永清炮台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尚在,后因部队施工拆除,该碑被当地村民当作石料砌入住宅墙体。第二次定海保卫战时,炮台所在处是英国侵略军登陆之地。后有奋武炮台修筑,实为亡羊补牢之举。光绪六年在此地修筑永清炮台,可能也是为其后光绪十年打响的中法海战而准备。永清炮台残碑面世,对舟山地方文史而言,补了一段志书缺乏记载的空白。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刘辉 夏志刚